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路浮香


□ 敬一兵

  草味

  一说起草的气味,就相当于是从卑微、低贱、边缘化、不屑和漠视这些词汇开始的一段叙述。在春天,在城市,在人的心里,草的气味只是叙述的过场,是与我擦肩而过的背景点缀。叙述的起点和终点都与草无关。

  在盛夏的城市里,没有重量的草味始终被挤压和排斥。城市舞台上的气味主角,是沥青味,汽油味,胶臭味,各种化学气味,厨房里的油烟味和人身上的狐臭与汗味。它们在温度的唆使和鼓动中疯狂舞蹈,像顺坡倾泻而下的泥石流,用聚而不散,浓烈,呈现出沉淀趋势和令人眩晕压抑的重量,把人的生理和心理感官的门窗死死封住。就连肌肤上的毛孔,也成了这些气味的抽水机,不断把人体中的瓤和汁液掏空,剩下来的仅仅是跟路面一样滚烫的干瘪皮囊。突围或者从城市气味中逃逸,是盆地般的城市里每一个人的唯一选择。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才真正觉得,位于我居住的这座城市西南角的浣花公园,好像是为收留四下漂泊的草味,还有为我的突围而专门设立的驿站。

  一走进浣花公园,就像是走进了草味涌动的河流里。气味扑鼻而来的地方是河流流淌的存在形式。气味的强弱变化是河流波浪涌动的写照。某种草味始终在鼻腔里萦绕不散,应该就是遇到了河流的漩涡。杜甫草堂是浣花公园的中心,也是草味涌动的漩涡中心。难怪草堂二字总是给我留下即便不是草的天堂,也是草生长最密集的地方的印象。原来一浪接了一浪朝我涌来的各种各样的草味,就是从杜甫草堂向四周漫漶开来的。不管我这一路走得多么寂寞、悲哀、躁动或者黯然失色,这些草本的气味,始终都会浮游在我的身旁,仿佛清晨的浓雾不离不弃。随便我循着任何一种鼻子里闻到的草味,都会不知不觉走到草堂这个“桃花源”中来的。离草堂越近,草的气味就越浓郁,气味的性质和触摸我感官所引起的生理及心理反应,也会越来越清晰。狗尾巴草,打碗花,白车轴草和紫花酢浆草的气味虽然清淡,但是很有手感和质量,总是悄悄流淌在气味河流的底部。荷花,葎草,旱伞草,千蕨菜和水花生像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偶尔才能够在迎面扑来的风中,闻到一如闺房里传递出来的清香但不浓郁的味道,从狗尾巴草的气味上方飘过。蒲公英,蒿草,金心吊兰和海金沙这些草本植物的气味,带有油脂的元素成分,粘稠浓郁,虽然华丽但缺少了内敛的质地.所以时时都显示出类似宫廷才有的那种高贵霸道的气息,在气味的河流中疯狂翻腾,成了主角而占据着舞台的显赫位置。清淡的草味并没有让我觉得狗尾巴草,打碗花,白车轴草和紫花酢浆草柔弱不堪而嘲笑它们,或许,此时此刻的它们,正在漫长的漂泊途中,暂时停下疲惫的身子养精蓄锐。时时都显示出类似宫廷才有的那种高贵霸道气味的蒲公英,蒿草,金心吊兰和海金沙,我也并没有以为它们是在招摇和炫耀,或许,此时此刻的它们,正在准备着为下一次继续赶赴杜甫的约会而确定的一种姿势。

  浣花公园里流淌的草味,成了杜甫心中的气味“桃花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