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萍之末


□ 郭牧华


敦牧华男,出生于1956年6月,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山东作家协会会员。现居山东邹城市。
一直到人大会召开的前夕,唐城市市委书记杨平安在办公室里翻看自己的台历,这才想起这些天来事情怎么这么不顺,简直是糟透了,一片混乱。这些天在他脑子里出现的净是一些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词:欲望、卵巢、癌症、甲床、伤亡、静坐……当然,人代会不会影响自己的什么,可是心里总是别别扭扭。但是上级党委不会放过自己,也不知给一个什么样的处分,一直也没有消息。可越是这样,他心里便越是不踏实。本来,他是想活动一下的,但想到自己年纪大了,又不知该怎么说:说自己当时心情不好,那不是打自己的耳光吗?
这时,秘书小张走了进来说:杨书记,平阳镇的林书记来了,想见你。
杨平安想起这些天的事几乎都与这个林双清有关,便说:不见。
秘书小张便向门外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口,杨平安突然说:你把他领到小会客室,让他在那里等我。
小张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杨平安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他想把这些天出的事全部理一理。根据他为官多年的经验,当自己不顺的时候,一定要静下心来想一想。一是检讨自己的错误,二是找出错误的原因,三是找出这些原因背后的东西。正因为此,他才没有遇到真正的政治风险,才能从一个村支部书记一直干到县委书记。
一切的不顺都是从那天开始的。



前几天省里组织部来了一个处长,说是考察干部。他知道这次考察与自己无关,因为自己年龄到了。虽说是这样,他也不敢怠慢,因为自己还想最后弄个副厅级再退休,而副厅级则是由省委组织部说了算的。所以他十分小心,一直是全程陪护。星期五晚上那个处长说什么都要走,送别的宴席就特别丰盛,而那位处长这些天一直端着个架子,要走了才放开,酒喝得特别猛。而市长却因为市啤酒厂兼并的事去了北京,陪酒的担子就落在杨平安一人身上,喝得有些多。送走了那位处长,看看表已快十点了,他知道也就是一个小时就到了省城,于是便回到自己家。
让杨平安有点惊讶的是妻子林双月并没有睡,显然是刚洗过澡。这多少让杨平安心里有点吃紧,因为这些天来他明显地感到自己不行了,虽说是刚过五十岁,可基本上不太想这事了。更让他感到难堪的是林双月却越来越有兴趣了。记得当初他们在一起总是杨平安自己主动,而每次都要费很大的劲才能让她同意。有的时候虽然勉强同意了,也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和死人一样。谁知道这两年她倒是来劲了,每每主动要求,完事之后还说杨平安没用,几下子就完事。每到这个时候杨平安总是在心里想起现在报纸常说的一个词:信息不对称!真是越渴越给盐吃。
杨平安对林双月说:你怎么还没有睡?
林双月说:不是等你吗?快去洗洗澡。说着便把杨平安的外套脱了下来挂在门后的衣架上。
杨平安说:今天累了,不洗了。
林双月说:什么话,再累也得洗洗呀。连推带拉把杨平安弄进了浴室。
等杨平安回到卧室,只见林双月早已玉体横陈了。虽然不想,还是得尽义务。于是便做了一把,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林双月很不满意:今天在哪里喝的酒,是不是又有小姐作陪呀?
杨平安说:你胡说什么?我陪省组织部的王处长。这时他才看见床头一边放着一些太太口服液的盒子,便说:你以后少喝那太太口服液什么的,喝了睡不好。他认为林双月最近这个样子是喝那些东西喝的。
林双月说:你可说反了,喝了那才能睡的好,你不信也喝点试试。说着便从身边拿起一支要给他喝。
杨平安说:去去。说罢便转身躺下。躺下之后,杨平安便觉得自己的两个脚大脚指头隐隐作疼。他知道是该修脚了,脚指甲又长到肉里去了。于是便说:两个脚指头又疼,林双清这小子也不来帮我修一下。
林双月也偎过来说:正巧,我正要给你说他,他下午来过了。
杨平安说:他来了,干什么呀?
林双月说:双清说是想把平阳水泥厂买下来,是几个人合股,咱也算一份,让出十万块钱,到时给算四分之一。
杨平安马上警觉起来:都是谁?你少给那个林双清掺和,这个小子办事不稳重。
林双月说:稳重不稳重的,又不用咱什么。他说是有他,还一个刘什么南。还有谁呀,我也说不清,不行你明天去问问他。
杨平安说:算了,咱不参与,你也别出那十万块钱。那个水泥厂的事我知道,光是欠着信用社的就是两千多万,他林双清买过来能经营好?现在在他镇里他都干不好。杨平安说完就转过身去。
林双月不满意地小声说:这也不参与,那也不参与,你不知道现在市里哪个人没有自己的企业?没有自己的股份?你还能升是咋的?要是能升可以;要是不能升了,退了休干什么去?
分享: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