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娇


□ 王金昌


小娇是“我”在汕头出差时认识的河南姑娘,“我”对她有了好感,给她留了电话,后来还心甘情愿帮助过她,可她的身世和经历,却总是那么扑朔迷离……
认识河南姑娘小娇,是在南国汕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前年夏天,为了公司投资,我带队去了汕头。一天,当地朋友带领我们逛街,走到一条琳琅满目的服装街上时,一位同事建议大家去买衣服,体验一下汕头街头的商业生活。过去,我自己从来没有亲自买过衣裳,一切都是老婆办理。我在犹豫之时,突然想到自己上大学的女儿,决定破例,给女儿一个惊喜。
我随大家进了一家服装店。刚进店,就看到一位面目清秀的姑娘,非常热情地向顾客介绍推销她的各种服装,有一股做不成生意誓不罢休的韧劲和顽皮。她身材高挑,皮肤嫩白,两个大眼睛在长长的睫毛下闪烁,很是迷人。只是年轻消瘦的脸上少了些少女的稚气,脸上笑意洋洋的酒窝里多了些忧伤。
她,就是在汕头打工的河南姑娘小娇。
在小娇的店里,我看上了一件样式非常别致的上衣,但是,没有我喜欢的颜色。小娇微笑着对我说,你喜欢的颜色今天卖完了,如果要,我明天可以给你送到酒店。
小娇向我要了电话和住址。第二天一早,她就把我要的衣服送到我住的酒店。
回到北京一个月后,小娇的影子在我印象中几乎要消失了。突然一天上午,我接到小娇打来的一个电话,她说她回到老家河南南阳十天了,因为她的爸病了。
我问什么病?小娇说,她爸原来有高血压,这次不知是什么病。现在不能走路,说话也不清楚了。根据医学常识,我意识到,这可能是脑梗或脑出血。
小娇告诉我,他爸爸今年68岁,家中就她一个女孩,没有兄弟姐妹。她爸爸生病,她必须回来照看。我问她,她妈妈呢,她只说了“我妈”,欲言又止的语气。我觉得她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就急忙改话茬,问她爸爸的病怎么治疗。
她说,就在镇里医院做了个脑电图,说是高血压,医生开了脑活素输液。药都很贵,效果也不明显。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爸爸病成这样,汕头也回不去了……
放下电话,我就开始为这个孩子担心,如果小娇爸爸的病好转不了,甚至加重,那小娇就真的被拴在南阳老家了。
小娇的这个电话,让我想起三十年前的我。
那时,我还没小娇大,父亲患了癌症。为了给父亲治病,减少父亲的痛苦,作为长子,我四处求医问药。为了省钱,在严冬的石家庄,我曾多次露宿在长途汽车站。穷人家的孩子,遇到父母生了大病,实在太难了。
小娇今天的难处不比我当年差,我想,我应该尽可能地帮小娇一把。小娇的父亲如果确系脑梗塞,对症治疗是可缓解的,甚至能够恢复一定程度的生活自理。想到这里,我那有些沉重的心情像阴云之间露出一道碧蓝。我拨通了小娇的电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