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热爱话剧(外一篇)


□ 裘山山

   裘山山一九五八年生于杭州,一九七六年入伍,一九八三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部队教员,文学刊物编辑等。一九七八年起发表作品,主要是小说和散文。著有长篇小说《我在天堂等你》等三部,小说集《白罂粟》等五部,散文集《百分之百纯棉》等四部及长篇传记两部,电影剧本两部。作品曾获得过一些文学奖。现为成都军区《西南军事文学》主编。
  
  曾经写过一系列“热爱”的文章,如热爱游泳、热爱植物,就想写一篇《热爱话剧》。但迟迟动不了笔。算了算,迄今看过的话剧还不到二十部,能算热爱吗?可是,看过的电影怎么也上百部了,却从未起过心要写热爱电影。可见对话剧还是情有独钟的。
  那就说说我和话剧的缘分吧。
  我看第一部话剧,是在大学校园里,省人艺到我们学校演出,就在饭堂里搭台演的,是高行健的《绝对信号》。小剧场戏。剧情我早已忘了,只记得心情很激动,站在板凳上观看的,看完后还久久不愿离去。那些演员在拆卸道具,胆大一些的学生上前去和他们说话,我就跟着旁听,傻乎乎的反常,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么,只是觉得激动得无法回寝室去睡觉。
  那是八十年代初,文艺复苏,继而兴盛,大学里到处都是文学青年,文学社团。我也常常逃了课去参加文学活动。记得有个周末看到一个剧院在演话剧,马上就买票看。那话剧叫《血,总是热的》,工厂的戏。我也是看得很激动。其实那时的话剧政治味道很浓,说教多过艺术,但毕竟是舞台戏啊,让我很着迷。
  有时想想挺奇怪的,我很讨厌矫揉造作的东西,在大家眼里我也是个本色的人,写的作品历来老实巴交,不玩儿花样。可为什么会喜欢话剧那种拿腔拿调的说话方式呢?是不是缺什么补什么啊?或许,在歌剧,舞剧,话剧,戏曲这些舞台剧中,话剧与我最接近?我不善舞蹈,不能高歌,不会唱戏,但话还是会说的。再或许,喜欢什么事物跟喜欢什么人一样,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总之话剧与我心里的某个点契合了,它能燃起我的热情。话剧进入中国在一九○七年,我爱上话剧是一九八一年,它已经七十多岁了,但在我,还属于青春期的热爱。
  没想到不久之后,我就参加演出了话剧。
  大学毕业前,我们年级的同学准备排一场话剧来纪念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活,选了一个登在《十月》杂志上的剧本:《这里不远是圆明园》,写大学生生活的。学生导,学生演。
  “导演”在挑选演员时,竟然把我给挑上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的普通话标准。我连忙推辞,一想到要站在舞台上面对大众,我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虽然我喜欢话剧,但我喜欢的是看而不是演。我还记得我还跟导演说,如果是广播剧我肯定参加。我从来没在舞台上站过,连那种业余演出都没参加过。但导演说,实在找不出人了,你知道我们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是四川人,不是四和十不分,就是南和兰不分,或者飞和灰不分。虽然我们都是中文系的,都将成为语文老师,但生就的舌头很难改变。
  我推却不过,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我出演的是女二号,一个性格古板的没有男朋友的大龄女生,还是班长,名叫封虹。我就努力去揣摩一个所谓老姑娘的心态,自己设计一些语气和动作。开始上台时我总是犯傻,不是紧张得忘词,就是被别人逗笑。后来慢慢适应了,能跟上大家节奏了。那段时间我忙到走路都在跑,一方面要赶论文,跑图书馆查资料找老师,一方面还得排练。不过倒是充实了,再也没时间多愁善感了。
  排演到一半时,导演请来省人艺的著名演员高老师为我们作艺术指导。高老师看了我们的排练后,特意问导演,那个演封虹的同学叫什么名字?导演回答了。高老师说,她很不错,有表演潜力。
  我简直是,惊呆了,大家也都惊呆了。高老师接下来说,在戏剧表演上有两个系论,一个是斯坦尼斯拉夫体系的,主张体验;一个是布莱希特体系的,主张表现。这个同学属于后者。其他同学多为前者。虽然各有千秋,但我个人还是更欣赏布氏的表现型。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一个女同学每次排练都声泪俱下,排练完了久久不能平复。我当时还很羡慕她,心想她怎么说难过就难过,说掉泪就掉泪呢?真像个演员啊。我怎么就这么投入不进去呢。搞了半天我和她不属于一个家族啊。
  我竟然受到一个专业话剧演员的褒奖,满腔的喜悦无处表达,就给爹妈写信,大言不惭地在信上说:啊,一颗艺术新星在狮子山冉冉升起(我们学校所在地叫狮子山)……
  遗憾的是,这颗“新星”有个很大的缺陷,嗓门儿太小,用行话说,音域太窄。排练时这缺点还看不出,正式演出就不行了,无论我怎么努力,后排都听不见我的声音。那时又没什么好的音响设备,全靠自己喊,一喊就走样了。比如我演那老姑娘,断是不会喊着说话的。就因为这小细嗓子,葬送了我的艺术生涯。管你是斯氏还是布氏,先得有个好嗓子啊。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正式演出了一回。但悲惨的是,负责给我们拍照的同学,竟然没打开镜头盖,在那儿上蹿下跳咔嚓了一晚上,弄了一卷儿废品,一幅剧照都没留下。令所有演职员痛心疾首。于今当我回忆这段往事时,只有记忆,没有图像,几乎无法证明我曾经在舞台上演出过,无法证明我也曾经涉足过艺术领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