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吉祥


□ 邵 梅

我的三堂嫂叫钟秀英,十八岁上嫁到我二伯家,她的丈夫(我的三堂哥)当时在西安上大学,一年两年也不回一趟家。三嫂比我大十二岁,我这个当小姑的,自然每天晚上得给三嫂作伴。三嫂小时候念过私塾。人样长得也标致,高高的个子,一对水灵灵的会说话的大眼睛,双眼皮,圆脸盘,白白净净的,鼻梁高高的,浓黑的眉毛像柳叶,一头黑油油的秀发,确实有几分姿色。见人不笑不说话,性格温顺,待人真诚,一切作派俨然是大家闺秀。
每天晚上,她总是在灯下教我识字、写字,给我讲好多好多故事。我们两个都属猪,她常叫我小猪。她教我:“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她又教我:“父母跟前要孝顺,姊妹伙里莫相争。”她还给我讲二十四孝里的丁郎刻木、黄香扇枕,以及舜的继母如何折磨舜,姚婆都没安好心肠……她曾经多次给我说:“为人处事让三分,和和气气是富贵。”我和三嫂的感情很深很深。她和大嫂二嫂相处也很亲热,对公婆更是恭敬孝顺。
三嫂生在大户人家,描龙绣凤,一应女红样样精通,就是地里的庄稼活也都会干,特别是摘棉花,她能两只手同时摘,用嘴挑拣出叶屑。一天下来能摘一百五十多斤,人人见了都说她是个好样的。她和大嫂二嫂每年摘棉花时,各人都给自己用家织的粗布缝一条罩裤,摘棉花时套在裤子外面,不管地里有蚜虫也罢,有露水也罢,摘棉花时一点都不受影响。从地里回来,走到村口,不等进村就把罩裤脱了,看起来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村里年轻的姑娘媳妇们都学她们的法子。公婆也常在人前夸她,夸她们妯娌有心眼,会干活,得人爱。
三嫂不仅会庄稼活,做的饭也特别好吃。她做的烫面油饼,软溜溜的,香喷喷的,热呼呼的,吃的时候只能用筷子夹着吃,用手是不好拿的。她做的晋南麻花,更是别有一番风味。面和得很硬,揉的次数不是七遍八遍,而是十几遍。炸的火候也很讲究。吃的时候,放到嘴里一咬就开花了,人称“到口酥”。
天才蒙蒙亮,我还迷迷糊糊在梦中,就听见三嫂嘴里哼哼唧唧唱着什么,我一定要问她唱的是啥,她只是说我不懂,经我死缠活缠,她才给我背了一遍:“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我真的不知道她背的诗句是什么意思。有一天早上起床,她扒在我的耳边,悄悄地说:“小猪小妹,昨晚我梦见你三哥回来了……头戴一顶博士帽,手里提着一箱子书,沉沉的,打开箱子,有好多好多书,书里还有好多他在大学里念书的照片。”说这话时她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又有一天,她又给我说:“昨晚我又梦见你三哥回来了,骑着匹大白马,口里唱着‘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的是八路的粮,有心回家看妹妹,呼儿嘿哟,要打鬼子顾不上’。”还有一天,三嫂一脸愁容给我说:“昨晚我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不过都画在西墙上了。”她低声说:“常听人讲,做了噩梦,第二天天不亮,不要给别人说,自己悄悄在西墙上画个‘十’字,再用圆圈圈住,画时嘴里还要念:夜梦不祥,画在西墙,太阳一照,化为吉祥。”后来,她再也没有说过做梦的事。只是每天晚上,很少给我讲欢乐的故事。总好讲一些痴心女子负心汉,丈夫不爱见妻子的故事,如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打神告庙》里的王魁如何坏,敫桂英如何可怜等。她不止三遍五遍地给我讲,我很小的时候都能把这些故事讲下来。再后来,我又偷偷看了她家的西墙。那上面密密麻麻画了几百个带圈的“十”字,我知道她又做了无数个不祥之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