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松与潘金莲(短篇小说)


□ 刘祖光

好个聪敏的女子!说起话来有理有据,滴水不漏,让人听了舒心畅意,恰如吃了人参果,好不快活。
我洗着脸,她就站在旁边看着我,从水影里,我看见她看我的目光,痴痴的,如同我有时偷看她时一样。水雾缭绕,丝丝幽香在空中漂浮,奇怪,水里怎么含着沁人心脾的暗香呢?
我慢慢地洗着,这是我洗脸洗的时间最长的一次,以前,我总是胡乱抹两把就是了。可就是这样,当我洗完时,金莲又笑了起来,指着我的脖子说:“叔叔真是有趣,和你哥一样,洗脸从不洗脖子后,弄得前面白,后面却黑得像锅底。”
我脸红了。这些小事我向来是不屑一顾的,可金莲一说,我感到了自己身上的肮脏。金莲连脖子都注意得到,那她的身子岂不是处处光洁。一定是的,她每日都洗澡,而哥哥在尘街上站一天回来,浑身脏得像泥猴,不知他如何钻得金莲被窝,抱着她软玉温香的身子。
“嫂嫂见笑了,武松是粗人,不似哥哥有嫂嫂这样的好女人收拾……”
“不怪兄弟,男人都是粗心大意,若身上总干干净净的,岂不像个女儿家,那样反遭人耻笑。”金莲笑着说,一边挽起袖子。我奇怪地看着,不知她要干什么。她站在我身后,轻轻将我的里衣往里压了压,温柔纤细的手指在我脖后滑过,女人身上的香味直直地往我鼻孔里钻。我明白她要做什么了,赶忙说:“武松自己洗好了,怎好……”
她不答话,轻轻一按,我便顺从地低下了头。她撩起水,轻轻地在我脖子上抚着,搓着,屋内一下子就静了,只听得水的响声,还有,两人彼此的“咚咚”心跳声。在她温柔的抚摸下,我鼻子突然一酸,泪珠便噙在眼里。想我武松自小就失去母亲,跟着哥哥在苦水里长大,何曾得到过女人这般爱抚。
我偷偷地拭去泪水,不想,还是被她发现了。她停了手,惊奇地问:“叔叔可有心事?若不把奴家当外人,不妨说与奴家听听。”
我歪着头,倔强地说:“没有!武松从未受此礼遇,今日嫂嫂之恩,武松没齿难忘!”
金莲充满爱怜地看着我,“叔叔说小孩子话了,奴家只不过帮叔叔洗了一下脖子,从未想要叔叔做何报答。奴家是心甘情愿,奴家愿意对叔叔好……”
说着,她满脸羞红地低下头。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扎进她的怀里,脸贴着她高高隆起的胸上。她似乎很慌乱,马上,慌乱没了,她抱住了我的腰,一手在我的头上抚着。“嫂嫂……”我泣不成声,“我……武松我打小就……跟着哥哥……从没哪个女人似嫂嫂这般……对武松好……”
她的身子似乎震了一下,僵直不动了。她喃喃地说:“原来……原来你是……不是……”
有女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呀!在金莲温热的怀里,我幸福得将要晕倒。她只是温柔地抚着我,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令我心里顿生出对生活的无限眷恋。我发现,有个温柔女人的存在,这个世界就变得如此美好。以前,我从没感觉到生活的趣味,我的生活里只有打杀,只有血腥。我也从没有感觉到自己只有一条生命,我的这条贱命任何时候死去我都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我对生命并不眷恋,所以我才能在厮杀中毫不畏惧,才能在景阳岗打死那只老虎。如果现在让我再去景阳岗,打死我都不会去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芙蓉》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芙蓉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