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悟天坛


□ 张守仁




天坛,我只愿意一个人去那儿观赏、感悟、思考。我担心喧嚣和杂乱,妨碍我宁静地独享那儿呈示的一切。在我看来,它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游览之地,而是思索宇宙、时空、天地、古今、物候兴替、天人合一的场所。它是最庄严、肃穆的地方。即使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皇帝,至此也要走下玉辇,脱去龙袍,换上祭服,虔诚跪拜,敬畏上苍。和我在世界各国参观游览过的皇宫、教堂、寺庙、陵寝、公园等名胜古迹相比,天坛具有迥然不同的史诗性、哲理性、浩然之气的品格。



凌晨两三点钟,鸟雀不喧,鸡犬不惊,万籁俱寂。在如此静谧的时刻,你若有特殊的机会,趟过含露的草地,穿越森森的柏林,独自走上三层高的圜丘坛,迈过艾叶青石铺的坛面,站到中间“天心石”上说话,就会获得最佳的共鸣效果。你会听到声音仿佛从你脚下升起,从你四周返回,嗡嗡扩大,浑厚洪亮,直达穹宇。这似乎让你梦幻般感到:你正在和天庭通话。这一共鸣奇迹,是因为天心石位处圜丘坛中心。你站在上面说话,声音沿着光滑的台面向外传播,遇到圆周上等距离的栏板,只需0.07秒时间就能迅速返回,和原声汇合在一起,便形成了奇异的扩音效果。
遥想古代,冬至清晨,皇帝亲率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千骑百从,来此圜丘祀天。望灯杆上天灯高悬,燔柴炉里香烟缭绕。晨风徐吹,旗幡猎猎。鼓乐齐鸣,钟磬咸响;琴瑟共奏,箫笛同吹。中和韶乐,声震天宇。正所谓“仙韶细度云门奏,黄钟应律九霄闻。”其时,上百位手执笏版的歌生齐唱:“仰惟玄造①兮於皇昊穹,时当肇阳兮大礼钦崇。臣惟蒲柳②兮蝼蚁之衷,伏承眷命兮联统群工。深怀愚昧兮恐负洪德,爰遵彝典③兮勉竭微衷。遥瞻玉阙兮宝辇临坛,臣当稽首兮祗迓恩隆……”
在这期间,身穿红色锦绣舞衣的百多位武舞生、文舞生,或执干、戚,或拿羽、龠(yuè),随乐起舞。皇帝就在这歌声舞影中三拜九叩,行祭天大礼。可以想像,那是一种何等隆重、虔敬的场面!
当我独自在圜丘坛上来回漫步时,曾细数天心石周围呈扇面形铺开的石板。围绕天心石第一圈的石板是九块,第二圈十八块,第三圈二十七块,均以九的倍数向外递增。直到上层坛面最外的第九圈是八十一块。下面两层台面的石板和四周的栏板也都是以九的倍数递增。每层的台阶也都是九级。“九”是至阳之数,表示至高至上至尊至贵。“天坛走一走,到处都是九。”这就意味着这儿是通向“九重天”的地方。这么一座庞大的古建筑,全以九的倍数的建筑构件造成,需要怎样一种旷古的智慧和精密的匠心!



从圜丘坛往北,绕皇穹宇,经成贞门,便是长达360米、宽30米的“丹陛桥”。它是一条连接圜丘坛和祈谷坛的中轴线。踏上丹陛桥,你仿佛登上了一艘航空母舰宽阔、绵长的甲板。北边高耸的殿体,便是航母上的瞭望台。这般颀长的航母,在碧翠的古柏海洋里航行,使你感到天高地阔,坦荡壮美,心旷神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