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沙里狗


□ 瑞娴

  我们村三面环河,但愈演愈烈的干旱,使水位逐年下降,河水越来越少,沙地越来越多,终于成了方圆百里有名的“小沙漠”。

  那些沙子,洁白干净,即使下了雨,也不沾脚。不像黄土,一下雨就泥汤泥水的,即使水干了地面也黏糊糊的,留下一排深深的大脚印子。而且这里的沙子,不像河滩的沙子那么粗,一个颗粒一个颗粒的,而是细软如面、如绸如缎,所以大家都叫那些沙子“面沙”。小脚丫踩上去,舒服得要死,夏日午后会有些烫,但傍晚时分就温乎乎的,躺在上面,像是躺在了母亲的怀里,叫人心生缱绻。村里的孩子即使一年四季赤着脚不穿鞋,也不会生病——赤脚接通了地气呢!

  这种“面沙”下面,藏着很多小生灵,我们叫它“沙里狗”。春天里,风无遮无拦地刮起来,风息之后,沙地上便遍布着许多麻子似的小孔,如一只只含笑的小酒窝,每只“酒窝”下面,定然有一只“沙里狗”。要是风的嘴唇再张大些,将沙子吹开一层,一定会露出许多“沙里狗”,它们正撅着屁股,慌慌张张地往沙子深处藏呢!

  这些傻东西!

  叫它“沙里狗”,不如叫“沙里虱”更贴切些,它实在与“狗”不搭边,却太像一只毛茸茸的大虱子了。它们最大的有豆粒大小,最小的有米粒大小,颜色和沙子浑然一体,憨憨的傻傻的,从来不知道逃匿。抓一把沙子在手,风吹沙散,就会有一只沙里狗在掌心蠢蠢欲动,顾头不顾腚地往人手心里钻。

  时至今日,我仍然不知道,“沙里狗”在沙子里吃什么,又为何生活在沙地里?

  我们下午放了学,到北河岸去割草的时候,常常忍不住蹲下来挖些“沙里狗”放在随身带的小油纸袋里。看见一个酒窝似的小坑,用食指挖下去,准定是一只“沙里狗”,一挖一个准儿。“沙里狗”既不会出声,也不会咬人,它憨厚温顺又胆小怕事,我们都喜欢逮它玩儿,现在想来,我们破坏了多少“沙里狗”的恬静生活啊!

  花生地里也有很多“沙里狗”。“面沙”最适合栽种花生,收的花生也白白净净的,没有一点儿泥巴,还比泥土里的花生香甜得多。所以,我们村里的花生,种得一片一片的,秋天收到场院里,一囤一囤的,哪个村里的人见了,都羡慕得要死。我们蹲在花生地里挖“沙里狗”,其实常常是个借口,我们是在偷还未长成的花生吃呢!我们的食指不够用,连中指也用上了,这“二指禅”伸向花生秧,抠啊抠啊,一串串的花生便抠出来了,沙地的花生没泥巴,所以连擦都不用擦,直接扔进嘴里就嚼着吃,花生壳儿刚成形,里面的仁儿还嫩嫩的,比黄瓜还鲜呢!

  要是有扛着锄头的大人下坡回来刚好走过,我们就做出挖“沙里狗”的架势让他看,他一般也不会怀疑,挖“沙里狗”在大人看来还算个正事,比打蛤蟆吊“歪子”严肃。但也有细心的婶婶发现了我们的企图,尖着嗓子吆喝一声“这些祸害东西的小畜生”,大家便忙挎起草筐一哄而散,跑得比小驴儿还快。婶婶们也懒得追,到花生地里把我们“祸害”的那些花生秧整一整,将挖出来的沙子重新埋好,让花生接着再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