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跟人(短篇小说)


□ 罗望子

  怪只怪夜头下了一场雨,又和小雅缠绵,徐清风软软的,醺醺的,有点晨昏颠倒。
  徐清风不曾迟到过。这倒不是他有多敬业。大学时代,徐清风喜欢中长跑,早起晚睡是习惯。结了婚,这些习惯渐有渐无,但早起没改,小雅也不希望他改。小雅喜欢睡懒觉,喜欢坐在床上伸懒腰,眯蒙着小眼睛,享用徐清风送上来的豆浆油条。
  “拽吧你,豆浆油条,你就想打发一个女王的早餐?”
  “不是你最欢喜的么,”徐清风说,“说吧,你要嘛,我给你弄。”
  “我嘛也不要,我就要你!”
  两人又滚作一团。醒来时小雅已走,徐清风也慌慌地出门。
  现在好了,同志们坐得端端正正,他就像个不保晚节的人,手脚没处放,瞅瞅自己的办公桌,就是不敢入座。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对桌的萧草草吟咏道。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斜对门的邓蓝天答毕,就切切笑起来,徐清风也跟着笑起来,放下皮包。
  “清风呵,一晌贪欢,那滋味有点像樱桃吧。”邓蓝天吐了一口烟。
  “下雨了,路滑,偷懒,没跑。”徐清风竭力推敲词句,比写报告还用功。
  “那你跑哪去了,”萧草草紧紧追问。问毕,两人又是一阵狂笑,一个抿着嘴,一个张开嘴。
  “妈的,给你们一笑,我咋成狼成狈了。”喝了口水,徐清风总算还过神。水是萧草草泡的。徐清风的办公室,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哪个来得早,哪个就给人泡水。茶杯上有玉兰油的香,当然是萧草草的了。
  “就是嘛,人家床上的事,管你草草嘛。”
  “蓝天你还是人么?你还说我,刚才不都是你在闹么。”说话间,他们又斗起来。
  “是你起的头。”
  “我起嘛头?我读诗。我崇拜徐清风哩。怎么着,气死你!”萧草草和邓蓝天斗着嘴,眼睛一直盯着徐清风,闪闪烁烁。
  进秘书室之前,徐清风在文化馆呆了好些年。徐清风写过戏,采集过民歌,写的长诗还上过《人民文学》。徐清风诗人的名气比秘书的名气大得多。做了秘书,徐清风渐渐被人遗忘。偶尔有人在饭桌上介绍他的诗人经历,说起他当年激扬文字,徐清风就低下头,不敢正视,要不他就开溜。他羞于启齿,也羞于承认是个诗人。说他是曾经的诗人,就等于在掌他的嘴。
  “算了清风,刚才和你说笑的,你可不要往心上去哦。”
  “妈的,又来了。蓝天,你就别再拿我开涮了。”
  “蓝天不是怕你徐局耿耿于怀么。”
  “越说越不像话了,”徐清风心中一动,“搞了半天,原来是你们俩在狼狈成那什么干呀。”徐清风故意把字儿念歪了。
  “那清风你说,”邓蓝天正色道,“什么人才可以大大咧咧迟到早退哩?”
  “迟到还分人?哪个没有个湿鞋的时候!阿森纳那么牛,不还是给人终结了四十九连胜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