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以忘怀


□ 李 锐


最近这四五年,只要一到冬天,省作协院子里的人就都知道,马烽老师难受的日子又开始了,他的老哮喘病又得在北方的严冬里挣扎五六个月。随后,肯定就是马老病重住院的消息,接着就是病危通知,就是杏绵老师和子女们焦急地在医院和家之间来去匆匆。可每年冬天马老又都挺过来了。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就又会看到马老出来拿报、散步。微微驼起来的后背,在胡同里慢慢地挪着步子,满是病容的脸停在刚开的丁香花旁边,见了人总是微笑着打打招呼,有时还会看看我们的羽毛球比赛,跟大家开个玩笑。满身的消瘦和病色当中露出来的笑容,让人看到苍老的脆弱和顽强。
可是,今年冬天马老终于不有能熬过去,马老去世了。
记得七八年前,有一次在传达室拿报纸的时候,我问过马老,既然每年冬天都这么难受,为什么不去南方疗养?中国作协不是在深圳就有什么创作中心吗?不就是专门让作家住的吗?那时候马老已经从中国作协党组书记的位子上退下来回到太原。马老说,有一年他和杏绵老师去深圳住了几个月,确实效果很好,就像换了一个人。可春节的时候,宾馆里就都要放假,所有的房客就都得离开。等到从飞机的舱门里一走出来,和零下十来度的空气一碰头,立刻就喘成一团,比不疗养还要难受。马老说,你怎么可能叫人家为你们几个客人开着整个宾馆?马老又说,再说公家的房子怎么能老去住?还是在家里凑合吧。
听马老这么说,我心里暗自感慨。那时候的社会风气已经非常的败坏,所谓无官不贪,已经成了正常人的正常行为。大权在握,在中国、外国到处置房产、买股票的大有人在。上百亿的国有资产在公费吃喝、公费旅游、名牌汽车、豪华房间、帝王餐桌上灰飞烟灭。可马老却说“公家的房子怎么能老去住’’?如果没有特别的安排,以马老老八路的待遇、正部级的工资和他的稿费收入,确实不够他整个冬天住在深圳。所以,尽管他住在深圳过冬天舒服得像是换了一个人,可马老还是回到太原。马老没有说自己要防腐倡廉,也没说自己要坚持原则。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还是在家里凑合吧”。可是,在家里凑合,就意味着每年冬天要在北方的严寒里挣扎五六个月。当然,所有的普通百姓,所有住在北方又不幸得了哮喘病的普通百姓,每年都要在自己家里过一个难熬的冬天。每年都会有不知多少个老人终于没能熬过自己的严冬。
今年冬天,所有的好医生,好药,和好医疗器械都没有能留住马老。这个当年从晋中盆地的乡村里走出来的孤儿,曾经和自己的寡母相依为命,靠着超人的艰辛和努力读完了小学。随后,就在抗日救国的烽火中,走上一条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的道路,成就了一番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的事业。我知道以马老的盛名,会有无数人写无数的文章回顾他曲折、辉煌的一生。所谓丰功厚德,自不待言。作为晚辈,当铭记不忘。
二十七年前,马老主持工作的时候,把我从工厂调进省作协。当时文革刚刚结束,作协的名称还没有恢复,还叫文艺工作室。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所谓出身不好的“黑五类”子女。那时候,政治出身的好坏,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让许多人永远沦入深渊。可是马老和西戎老,还是决定把我调进作协。应当说,这次调动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坚定地走上了文学之路。二十七年弹指而去,当初的文学青年已是两鬓苍苍。当初的老作家们一个个辞世而去。可二十七年间,在文学和平常的生活里留下的记忆,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