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八天


□ 周建新

  第一天
  
  吴印光牵着小牛犊般的大狼狗,钻进矿洞。
  坑口方方地镶在山崖下,横竖加在一起不超过三四米,像打哈欠的老虎嘴。走进去,洞里的岩石犬牙交错,黑黢黢的像是被老虎吞掉。外面的阳光被洞口挤压成铜钱的小孔,可怜地泻进了那么一点点,除了两道小铁轨隐隐地闪着亮,光明在洞里格外吝啬。
  现在,还无须矿灯,吴印光睁大眼睛,迈着碎步,小心地行走在并不宽绰的巷道。可他知道,再走个百八十米,矿洞就会豁然开朗,开阔得超过北京的奥运鸟巢。这座矿叫钼矿,钼是地球上稀有的金属,银亮黏稠而又滑润,加入钢铁中,又坚又硬又软又韧,称作“钢铁味素”。吴印光对不懂的人解释钼时,拍着他的大狼狗,一副自豪的样子,好像狗就是他生活中的味素。
  矿洞里,大狼狗东闻闻西嗅嗅,忠实地为主人搜寻一切。
  自从有了这只纯种的德国黑背大狼狗,吴印光再也不需要贴身保镖了,保镖出手太黑,万一打死了人,是要偿命的,狗就不同了,哪条法律规定狗咬死了人犯法?虽说吴印光谁也不怕,可他也不希望闹出人命,开矿的忌讳血光之灾,可是,总有人惦着他睡在银行里的几千万,没有狼狗随身防范,不定哪天当了哪个无名鼠辈的肉票。
  当然,大狼狗除了会保护主人,还懂得追查偷钼精的贼。你想想,一吨的钼精矿最高价能卖到二十六七万,一饭盒能装十多公斤,一个矿工一天偷走一饭盒,至少能买个冰箱。若是矿工们天天蚂蚁搬家,把矿石上的钼精抠出去带走,他这个矿老板一天得丢掉多少钱啊。大狼狗的本事就是用鼻子把这些嗅出来,让矿工想偷矿也无处可藏。
  吴印光把这座矿承包到手的时候,矿基本上快要挖空了,只剩下个别的掌子头,还有些品位不很高、矿层又特薄的余脉。他之所以敢花大价钱把残矿弄到手,看中的不是那点余矿,而是那十来根顶天立地的大矿柱。
  矿柱是从前的富矿区留下来做支撑的,每根矿柱起码有六七十米高,直径至少有五六米。富矿采空了,矿柱就留下来,擎着上面的山体。当然,矿柱的本身也是富矿,富得不比采走的差。遗憾的是,吴印光和矿区签承包合同的时候,矿柱已经成了啃剩下的骨头,没有啥油水了,上一任承包者早已将每根矿柱一分为四。
  上一任承包者,比妖精还精,比发明炸药的诺贝尔还聪明,不知用啥法子,给矿柱打了十字花,定点爆破,像锯木头一样,愣是把一大根矿柱破成了四小根,让别人无法再打矿柱的主意。可是,除了矿柱,这个矿已经废了,吴印光敢承包,那就是坦率地告诉别人,以后谁也别耍小聪明了,他干脆把矿柱彻底吃光。
  头上的矿灯亮了好一段路,吴印光的眼前不再有犬牙交错的岩石,矿灯的光柱照射出去,像照在黑洞洞的宇宙,无边无际,矿灯除了照脚下的路,没有了别的用处。现在,吴印光已经站在了那个采空区,他对采空区熟悉得像自己的手掌,哪怕给他架直升机,也敢横冲直撞地飞,因为中间没有了矿柱子,空旷得自由自在。
  远远地传来“哗啦啦”的声音,那是矿工们在二级提装矿石,卷扬机牵着矿车顺着小铁道,把矿石运到矿外。用不了多久,矿里就要清空了,用不着矿管办督促,他就会自动闭坑。吴印光之所以老狗一样啃着骨头,因为矿柱的底端出了道精矿余脉,虽然很窄,窄得只有米八长寸八宽。可是,在废矿中出现精矿,已是奇迹。他要紧锣密鼓地把它采光,即便闭了坑,也不留啥遗憾了。
  “轰隆隆”的爆炸声骤然而起,吴印光知道,这大概是最后的爆破了,精矿的尾巴已经很浅了,马上就会连根拔起,不会再给他积累财富了。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次爆破咋会响得那么久?他还不知道,爆炸在采空区形成了共鸣,声音经久不息地回荡,爆炸之后的震颤仿佛是颠簸的列车,持续而有节律,不仅无法衰落,而且是越来越强。
  吴印光正在纳闷,大狼狗狂吠几声,咬着他的衣襟,扯着他向一旁跑去,一直跑进一个荒弃了的掌子头。没等他脚步落稳,地动山摇的晃动就追随而来,四面八方的挤压声一同灌进他的耳朵,比爆炸还要沉闷,还要震人心房。
  矿顶上的石头被晃酥了,冰雹一样往下落,大地在一瞬间倾覆了,吴印光像坐在小船上被风浪掀翻,无法站立。他猛然诞生出了一种绝望,完了,整座矿山落盘了,他马上就成了矿洞里的人肉馅。
  
  第二天
  
  吴印光太幸运了,幸运得令人难以置信,整座矿山都塌下来了,他却毫发未损。尽管他被落石卷起的尘土呛得几乎窒息,可现在毕竟尘埃落定了。这得感谢他的大狼狗,大狼狗敏锐地感觉到了大难的来临,扯他到掌子头躲过了一劫。落盘过后,他吓蒙了,蒙得不想醒来,他害怕摸到血肉模糊的自己,更害怕生命逃逸出他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的铃声唤醒了他,他掐了下自己的腿,感觉到了疼痛,也看到了矿灯照射下犬牙交错的岩石,这才相信自己大难未死。电话是老婆打来的,老婆告诉他,咱家的矿出事了,整座山都塌了,二十几个矿工埋在了里边。你快想办法呀。吴印光告诉老婆,他也埋在矿里了,赶快找人救他。老婆答应了他,没过几分钟又给他拨过电话,骂着他,净说狗屁鬼话,谁不知道矿洞里没有信号,能接手机,只能证明你在外面呢,怕承担责任,也不能撒这样的谎。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第八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