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松与潘金莲(短篇小说)


□ 刘祖光

一边吻着,她的手一边在我的衣服内穿梭,所到之处,皆引起我不尽的快乐与震颤,除了一个地方硬之外,我的身子软得像面条一样。我的手在她丰腴的背上抚着,女人的细皮嫩肉摸着是如此的有趣。她的一只小手从我怀里伸出来,抓着我的手往她的胸脯上放,我立刻碰到两团软软的小山,顷刻间,我的身子像着了火似的难以自持……
正当我抖抖地解她的扣子时,门“笃笃”地响了。我们不理,可敲门的人很有耐心,好像他知道屋里一定有人似的。不得已,我们松开了。金莲理理头发,我赶紧整好衣服,恍若隔世般,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刚才,我是和……嫂嫂……
我满肚的羞愧,若不是敲门者,刚才我险些铸成大错。尽管金莲一脸不悦地去开门,我心里却感到一丝幸运,甚至有点感激那个敲门者了。
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人。我抬头一望,刚刚平静的心又“咚咚”跳了起来。他就是我的哥哥,这个叫“三寸钉枯树皮”的矮小的丑陋男人,一脸阴沉地站在门前



我和金莲都惊呆了,旋即,金莲笑着问:“大郎,今日为何回来的如此早?炊饼这么好卖?”
我也随声附和,“哥哥今日生意好吗?我吩咐手下,让他们买炊饼的话一定去哥哥那里买,想来兄弟们听话,哥哥的生意做得这般快!”
哥哥不答话,一声不吭地把炊饼担子挑了进来。我和金莲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顿时忐忑不安起来,难道,他知道我和金莲刚才的事了?为何他脸色如此难看?
哥哥放下担子,又环顾了一下屋内,又看了看我们,眼神怪怪的。终于,他开口了,“兄弟,都这般时辰了,为何还在家中停歇?去得晚了,衙门不怪吗?”
我慌忙解释道:“我马上就走,近段时间阳谷县治安尚好,无甚大事,去得晚点,也无大碍。只是哥哥今日为何回来得这般早,脸上似乎又不甚快活,可是遇到什么不顺心事?”
金莲说话却不似我这般客气,她抱臂站在一边,冷冷地说:“有事快说,有屁快放,阴沉着脸回来,又不说什么缘故,难道是故意甩脸子给我看,还是给你兄弟看?”
哥哥看到金莲似乎动了怒,脸也不阴了,竟然马上赔笑道:“娘子休怪,我哪敢甩脸子给娘子看呀?”
“那就是甩给你兄弟看了。”金莲冷不丁地说,“是不是你兄弟在家里住了几日,吃了你饭,你觉得不快活了。”
“哪里哪里!娘子真是误会了!”哥哥慌忙摆手,又看着我,“兄弟你别听你嫂嫂胡乱猜疑,兄弟就是在哥哥这里住一辈子,哥哥也不嫌,况且兄弟每月的薪俸都交给嫂子打理,那些钱就是整日住阳谷县最好的客栈也使消不完,哥哥怎么会觉得吃亏呢,反是占了兄弟便宜。”
“哼,这还差不多,你的心总算还清亮着,没被猪油蒙了心。”金莲说。



我站在哥哥一边说话了,“嫂嫂言重了,我和哥哥是手足兄弟,他怎么会嫌我呢。可能哥哥今日遇上了烦心事,嫂嫂不妨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哥哥消解烦恼呢!”
哥哥叹口气,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他今日去卖炊饼,发现街上新开了一家炊饼店,一个炊饼只买三文钱,比他的要便宜一文,人们都去买三文钱的炊饼,他的四文钱的炊饼只卖出几个,就无人问津了。
“原来为这!”金莲嗤笑道,“别人炊饼三文钱一个,你的却卖四文,就是傻子他也知道买三文的,你的炊饼又不是天上龙肉,人家何苦多花一文买你的。”
“娘子怎么净帮着外人!”哥哥不高兴地说,“阳谷县的炊饼从来就是四文钱一个,这个行情十多年都没变过,忽然就便宜一文,这不明显地挤兑我吗?”
“人家是新开张,东西自然便宜一点,如若和你一般贵,生意还怎么做下去?这是做生意的手段,你一个小摊贩如何晓得其中的妙处。想我当年在张大户家,他们家有十几家店铺,各种生意都有……”说到这儿,金莲忽地又不说了,停了一下,又说:“你呀,是想多了,人家是大铺面,怎么会和你这小摊贩一般见识。再说了,他们就是真的挤兑你,你把炊饼价格也降到三文不就结了。”
我赞同地点点头。对于经商之道,她显然比我们兄弟俩都精明。
哥哥嘟囔着一降价就赚得少了。看着他,我不由得心生悲凉。我忽然发现他现在变得势利多了,全然不像以前那样忠厚老实,乐善好施了。金莲看着他,厌恶似的摇摇头说:“你是真不开眼呀!以前你受欺负的时候,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今日这么气冲冲的,莫非有事有求于你兄弟?”
分享:
 
摘自:芙蓉 200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