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实践哲学遮蔽了什么?——评李泽厚《历史本体论》的思想视野


□ 吴兴明

  李泽厚是中国实践哲学的杰出代表。在诸种实践哲学的世界格局中,李泽厚以中国式表达和诗意性哲思的鲜明轮廓显示了自己的独创性。上世纪80年代,他开创的实践美学成为中国美学界的主流。与此相应,在反映论的认识论框架被抛却之后,实践论被普遍看成是马克思主义的真实支撑。
  但是,实践哲学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思想视野和逻辑框架内展开的?对此我们缺乏基本的反思。一方面,“实践”一语的含义变得非常含混:它从当年的“三大革命运动”不断演变,最后扩张成生发一切、勾连一切的存在总体性(“人的全部感性活动”①)。另一方面,实践哲学的阐释又总是以实践之主客体关系为最终的逻辑根据来展开。于是,在包容一切的陈述中将一切都纳入主客关系的框架去理解,就成为实践哲学之不可摆脱的命运。
  显然,这里隐含的论设逻辑是我们必须严肃对待的。由于它在国内的学术语境中带有普遍性,所产生的一系列理论后果需要在一个更基本的层面得到澄清。李泽厚的最新进展是将“人类学本体论”明确为“历史本体论”(李泽厚:《历史本体论·己卯五说》(增订本),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5页。以下引文凡出自该著者均只标注页码)。然而,“历史本体论”(2002)及其后的“实用理性”说(2005)都不是对实践哲学之“理性概念困境”的超越,而是在此困境之中越陷越深。
  一、“太初有为”:实践的本体化逻辑
  实践哲学的开端是实践活动的基础化。用李泽厚的话说,不是“太初有言”,而是“太初有为”②,衣食住行、物质生产对人类的生存“具有绝对性”(第21页)。
  
  人的吃饭(食衣住行)毕竟是社会生存的存在本体。它是最后的实在,必然的力量,普遍的规律,它的状态、情境和发展在最终意义上决定(制约、影响、主宰)了人的各个方面。(第20—21页)
  
  关乎此,李泽厚反复论说。他用了很多说法来将实践的基础化推向极致:实践是“人类最根本最基础的……活动”(第18页),是“真正的最终所指”(第27页),“最终实在”(The Being of beings),实践“是真正的‘Bing’和:‘becoming’”(第18页),“是历史本体论所认定的‘本体’”(第27页),“是社会生存的存在本体”(第8页),是“第一个事实”③和“‘人活着’的第一个含义”④,如此等等。因之,这个“实践”的“绝对性质”在如下的含义上被反复地强化和描述:1.它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根本标志(工具使用活动);2.它是人类生存—存在的基础(生产活动);3.它是人建立自身的主体性之由来(历史积淀);4.它是决定社会上层建筑、文化历史的物质基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5.它是关联并聚合一切的关系性活动(连接人人关系、天人关系和人神关系);6.因此,它是“在最终意义上决定(制约、影响、主宰)了人的各个方面”的终极语境和解释学根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Tags:李泽厚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