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丽江不哭(散文)


□ 陈奕纯

  玉龙雪山之上

  你尝过雪花吗?

  你能亲我吗?

  就一下,

  好吗?

  哥!

  从前,在大雪纷飞的山顶上,一个纳西族少女曾经这样问她的阿哥,等待她梦寐以求的那个动作。

  他们站在海拔5596米的一个山顶上,20秒时间的凝望。好漫长,20秒啊,一如20年。

  突然,阿哥甩开右肩上的鹰,一把将她紧紧抱住,就像抱住了一朵雪花,直到她变成了他怀里的一汪雪水,把无边的温暖给她,把男人的力量与柔情给她,把一个人的初吻给她,恶狠狠地全都给她,不管她要或者不要,一直给她。

  他和她是同族,相爱是要杀头的,但是爱情来了,谁想拦,都拦不住。每一个人都不敢想象他们的下场。

  天地大美,雪山之上,暴风肆意盘旋,因为爱情,所以,人比山高。

  后来,两个人从山顶纵身跳下,这是世上最美丽的一瞬,许多人都认为,他们是最美的两个天使。

  山倒下去了,雪拥上去了……他们,变成了一个神话。

  他和她,就是后来的玉龙雪山和丽江。

  我想这一点也不奇怪,的确,玉龙雪山就像一条龙,在丽江,一睡就是数万年的时间。随便打开一张中国地图,直奔西南方,你会找到青藏高原和滇西高原之间的一个小地方,你仿佛看见这里强烈的紫外线直射着苍茫大地,太阳很低,云层很低,万物焕发出勃勃生机,玉龙雪山下的丽江太美了!更美的,是生活在玉龙雪山上的古老的纳西人。他们穿行在山脊上刀耕火种,放鹰打猎,靠天吃饭,靠手养家。比较温馨的场景通常发生在黄昏时分,山寨上空炊烟袅袅,马骡归途。女人在招呼家小、烧火做饭;男人在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篝火上的一口黑乎乎的吊罐里,正“吱吱吱吱”地朝外溢出一股股腊肉汤……在丽江,在玉龙雪山上,纳西族男人个个粗犷、血性,如狼似虎;而女人们却纯洁、阴柔,就像天上的雪。这样的一个民族,从上古到今天,从雪山到高原,何其英勇和智慧!他们的爱情,随随便便挑出来一个故事,都会感动得你眼泪“哗哗”乱淌的。

  爱情这件小事,来得都挺突然,要么烈火猛攻,要么小火慢炖,要么烧烤,要么清蒸,要么煸炒,要么油炸,只要它好吃。世上好吃的东西,比如美食、风景、型男熟女、甜言蜜语、初恋日记等等,太多了,我们每天都在大把大把地挥霍着青春,消费着全世界一切最经典的爱情故事,彼此重复着对方耳朵里早听腻了的肉麻的情话,在电脑键盘上“哗哗啦啦”敲打出一篇篇博客文章,上传网上,快速“88”(再见),而我们脸上却毫无表情——闪婚、闪离、一夜情、网恋……爱情果真像快餐一样了吗?真的一个个变得突然复杂化了吗?还能不能遇见自己的那个真命天子(白雪公主)呢?

  我不相信舌尖上的爱情,就像我不喜欢洋快餐;我不相信书上的爱情教条,可我相信茫茫人海里的那一眼。两个人,偶然,遇见,相爱,不舍,所有这些都不是上天安排好了的,而是你事先有没有一颗爱情的种子。如果有,你的那个他(她)迟早会出现,不管是在地图上的哪个地名、哪个时间,你和他(她),肯定有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