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妖魔化”的李希光和他的新闻传播观


□ 荔 枝

正如本书尾篇的人物采访写的那样,在中国新闻传播界,李希光是个最有争议的人物。有意思的是,因声讨“美国人妖魔化中国”而声名远扬的他也已被国内同行“妖魔化”。至少前些天我和几位新闻圈的朋友聊天的时候,他们对他的态度就极富争议:一方面说他是墙头草,对内谈导向,对外谈自由;另一方面,他们则开始不满于北京新闻研究生班的课程安排,总想着去清华听李希光的课,因为他的课“好听”。
中国的媒体环境一直是国外舆论争论的焦点。随着我国舆论环境的改善,国际间交流的增加,这种争论也移师国内,其中当然以批评和指责为多,从《人民日报》到《新闻联播》,从《南方周末》到《北京青年报》,包括新华社在内,没有谁能在日益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处之泰然,新闻记者职业素养也受到有史以来最严厉的质疑:新闻的职责是什么,记者的职责是什么,媒体的职责是什么?
这些也是李希光反复谈论的核心话题。他反对将新闻记者称作传媒人才,对今天流行的“新闻策划”更是反感。他之所以有底气对国内媒体嬉笑怒骂激扬文字,与他在新华社多年从事对外报道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在国内,从事对外报道的记者和专营国内报道的记者在处理新闻上的角度和手法完全不同,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徐泓老师也对这一点表示认同。徐泓出身中新社,和李希光一样,也是从事多年对外新闻报道的老骥。多年对外经验令他们对新闻本质的认知远远超越了国内刻板的新闻理论和新华八股式新闻文体的限制。国际社会新闻传播的格局活生生地告诉他们:新闻的力量不仅在于记录事实,更在于为舆论设置议程。新闻这把双刃剑舞得好不好,不仅关系到国计民生,更关系到一个国家在世界上的权威和地位。
不论是对国际新闻话语权的掌控和对国际社会事务的议程设置能力,还是对身边百姓生活的观察与报道,从新华社到地方晚报,中国的媒体欲语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一贯态度很难令人满意。对中国的媒体环境持怀疑态度的绝非李希光一人,近年来各媒体从未间断的改版、换人,到国家政策市场化的倾斜,都缘于人们对现行媒体运营的不满和对未来的隐忧。
李希光之所以成为质疑新闻媒体的代表人物,一方面是因为他退离新闻一线转而从教,身份相对独立,言论也趋于客观,另一方面则缘于他选择了最公开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质疑。
基于对国际媒体环境,尤其是对英美媒体多年的研究和了解,李希光对媒体环境的探讨多以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英美媒体为蓝本。批判精神值得鼓励,却仍难与大势抗衡。李希光显然也很有自知之明,声称“我热爱新闻教育事业,我更热爱新闻事业!”的他终于走下新闻一线,以“记者型教授”的定位走进大学。未来的中国需要一批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具有崭新思维、崭新新闻理念和方法的新一代记者。李希光希望用自己的经验告诉学生:新闻不是另一个星球上的故事,它是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是为公众服务的。他相信自己可以为中国新闻界带出一批与世界接轨的优秀记者,相信自己学生能够实现他未能实现的中国记者梦,向全世界发出中国记者的最响亮的声音。
严格意义上讲,《畸变的媒体》是李希光的一本个人“言论集”:第一部分几乎都是他近几年在国内外各大公共场所的演讲稿和书序,第二部分是有他参与的访谈录摘选。虽然不是一本我们期望中系统而全面地探讨国内外媒体的专著,但就李希光本人对媒体,尤其是对国内媒体一直持有的批判态度来看,这本被冠名为“畸变的媒体”的杂文集还是国内少有的批判作品,不仅对正面临市场激变挑战的媒体中人有很大可读性,对于其他从事与媒体产业相关的行业的人来说,同样具有启迪意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2003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