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热河一梦


□ 何 申

何申 男,天津市人。著有长篇小说四部,中篇小说百余篇。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以及《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人民文学》奖。《乡村英雄》获《当代》文学奖。现居承德。

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与热河最初的结识,是缘于春日里的一个美梦。先前我不愿讲出来,因为那分明是又一黄粱美梦,容易招大家笑话。现在岁数大了,不在乎了。就讲。
那是1972年春上,我在塞外大山沟子里插队已历数载,已经“插”得满脑袋高粱花,一肚子葱蘸酱。忽然有了机会去“地区”开会,就似平民百姓进了紫禁城,惊讶兴奋得眼珠子都发直。承德地区行政公署的所在地是承德市,即原热河省的省会,一座不大的塞北老城。虽然那时避暑山庄和外八庙都破烂不堪,但毕竟是个有山有水的“大园子”与皇家庙宇。会是学“毛著”讲用会,伙食不错,大脸盆盛宽粉条炖猪肉,嘴巴终于解了馋。大会安排了午休,但一些积极的与会者还要用那点时间交流学习体会,可楼道乱哄哄的。我没啥说的了,就想找个肃静的地方一个人呆会儿。地区招待处与避暑山庄隔街相望,不足一箭之遥,抬腿便到。花五分钱买张门票,卖票的直劲打量我。大门旁边的宫墙有坍塌的豁口,可随便进出。
那时节,正值岸柳乍绿湖水清凌,理应是踏青春游佳日,但园内人影稀疏。我暗喜,就信马由缰地瞎逛,谁知就来到热河泉边(热河源头)。晌午的日头有些热,身上的冬装(山里早晚尚冷)厚,肚中又吃得贼饱,肉又偏咸,口就渴。拣湖边干净水捧了几下喝,然后就靠个土坎歇歇,不想眼皮一沉,就像在生产队干活时歇息,忽忽悠悠竟迷糊着了……恍惚之间,觉得有人唤我,随之就去了知青安置办公室。工作人员告之你被选调参加工作,单位是热河省政府下属的什么什么局什么什么科(名字长不好记)。我狂喜,喜极而泣。接着就去报到,分宿舍,买饭票,又写材料,搞对象,分房子,登记结婚,喜结良缘。然后就有洞房外鞭炮大响,还有炮屑砸在脸上,砸得生疼……不料就打个激灵惊醒了,原来竟是一梦,眼里喜泪尚存,脸上身上尽是土石渣。有人大喊:那小子你怎么在那睡觉,不要命了!
好家伙,哪里是娶媳妇放鞭炮,分明是一旁山边打防空洞正放炮呢!我紧忙狼狈逃去,心中却对那残梦恋恋不舍。后逛普宁寺(大佛寺)时,面对千手千眼大佛,我心中暗暗祷告,愿佛祖保佑我走出大山,日后能来这热河城里安家立命。不知是心诚则灵,还是命中有缘(其实是硬分配回来,当然我也愿意。1973年至1976年,我在河北大学读书),反正到了1976年初秋,当给大白菜地施肥弄得空气中有股子味时,我果然就落户承德市,成了热河老城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算起来,至今已近三十年了。这些年间,由于对那个美梦心存感激之情,我就常去避暑山庄,常见热河。由此,也就格外关心了有关“热河”一些话题,并认真探寻发生在她身上的往事和秘密,还试图做些粗浅的解读与说明。
首先是热河到底是哪一条河?是发源于避暑山庄内湖的一个地下热泉,流程只有短短的数百米,在一些大词典中被称为世界最短的那条河呢?还是流经热河城的一条叫武烈河的大河呢(武烈河在一些书里也称热河)?这一直是有争论的(需引经据典,不细讲了)。争论的结果又很明了,赢家是被更多世人所接受的那条最短的小河。我想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武烈河固然大,但大不过滦河(武烈河注入滦河)。而热河(泉)虽短,却“短”得没有其他河流能与之相比。俗话讲,物以稀为贵,水少贵如油。故此,小热河(泉)胜过大热河(武烈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小小热河,又大有名气。当初曾冠省名数十载,即热河省。至今游人来山庄,必寻热河之源(热河泉)拍照留念。对此,我就常想,一条小河,缘何有如此之大的魅力?
想那长江,劈山越岭,一泻千里,气势如虹。那黄河,夹泥挟沙,浩浩荡荡,接天连地。大凡有名气之河流,无不因其自身有独特而宏大之气魄以动人。然这热河呢?起身不过湖中一不冻之泉。说不冻又不能热气蒸腾,说泉源亦不见潜水急涌。再往后,这水就汇入湖中,经闸口流出,沿宫墙根钻小桥走小沟,蔫溜溜隐藏藏无声息地注入了武烈河,连个小小浪花也未飞溅起来……
但她就是有名,就是为人们所喜爱。那么,又爱在哪里?“热”在何方呢?
道理又简单,用热河老城里人人皆知的说法,那就是“热河化冰”,谐音即为“热河化兵”。冰,在热水里是要融化的,借用过来,就是说此地有化兵家大动干戈之灵气,这城下从来不动刀枪。于是就可言:热河城乃“不战之城”也。
果真如此吗?关于这一点说起来是十分有意思的。热河(省)北阻大漠东通关外西望边塞,本是京城北方的重要屏障,是理所当然的战略要地,历史上在这里发生的战争也委实不少。清代,乾隆皇帝曾御驾亲征,在围场一个叫乌兰布通的地方发起大战,剿灭了葛尔丹的叛乱。那一仗非常重要,由此去除了北方的重大隐患。到了近代,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有许多重大的战役就在这里发生的。如热河保卫战,苏联红军进军东北,解放军攻打隆化(董存瑞牺牲地),以及承德的“二次解放”(日军投降,我军进城,称一次解放。后国民党军队占领,我军再解放,称二次解放)等等,都是双方有重兵投入的大战。
分享:
 
摘自:当代 2006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