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工(中篇小说)


□ 毕淑敏

学生时代,浦小提是个清秀孤傲且学习优秀的女孩,跟大多数人一样,她也怀有花一样的理想,只是理想之花还没有灿然盛开便随时代的动荡而枯萎了。婚姻阴差阳错,无奈中嫁给自己不爱的人而饱受创伤;工作一路坎坷,最终被迫下岗以至求职无门……浦小提的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千千万万下岗女工的身影。一向亲和敏感的毕淑敏好多年没有写中篇小说了,这一次她所倾情描绘的女工命运的沉浮,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命运的乖戾与世事的沧桑,读来令人心酸感慨……
自习课,高海群对同桌说:“浦小提,你家距猪食堂50米。”
浦小提正在写造句,低着头说:“不对。”前些年大跃进,浦小提的爸在大院猪圈门口,用红油漆写下了“猪食堂”。
高海群不服:“从猪圈门到你家门,我一共走了100步,一步是0.5米,你算算,是不是这个数?”有理有据,声儿就壮起来。班长宁夕蓝扭回头看他们,示意轻声,眼光从长长的睫毛丛里滤出来,像夏天的阳光透过树叶。
浦小提写完句号,又端详了一番,就像妈妈钉完纽扣咬断线头。抬起头说:“是53米。我用尺量过的。”
宁夕蓝觉得自己的扁桃腺一下肿起来了。宁夕蓝的扁桃腺经常肿,伴随着恶心。久而久之,宁夕蓝就分不清恶心和真正的扁桃腺肿有什么分别了。浦小提简直相当于睡在猪身边,居然还量过,再不向浦小提借尺子用了。
中队长浦小提丝毫也没有察觉到班长的心思,专心做作业。班上考试的优胜者,总是她俩包揽,闹得大家打听考试成绩的时候,常常说,就甭问第一第二是谁了,从第三名说起吧。宁夕蓝的爷爷是教授,每天都对宁夕蓝有所指点。浦小提爷爷是杀猪的,爸爸是养猪的,浦小提一回了家,就从学生改童工了,帮着爸爸到处收泔水。
宁夕蓝和浦小提一道加入少先队,事先登记谁买什么样的红领巾,按价钱收费。宁夕蓝问爷爷,爷爷说,绫罗绸缎,按这个顺序选。没有红绫,宁夕蓝只得选了红绸。绸领巾打出的结细致紧密,仿佛樱桃。垂下的两个角柔软轻盈,像一双飘飘欲飞的红翅,把宁夕蓝苍白的小脸衬托出喜气。浦小提根本就没登记,一入队就像个饱经沧桑的老队员。领巾是超龄退队的姐姐浦大会传下来的,角都洗破了,披头散发地耷拉着,好像被鞭子暴抽过。
放学了,高海群说:“宁夕蓝的红领巾那才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烈士肯定刚牺牲,血那叫红。小提,你的红领巾是烈士刷牙时滋出的血染的,白里带红。”
浦小提正在收拾书包,她说:“高海群我告诉你,你不能叫我小提,除了我们家的人。”
高海群说:“名字起了就是让人叫的。你就可以叫我海群。”
浦小提说:“想得美!谁叫你海群,还叫你海带呢!还拍几瓣蒜凉拌呢!”
高海群抓抓圆圆的脑壳说:“那我叫你什么呢?”
浦小提说:“叫我全名啊。就像钟老师上课提问那样——浦小提,这个问题你回答。”
高海群一激灵,说:“别提钟老师好不好?她刚给我判了一个59分,你说我冤不冤啊?她就不能多给我半分吗?来个四舍五入,我不就及格了?她怎么这么狠呢?跟周扒皮似的!”高海群忿忿然。......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