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路浮香


□ 敬一兵

  草味

  一说起草的气味,就相当于是从卑微、低贱、边缘化、不屑和漠视这些词汇开始的一段叙述。在春天,在城市,在人的心里,草的气味只是叙述的过场,是与我擦肩而过的背景点缀。叙述的起点和终点都与草无关。

  在盛夏的城市里,没有重量的草味始终被挤压和排斥。城市舞台上的气味主角,是沥青味,汽油味,胶臭味,各种化学气味,厨房里的油烟味和人身上的狐臭与汗味。它们在温度的唆使和鼓动中疯狂舞蹈,像顺坡倾泻而下的泥石流,用聚而不散,浓烈,呈现出沉淀趋势和令人眩晕压抑的重量,把人的生理和心理感官的门窗死死封住。就连肌肤上的毛孔,也成了这些气味的抽水机,不断把人体中的瓤和汁液掏空,剩下来的仅仅是跟路面一样滚烫的干瘪皮囊。突围或者从城市气味中逃逸,是盆地般的城市里每一个人的唯一选择。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才真正觉得,位于我居住的这座城市西南角的浣花公园,好像是为收留四下漂泊的草味,还有为我的突围而专门设立的驿站。

  一走进浣花公园,就像是走进了草味涌动的河流里。气味扑鼻而来的地方是河流流淌的存在形式。气味的强弱变化是河流波浪涌动的写照。某种草味始终在鼻腔里萦绕不散,应该就是遇到了河流的漩涡。杜甫草堂是浣花公园的中心,也是草味涌动的漩涡中心。难怪草堂二字总是给我留下即便不是草的天堂,也是草生长最密集的地方的印象。原来一浪接了一浪朝我涌来的各种各样的草味,就是从杜甫草堂向四周漫漶开来的。不管我这一路走得多么寂寞、悲哀、躁动或者黯然失色,这些草本的气味,始终都会浮游在我的身旁,仿佛清晨的浓雾不离不弃。随便我循着任何一种鼻子里闻到的草味,都会不知不觉走到草堂这个“桃花源”中来的。离草堂越近,草的气味就越浓郁,气味的性质和触摸我感官所引起的生理及心理反应,也会越来越清晰。狗尾巴草,打碗花,白车轴草和紫花酢浆草的气味虽然清淡,但是很有手感和质量,总是悄悄流淌在气味河流的底部。荷花,葎草,旱伞草,千蕨菜和水花生像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偶尔才能够在迎面扑来的风中,闻到一如闺房里传递出来的清香但不浓郁的味道,从狗尾巴草的气味上方飘过。蒲公英,蒿草,金心吊兰和海金沙这些草本植物的气味,带有油脂的元素成分,粘稠浓郁,虽然华丽但缺少了内敛的质地.所以时时都显示出类似宫廷才有的那种高贵霸道的气息,在气味的河流中疯狂翻腾,成了主角而占据着舞台的显赫位置。清淡的草味并没有让我觉得狗尾巴草,打碗花,白车轴草和紫花酢浆草柔弱不堪而嘲笑它们,或许,此时此刻的它们,正在漫长的漂泊途中,暂时停下疲惫的身子养精蓄锐。时时都显示出类似宫廷才有的那种高贵霸道气味的蒲公英,蒿草,金心吊兰和海金沙,我也并没有以为它们是在招摇和炫耀,或许,此时此刻的它们,正在准备着为下一次继续赶赴杜甫的约会而确定的一种姿势。

  浣花公园里流淌的草味,成了杜甫心中的气味“桃花源”。我想没有哪个人敢否认,正是由于浓郁的草味时刻都在浸润着他的心扉,而浸润他的心扉就是用柔软的情愫和淳朴的气息抚慰他灵感的那颗苗芽茁壮成长,才让他最终结出了许许多多灵光闪现的诗句果实。气味“桃花源”的存在方式不同,人进入其中的途径不同,自然而然就决定了意义的不同。浓郁的草味还在,那个滋润了心扉的杜甫却走了,走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昨天抚摸过杜甫的草味依然还在,就连草味飘逸的姿势和节奏感也没有被杜甫身后那把时间的剪刀修剪过。但是,草味的灵魂已经扇动着透明的翅膀,追随杜甫飞到了他的更为遥远的地平线上了。身边的草味,从流淌形成的线条到聚散构成的漩涡轮廓,留给我的都是回味的背影。环境在变化,气候在变化,人的体貌在变化,世界在变化,只有草的气味像散落在河流上波光粼粼的太阳光斑那样没有变化。草味就是浮动在空气中的涟漪。它们轻轻地从草地上舒卷而起,带着忧伤多于欢快的调子,在我的周围飘浮,构建出了一座精巧虚拟的气味博物馆。置身在浣花公园里就是置身在了这座草味的博物馆里。博物馆中收藏的草味不仅没有时间的期限和年代的划分,反而还会不断把流逝的岁月吸纳到博物馆里来,形成一面巨大的镜子。草味并不愿意把它们的精力过多地浪费在反射时间的神秘上面,它们更多地是在关注如何让我通过自己的外貌进入内心,再从内心折返回到过去我的身体成长的过程中去。熟悉的草味,轻易就把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我的儿时景象,搬运到了我的眼前来。儿时的我,喜欢把三支狗尾巴草编成麻花辫状,然后弯个圈打成结套在手指上当戒指,又送给身边的女娃娃,和女娃娃懵懵懂懂玩起私定终身的游戏。我还常常把海金沙柔韧的草茎常制作成草环戴在头上一边遮避太阳,一边在它高贵的气味熏陶下,手舞足蹈地想象自己变成了宫廷里的小天使-最让我感到刺激的是,我们几个顽童用燃烧蒿草所发出来的特殊气味,把别人熏得泪流满面而获得幸灾乐祸的快感。偶尔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会反反复复数白车轴草的叶子来预测自己的福气大小甚至未来……我从来没有像此刻置身在草味中这样清晰地发现,过去的我,完全就是现在的我的一个最准确的隐喻。是草味让我和昨天的自己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分享:
 
更多关于“一路浮香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