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州笔记


□ 孙方友

画 谜

一篮桃是一女人的绰号,女人姓篮,叫篮一桃,由于长得漂亮,人称一篮桃。外号一篮桃的女人是陈州城北大户人家白复然的三房,白家人都称她为“三娘”。白家在城里有两处宅院,白复然死前卖了一处,眼下只剩下三娘住的一处。三娘是西安人,信基督,住不惯乡间,自从她来到白家之后就一直住在城里,就像现在有钱人包二奶一样,事实上当初白复然买这座宅院时有很大成份是为看一篮桃的。
一篮桃一生不开怀,但非常喜欢孩子。十多年前,她在英国人办的育婴堂里抱了一个男孩儿,取名叫屏。屏虽然比白复然亲生儿子白光小十多岁,但由于白复然就白光一个儿子,所以屏就成了二少爷。白二少爷一直在城里上学,每年暑假或春节方回白楼住几天。白屏喜爱绘画,他的启蒙老师是教堂里的神甫萨洛特。通过萨洛特,白屏正准备出国深造,不想白复然被人杀害,由白光掌管了家业。白光的母亲是大太太,大太太一直不喜欢白三娘,原因是白三娘长得太好看,所以就产生了极其仇恨的嫉妒心,因而白光一掌握大权,就根据母亲的指示断了白三娘母子的给养。为此,篮一桃曾几度回城北老家,向白光母子提出抗议,怎奈府内上上下下都听白光母子的,最终也没取得胜利,万般无奈,只好悻悻地返回陈州。
白复然被人杀害的那一年,一篮桃才三十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为儿子能出国深造,她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卖掉旧宅;二是出嫁为别人妇。不想她把此心思向儿子一说,屏却不同意。当时的屏才十五岁,但已懂得不少世事。他对母亲说这两条路都不好,最好的一条是我不出国了,咱母子二人靠自己养活自己,明天我就上街给人画像。
第二天,白屏果真不食言,背着画夹上了街,在一个拐角处,先挂出自己画的素描,然后开始给人画像。白屏挂出的两张素描中,有一张是自己母亲的,由于画得漂亮,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可是,看画的虽然不少,但画像的人却寥寥无几,等了一个上午,也没一个人让他画像。白屏就觉得很泄气,心想这自食其力并不是一句话。
不想这时候,却有一个提出要买篮一桃的那张素描像。白屏抬眼看去,那人年近半百,长的样子非常丑陋。白屏第一感觉就觉得漂亮母亲的画像若落到这种人手中简直是对母亲的一种亵渎。但为了生存,白屏还是咬咬牙问他愿意掏多少钱。那人说愿掏三块大洋。白屏一想一块大洋已不是个小数目,就答应了他。不料正欲一手交钱一手交画之时,人群中突然走出一位穿着富贵的小姐。那小姐望着屏,说自己愿掏五块大洋买那张素描。白屏见有人愿多出两块大洋,自然愿意多卖钱。那丑男人一听有人与自己相争,便黑了脸问白屏说我们已经成交你为何变卦儿?还未等白屏说话,那阔小姐替白屏解围说:“这位先生,你如果真是想要这张画,可以加钱嘛!”那丑男人说:“那好吧,我出六块大洋!”不料他话刚落音,那阔小姐就叫上价:“我出十块!”丑男人像是被激怒了,放大了声音说:“我出十五!”那少女也加大了音量:“我出二十!”丑男人迟疑片刻,嘴巴张了几张,最后终于没喊出口,望了望那小姐,说了声:“让你吧!”言毕,扭脸挤出了人群。......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