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余的时光


□ 许晓宇

●许晓宇

放蜂

我想起梁祝。两只蝴蝶

又将粱祝地飞过这个花期

长久盘桓在林间土堆上,土堆这边

蜂,一直想待在群花的心里

不要爱情婚姻只要结晶

粘稠的记忆不再是风轻云淡

它是抹到人嘴里的甜

最懂花的是蜂,最懂蜂的

不是花而是放蜂的人

那个喜欢低头干活的丑老男人

现在,正将今夏的花香

滤进塑料桶里递给我

傍晚时分,寂寞回到山林

帆布小屋亮了

蜜蜂要陪伴它们的主人

蜂箱将它们的歌声放大

无限幸福甘美的六月啊

蜻蜓雨

水过地皮湿,蜻蜓点水

我说我的记忆不够牢靠

我从来不想用扫把

捂住一只蜻蜓察看

打麦场上我只能说它们是一些红精灵

当它们云一样飘过

我就会取出黑雨布

我对那些制作标本的人也耿耿于怀

他们捕风捉影纠缠于事物的细枝末节

而我只喜欢传奇,生命的写意

当它们云一样飘过,我能清楚地认出

哪一个翅膀曾经受伤

岁的星星

黑夜我需要她的十指

连心的十指其中五指并拢

在看不见的黑里闪闪发光

扣在沉默而成的大门

生锈的铁环月一样忽闪

从昏睡的边缘惊醒

弄出辗转的回声

另外五指则母亲似的焦虑

双臂环绕,十指紧扣

抱走我旷世的孤独

五岁的星星一直失眠

眨着幽蓝的眼睛

面朝大海,它也不愿掉下来

雨丝

无数的雨丝它们要好好地抓住

旱伏的禾苗慢慢站起身来

行将枯萎的花朵渴望滋润地抚摸

无数的兰花指轻轻柔柔

生命的细线将生命拉回到开始的地方

远离死亡的身边

无数的雨丝我只抓住一根

用剩下的时间不倦地思想

它有多长,天就有多高

天有多高眼就有多远

无数的雨丝我只看中这一根

银色的长发

在黑夜里,旁逸斜出

仰视蚂蚁

一个孩子坐在地上想象远方,一个

蚂蚁要亲自丈量。它

在孩子画的圆圈里拼命突破

孩子便一下子长大了

当他开始衰老时世界恢复了无极限

而那个蚂蚁还在奔跑,细细算来

它的一生应该比一匹马走的远

因为谁也驾驭不了一个蚂蚁

——骑它或者将它拴住。除非被踩死

它将永不停步

没有人肯慢下来,俯看

蚂蚁和这个蹲在马路边上的人

没有,只有他一个人在地上仰视

多余的时光

像一些诗中所说的一样

时间啊是多么多余

夏天多余.太阳多余

一根接一根地.吸烟多余

合起来的长度多余

却够不到一个想象中的惊喜

我隔着如山的烟蒂如河的灰

翘等谁的大驾光临

我是用缩短生命的办法

缩短生命的焦虑

像那些等待燃烧的香烟

不断烧掉时间

和它自己

责任编辑/夏海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多余的时光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