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发现小偷


□ 李 浩


李浩1971年生于河北沧州,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河北文学院合同制作家。著有中短篇小说集《谁生来是刺客》,诗合集《温柔的旗语》、《合唱的三声部》。
在刘流的手表不翼而飞的第四天早上,刘流发现他的手表出现在邻居肖波的儿子肖勇的手上。
那是一个阳光很好的早晨,甚至带着一种提前进入中午的味道,阳光一片片地照在屋檐上、墙壁上,闪闪发亮。可刘流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思绪全被那只丢失的手表所充满着,因为手表已经丢失,也可以说他的思绪被某种“空”所充满着,他的耳朵里一直是手表走动着的声响,那种嘀、嗒。要知道在那个年月里有块手表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完全可以理解由此给刘流造成的失魂落魄,因此,他从肖勇面前经过的时候并未注意到肖勇以及他手心里的表,甚至,他把手表走动的嘀嗒声也当做是自己的错觉,为此,他还甩了甩脑袋。嘀嗒声更响了。走出了四步之后他才停了下来,停下来的刘流是因为一片树叶突然地落在了他的眼上,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那片突然的树叶刘流还会走出更远,这个故事则会出现另外一种样子,但树叶却突然或偶然地落下了。揉了揉眼睛的刘流再次发觉了手表的声响。于是,他回过了头来。
当时的肖勇也没有发现刘流,他完全沉浸于手表的嘀嗒中去了,他专注得近乎于惊奇,近乎于沉思,那种嘀嗒的声音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难解的谜,而他却必须解开。他在想这种嘀嗒就是时间吗?它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在表造好了之后吗?是在早晨还是晚上?时间怎么会一圈圈地转呢?每天都这样转不累吗不乏吗不厌倦吗……他的观察对他的思索没有任何的帮助,但他却沉入到观察中去了,那时他的脑袋里也只剩下了这块表,他没有发现刘流俯下来的身子,没有发现刘流的身子挡住了很大一块阳光,很大一块阴影正挡在了肖勇的面前,直到,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粗重的喘息。肖勇显然大吃一惊,他的脸色苍白得像一个长期的病人。
第二天早上刘流比以往起得都早,他早早地站到了门外,仿佛有什么期待似的,不时地张望,他来回的步子里有点焦躁。终于邻居的门开了。开门的是肖波的妻子阿琴,她显然没有想到刘流会起得这样早,刘流的出现让她慌乱了一下,端着痰盂又退回了院子里去。她只穿了一件有些小的衬衣和一条短裤,衬衣上还有两个洞,一个乳头从其中的一个洞里探了出来。刘流的心荡了一下,阿琴就消失了,刘流的目光追寻了一会儿,阿琴果然再次出现在门口,这时她已穿好了所有的衣服,但刘流还是轻易地设想到了,那个乳头。
阿琴似乎犹豫了一下,想要绕过刘流的样子,但她还是走到了刘流的面前。你说我们家肖波管管孩子也没有这么管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气很暴。这不,阿琴把她的右手摊开,里面是一颗小牙。她让刘流看了一会儿。把孩子的牙都打掉了,脸都打肿了。阿琴把牙抛上了自家的屋顶,那颗牙在空中滑出了一道弧线落在了瓦上。一点声音都没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