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改编随谈


□ 赵耀民


事情回溯到2001年,一向对白先勇小说情有独钟的电影泰斗谢晋,在将《谪仙记》拍成电影《最后的贵族》后,意犹未尽,念念不忘还有一位“金大班”,但电影早已有人拍过,于是,学话剧出身的他就想到了舞台。他就此事相商于徐晓钟,并请徐晓钟推荐编剧、设计等人选。徐晓钟读了小说,回了一封长信,谈了许多的设想,至于编剧则建议用熟悉南方生活的人。于是,在上戏陈明正老师的推荐下,我接受了这一任务,这时已经是2002年了。
记得当时时间紧迫,演出日程都已确定,先是上海,后去台北,前不久去世的辜振甫之女辜怀群作为投资人之一,也曾专程来沪商议创作和演出之事,然而好事多磨,此剧终因女主演人选悬而未决而搁浅,上海的演出取消,台北那里则以舞蹈“金大班”顶替。谁知时隔三年,就在我差不多快忘记此事的时候,事情忽然柳暗花明,峰回路转,那就是在谢导和制作方的努力下,请来刘晓庆担纲主演,又请来剧坛宿将熊源伟具体执导。
坦白说,在此之前,我对白先勇作品的了解,只停留在《玉卿嫂》、《胭脂扣》和《最后的贵族》这几部电影上。这次改编使我得以通读了白先勇的小说集《台北人》,观摩了白先勇亲自改编的电影《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浏览了一些白先勇研究资料,初步认识了这位当代杰出的华人作家的艺术世界,并为之倾倒和沉醉。我以为,白先勇的小说对大陆五十年代以后出生的读者来说,提供了另一种观察生活的参照,能获得完全不同于其他当代中国文学作品的审美体验。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是白先勇二十多岁时一挥而就的一篇短篇小说,按作者的说法,那时很年轻,哪来“沧桑感”。然而近四十年后,激起年届八旬的谢晋导演强烈创作欲望,恰恰就是这篇小说所饱含的“沧桑感”。改编一开始,谢导就明确提出要突出“最后一夜”的意境,充分反映原著的神韵。白先勇也提出,这是一部“抒情回忆剧”,要表现世事的苍茫,“美人迟暮”的苍凉。
小说一万多字,通过女主人公金兆丽的回忆展开叙事,以人物情绪的跳跃和流动来结构故事,信马由缰,十分挥洒;语言是口语化、性格化的;应该说,这为剧本改编提供了非常优秀的基础,同时也带来一些难题。其实,如果要改编的只是一部纯粹的话剧,这难题并不大,当代话剧现有的表现手段足以解决这一问题,哪怕是由一个演员在舞台上从头到尾独白也可以。这样的话剧照样可以非常精彩,而且能更充分地反映出原著的意蕴。可是难度在于,制作方搞这部戏的初衷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话剧,而是一部大制作的、载歌载舞的、有众多群众场面的、能在上千人的大剧院里演出的商业戏剧,事实上最后定位于“歌舞话剧”。怎样满足这样的制作要求而又不过分背离原著的貌和神,这才是最大的难题。客观地说,目前的演出虽然基本达到了制作方的要求,但离忠实再现原著精神还有不小的距离。尽管白先勇先生鼓励有加,但也提出了许多具体的意见和建议,这为全体主创人员加工提高这个戏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