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娇


□ 王金昌


小娇是“我”在汕头出差时认识的河南姑娘,“我”对她有了好感,给她留了电话,后来还心甘情愿帮助过她,可她的身世和经历,却总是那么扑朔迷离……
认识河南姑娘小娇,是在南国汕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前年夏天,为了公司投资,我带队去了汕头。一天,当地朋友带领我们逛街,走到一条琳琅满目的服装街上时,一位同事建议大家去买衣服,体验一下汕头街头的商业生活。过去,我自己从来没有亲自买过衣裳,一切都是老婆办理。我在犹豫之时,突然想到自己上大学的女儿,决定破例,给女儿一个惊喜。
我随大家进了一家服装店。刚进店,就看到一位面目清秀的姑娘,非常热情地向顾客介绍推销她的各种服装,有一股做不成生意誓不罢休的韧劲和顽皮。她身材高挑,皮肤嫩白,两个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闪烁,很是迷人。只是年轻消瘦的脸上少了些少女的稚气,脸上笑意洋洋的酒窝里多了些忧伤。
她,就是在汕头打工的河南姑娘小娇。
在小娇的店里,我看上了一件样式非常别致的上衣,但是,没有我喜欢的颜色。小娇微笑着对我说,你喜欢的颜色今天卖完了,如果要,我明天可以给你送到酒店。
小娇向我要了电话和住址。第二天一早,她就把我要的衣服送到我住的酒店。
回到北京一个月后,小娇的影子在我印象中几乎要消失了。突然一天上午,我接到小娇打来的一个电话,她说她回到老家河南南阳十天了,因为她的爸病了。
我问什么病?小娇说,她爸原来有高血压,这次不知是什么病。现在不能走路,说话也不清楚了。根据医学常识,我意识到,这可能是脑梗或脑出血。
小娇告诉我,他爸爸今年68岁,家中就她一个女孩,没有兄弟姐妹。她爸爸生病,她必须回来照看。我问她,她妈妈呢,她只说了“我妈”,欲言又止的语气。我觉得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急忙改话茬,问她爸爸的病怎么治疗。
她说,就在镇里医院做了个脑电图,说是高血压,医生开了脑活素输液。药都很贵,效果也不明显。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爸爸病成这样,汕头也回不去了……
放下电话,我就开始为这个孩子担心,如果小娇爸爸的病好转不了,甚至加重,那小娇就真的被拴在南阳老家了。
小娇的这个电话,让我想起三十年前的我。
那时,我还没小娇大,父亲患了癌症。为了给父亲治病,减少父亲的痛苦,作为长子,我四处求医问药。为了省钱,在严冬的石家庄,我曾多次露宿在长途汽车站。穷人家的孩子,遇到父母生了大病,实在太难了。
小娇今天的难处不比我当年差,我想,我应该尽可能地帮小娇一把。小娇的父亲如果确系脑梗塞,对症治疗是可缓解的,甚至能够恢复一定程度的生活自理。想到这里,我那有些沉重的心情像阴云之间露出一道碧蓝。我拨通了小娇的电话。
小娇好像知道我要给她打电话似的,她脱口而出,“王哥“,她第一次这样称呼我,让我非常激动。她说,“我该怎么办呢?我只是个打工的,一个月才几百块钱,这一支脑活素就50块钱,病还不见任何好转。“
我像大哥哥一样关切地说,“别发愁,我建议你尽快带你爸爸到县医院做个头颅CT扫描,把片子寄给我,我在北京找找专家,帮你确诊一下,早治疗早恢复。“
“那……那……“小娇既着急又犹豫,显然是担心钱的问题。我说:“你先借钱带他去医院,我马上给你寄去1000元。“
她说,“不!不是,我还有点钱。“
我说,“你把你家的详细地址给我,我马上寄钱去!“
她很激动,“王哥,我听你的,明天拉我爸去县城医院。“
小娇的语调变得高兴起来,她调皮地说,“王哥,以后我们用短信联系,可以聊天,王哥,你同意吗?“我说,“可以,这样可省电话费,可我打字太慢,你可不要怪我。“她有些撒娇地说,“不怕,拣主要的说呗,哈哈……“
我放下电话,她的手机短信就到了,小娇发来了她家的地址和爸爸的名字,并在随后写道,“借1000元,以此信息为据。“
人命关天,我不敢耽搁,马上我冒着七月的酷暑,到邮局给小娇寄钱,并给她发短信,“寄去1000元,5天后到“。第二天午休刚过,小娇给我发来了短信:“王哥,请拨电话0377××××××ד。
我拨通了电话,小娇气喘吁吁,又略带兴奋地说:“王哥,你说对了,我爸是脑梗塞,”顿了顿,又说,“我带着CT片子到邮局,邮局说片子太大没法寄,我能不能剪开寄去!“
我有些着急,“剪开不行,要不……要不你带着片子来北京一趟,也好跟专家当面说说你爸爸的病情。““那……那我还没去过北京,那……“小娇有些不知所措,似乎对我的热情也有些担忧。毕竟我们俩只是一面之交。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