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和我的碎片(三章)


□ 远 人

  远人
  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湖南长沙,十七岁发表处女作,有诗歌、小说、评论、散文等四百余件作品散见于《花城》《大家》《钟山》《山花》《芙蓉》《诗刊》《文艺报》《书屋》《博览群书》等海内外二十余家报刊杂志。出版有长篇小说《伤害》。现供职于湖南省作协。
  
  婴儿的眼睛
  
  公交车的车门打开后,一个抱婴儿的女人上了车。我正打算让座,坐我前面的乘客已经起身了。于是那个女人抱着婴儿坐在了我前面。
  每次坐公交车,都觉得特别无聊,但上下班又必须以公交车为交通工具。我每次在车上,有座位时就坐座位,没座位时就一声不吭地站着。这句话听来像是一句废话,但想想我们的生活中有多少话是由废话组成的呢,因此我有时会原谅我写出和说出的一些废话。至少对我而言,这些废话多少是在表达我生活的一种状态。就像我坐公交车这件事,它也就是我每天的生活状态之一。
  我望着窗外。这也是我无聊时的一种表达。窗外是什么呢?无非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景况。尽管窗外没有谁是我认识的,但我每天看着窗外,真不觉得那些人有什么不同,至于街道和建筑,更是和每一个城市千篇一律。这时我总会时不时感到些许的悲哀,因为我会从中没来由地感到自己的命运,就在这样一个没办法更改的地方日复一日地延续下去。这样的念头每次泛起,我感到的便是自己的生活其实是如此的平庸和倦怠。我更会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那时我多么年轻,那时我对生活是多么地充满渴望,可当生活的本身在我眼前展现出它的本来面目之时,我感到自己的心灵已在日甚一日地变得粗糙,对很多就在眼前发生的事也变得麻木不仁起来。
  窗外没什么好看的,我又转过头来。在转头时我也知道,车厢内更没什么好看的,但是奇怪,当我刚一转头,就感到两道目光正一眨不眨地望着我。我的眼光已经移过去了,我把目光又赶紧掉回。于是我看见了,看着我的目光是坐在我前面那个女人抱着的婴儿所望过来的眼光。于是我和那个婴儿的眼光撞在了一起。
  我的心忽然被什么狠击了一下。
  那双婴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在他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杂质,乌黑的眼珠清澈见底,像一汪深深的井水——这个譬喻不管多么庸俗,但除了这个譬喻,我无法找到一个比这更好的譬喻来形容我所面对的这双眼睛。我想,在我们的生活中,都有过这样的体验,最好不要和一个陌生人的眼睛对视,那样的话,会引起一些说不清,也没必要的麻烦。我自己就是这样,从来不去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睛,也不愿意让一个陌生人去看我的眼睛,那会引起我、相信也会引起对方一些生理上的不快。但这个婴儿的眼睛望着我时,我忽然有种被震动的感觉。于是我也看着他,我和他的眼睛对视在了一起。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刹那间在我心头掠过。它有喜悦、宁静、悲伤、怜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忽然会有悲伤和怜悯。或许,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童年,也想到了每个人的童年。在这个世界上,谁又没有过这样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呢?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的成长,随着生活对我们的刀削斧砍,我们慢慢学会了很多东西,接受了很多东西,可恰恰是这些学会和接受,却使我们失去了眼睛里的清澈,失去了对这个世界最初的惊讶和打量。我们的眼光越来越浑浊,越来越短浅,只看到了身边几尺以内的范围。可是这个婴儿的眼睛却仿佛有着穿透什么的能力,他看着我,一点也不胆怯,一点也不觉得他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而是在看一个恰好因为陌生而感觉新奇而想接近的对象。他好像真的就是如此——他看着我,他还不会说话,可他想说的却已经在眼睛里流露了出来,我看出了他想接近我。我觉得,如果他会说话,他一定会和我打个招呼,像和一个同类打招呼。真的,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同类吗?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应该在互相的凝视里找到一种共同的语言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