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情结和阶级意识的纠葛与冲突


□ 杨 朴

  周朴园与侍萍重逢是《雷雨》第二幕的一场戏,这场戏是《雷雨》最重要的一场戏,是《雷雨》的“戏核”即最核心的部分,从内容的角度看,《雷雨》的所有内容都是由这一场戏生发扩展出去的,从结构的角度看,第一幕的戏是这场戏的交代,而第三幕和第四幕的戏则是这场戏的发展。这场戏的情感冲突是在周朴园和侍萍之间展开的,既表现了他们的过往爱情及其悲剧,又表现了他们对过往爱情及其悲剧的不同态度;既表现了他们潜意识中的爱情情结与他们阶级意识的纠葛,又表现了他们之间当下的阶级意识的矛盾冲突·既表现了他们的纠葛与冲突牵扯到其他人物的关系和命运,又表现了他们情感冲突对整个故事的作用与走向。惊心动魄的“雷雨”是由这场戏酝酿的,这场戏是《雷雨》内容和主题的开端,没有这场戏,《雷雨》的戏剧冲突和情节主题便没有办法展开。因而,理解这场戏便成为理解《雷雨》主要人物周朴园和侍萍思想性格的关键,也成为理解《雷雨》主题的关键,对这场戏理解的程度便决定了对《雷雨》理解的程度。这场戏是《雷雨》中最值得研究的一场戏。
  《雷雨》“戏”的最精彩之处是表现了周朴园与侍萍的“重逢”:一对三十年前曾经相爱而又分道扬镳的人重新邂逅,他们是带着近三十年的不同人生经历,带着近三十年的不同人生感受,带着近三十年的不曾变化的阶级观念,当然也带着近三十年不能忘记的爱情记忆,同时也带着近三十年的没有泯灭的潜意识中的‘隋结”重逢的,因而,他们重逢的“情感冲突”的戏剧性是极其复杂的。《雷雨》由周朴园和侍萍的对话深入到了他们过往的爱情及其悲剧、过往的命运及其遭遇、过往的人生体验及其心理深处去,也深入到了他们的潜意识深处中去。《雷雨》重逢的这场戏其实就是由他们潜意识情结和他们意识中的阶级观念的冲突展开的。周朴园的“侍萍情结”和阶级意识的纠葛与冲突
  周朴园与侍萍的重逢是因为侍萍要找她女儿四凤回家而意外地在周朴园的家相见的。这种重逢是在周朴园保留侍萍三十年前在时的环境中展开的。周朴园保留着侍萍当年居室原来的样子,周朴园特意把侍萍使用过的大柜从南方搬来并一直放在被保留的侍萍居室内,周朴园一直把侍萍的相片放在居室的镜台上-周朴园还保留着侍萍当年生产时不开窗的习惯;周朴园还保留着侍萍给他缝过带梅花和“萍”字的花绸衬衣。周朴园还不用新雨衣而偏要用在樟木箱中同花绸衬衣一起保存的旧雨衣。周朴园既然把侍萍抛弃了,为什么还要保留侍萍的居室的样式、放置她的照片,还要用侍萍在时的雨衣和侍萍给他缝过的衬衣呢?这来源于周朴园的“侍萍情结”,是周朴园被压抑的潜意识愿望的变形性象征。
  周朴园的“侍萍情结”是在周朴园和他的家庭抛弃侍萍时形成的。周朴园与侍萍是有真挚的爱情的,那周朴园为什么要抛弃他所爱的侍萍呢?这是因为周朴园要经过一个人生的“转换仪式”,他要从原来的极为个人化的思想情感状态转换到他的大家庭的思想情感状态上去,而他的结婚就是他人生的替代性的“转换仪式”。他的家庭要通过他的结婚来完成他的人生转换。正是在这种人生转换中,他抛弃了侍萍,娶了有钱有门第的小姐,这就造成了他思想感情的复杂性:在意识层面他服从了他大家庭的意志,树立起了阶级意识和继承、创造家业意识,而他与侍萍的纯真爱情则被阶级意识压抑在了潜意识之中,造成了周朴园自己也难以意识到的“侍萍情结”。
  三十年前,周朴园是周公馆的大少爷,梅侍萍是周公馆的“女下人”,但是他们同居了三年,生了两个孩子,然后周朴园顺从了他的家庭的意志,为了娶门当户对的女人而把侍萍撵走了。那么,三十年前的周朴园和侍萍到底有没有爱情呢?我认为是有的。我们不能从后来周朴园把侍萍抛弃了的结果就认为周朴园当年与侍萍的同居关系不是爱情关系,而是周家大少爷对“女下人”侍萍的玩弄和欺骗,我们也不能认为周公馆的大少爷与侍萍的悬殊的阶级差别就认为他们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爱情,我们还不能根据三十年后周朴园见了侍萍是那样的绝情就认为周朴园当年不可能真爱侍萍。我们所能根据的只能是当年周朴园和侍萍的感情,但周朴园和侍萍的对话并没有正面表现这些感情,然而这并不能成为我们理解他们感情的障碍,通过他们的对话,我们是可以重建他们曾经经历的爱情的。周朴园与侍萍的爱情故事发生在1893年,距离反封建的“五四”新文化运动还有将近三十年,也就是说,周朴园与侍萍的同居,是在封建专制和封建礼教还是相当严重的时代发生的,而且是同居了三年,还生了两个孩子。侍萍是一个“女下人”,是与他周朴园不同阶级的人,尽管大家庭对子女婚前的感情生活是宽容的,但如果没有周朴园的反封建等级制思想,这是不能够发生也不能够做到的。在周朴园和侍萍恋爱三十年后的1923年,那已经是经过了反封建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了的社会,周朴园的儿子周萍与“女下人”四凤的恋爱还是偷偷摸摸的呢,更谈不上堂而皇之的同居和生孩子了。可见,周朴园当年爱侍萍是需要一些勇气的。他不是一时的感情冲动,不是为了暂时的玩弄,周朴园与侍萍的爱情也应该是单纯而又执着的,周朴园与梅侍萍的对话并没有直接表现这些,但这也可由周冲与周萍对四凤的热烈的爱得到补充。周朴园对侍萍爱的勇气不是来源于什么别的,而只能是来源于他的爱。爱的前提是他觉得侍萍的美丽。周朴园把侍萍的照片公开放在房间里近三十年,这固然是周朴园的为了纪念侍萍而赎罪,但同时也表现了周朴园对侍萍美丽的不能忘怀,到后来他还拿着侍萍的照片反复地看,都说明了周朴园对侍萍的欣赏。而侍萍即使老了,“鬓发已经有点斑白,面貌白净,看上去也只有三十八九岁的样子。她的眼有些呆滞,时而呆呆地望着前面,但是在那秀长的睫毛,和她圆大的眸子间,还寻得出她少年时静慧的神韵”。就是这种“神韵”深深地打动了“阔公馆”周大少爷的心,使他冲破了阶级的界限的藩篱,深深地爱上了“女下人”侍萍。周朴园与侍萍的爱情,从侍萍的感受中也可以看得出,在她与周朴园刚刚重逢时,她说周朴园打听的那个梅小姐与周朴园生了两个儿子,“生了第二个,才过三天,忽然周少爷不要她了”,这就说明侍萍是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她还沉浸在做母亲的甜蜜里,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沉浸在未来生活的憧憬里,因而,她才感到变故的“忽然”。但她的沉浸不可能是单方面的原因,而一定是周朴园爱的结果。
分享:
 
更多关于“爱情情结和阶级意识的纠葛与冲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