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景”与“山水”


□ 章 华

  在美术史中,西方“风景画”是一个在近代随着欧洲绘画的传入才逐渐开始在中日两国使用的概念,它很少受过质疑。“风景”和“山水”既是同义词,又是两个十分不同的概念,它们似乎恰到好处地揭示了中西绘画的差异。然而,这种不对等的处理也容易使人望文生义而造成理解上的偏颇。本文通过对“风景画”这一约定俗成的概念的历史考究,试图说明“风景画”也同许多别的舶来词一样,有它的功效,也有它同有的缺失,我们不能一概漠视。
  英文的"landscape”源自17世纪荷兰语的“landschap”,在德语中的对应词是“Landschaft”,而法文和意大利语则分别是“paysage”和"paesaggio”,它们的含义既可以是狭隘的“风景”,也可以是宏大广阔的“山水”或胸中之“丘壑”。因此,无论是中国的“山水画”还是西方的“风景画”,上述语言均以同一词语相称。这种直接对等的处理并没有造成西方人对中西这一类绘画在鉴别上的困难或混乱。一种是中国的水墨绘画,另一种是欧洲的美术传统,两者之间的异同不言自明。而在汉语里,西方同样表现自然风貌的绘画却并没有被对等地译为“西方山水画”,而是别出心裁地使用“风景画”一词,并专而用之。于是,在中西美术语汇里,“山水画”成了中国的专利,“风景画”必定是舶来品。这种不对等的处理既是人们认识中西绘画差异的方便路径,同时又成了理解上的障碍之一。因此,我们有必要对“风景画”这一概念的来源和历史演变做一番探究。
  
  一、两个概念的辨析
  
  根据最新《辞海》的定义,“风景”和“山水”两词基本上是同义词,都可以指有山有水的风光景色或描写自然景物的绘画。然而,读唐代张籍的《送李司空赴镇襄阳》诗“襄阳由来风景好,重舆江山做主人”,又读清代李渔的《比目鱼·肥遁》“一路行来,山青水绿,鸟语花香,真个好风景也”,再加上人们对“风景”一词的习惯使用和领会,我们很清楚,“风景”指的是大自然中某一地域的风光景色,而“山水”则涉指“恒常稳定的自然状态”。又基于中国上千年的绘画理论和实践,“山水”的意味要更为深远。中国传统的阴阳学说、孔夫子“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伦理观、老子“有无相生”的哲理,以及中国画提倡的“胸中丘壑”等理论,使“山水”的境界得以无限地延伸。所以“山水画”反映的不但是自然之景,更是精神性的东西,涵盖了中国文化的许多因素。相比较而言,“风景画”也就成了较为肤浅的眼中之物,仅仅是大自然中的一片风光景色在画布上的再现,只是略带了一些画家个人的主观情绪而已。如此说来,“风景画”和“山水画”的确差异很大,并不相类同。
  类似这种艺术评判观念,在西方绘画传入最初就已形成。从邹一桂的《小山画谱》开始,在赞叹“人物屋树”之逼真、色彩之“绝异”时,又总是要“客观”地指出西画写实功夫“笔法全无”,“不入画品”,故西洋画乃“匠艺之作”,“不但不必学,亦不能学,只可不学为愈”直到20世纪初我们才看到了关于西方“风景画”的较为积极的评述。萧石君在《西洋美术史纲要》中写道:荷兰画家“把风景画当作独立的部门,原因自然起于荷兰的风景特殊优美,值得画家注目。他们爱好自然,渐次理解自然界复杂的现象,比如水平线的意义,太空的青苍,云影的波荡,伴时间而生出来的光线变化,及空气远近法等,到了路易斯多尔,对于风景更能写出观者主观的情绪”。虽然作者主要还是强调其非凡的写实能力,但也看到了西洋画表达人的情感的能力。不过这还不足以改变国人对西画难以认同之初衷。吕徵在1933年版的《西洋美术史》中依然作了十分直白的批评:荷兰风景画“皆为写实的,而技巧极工,能将当地潮湿空气中之光线变化,曲曲画出。又画题之意味略病冷淡,文学的与传说的皆所不取,即当时因独立战争所牺牲之英雄亦曾不一为写照也”。在谈到古典主义画家洛伦(Claude Lorrain)时又评论道:洛伦“作意国式之风景画,以历史或神话人物为背景,配合自然,未免落古人之窠臼。惟其画中天光水色,常显一种诗的情趣,为其余作家所不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