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兰巴塔的声音(外一篇)


□ 铒达(蒙古族)

  ◎铒达(蒙古族)

  太阳在魔鬼城头露出了半张脸,乌尔禾顿时出现了一半是光明,另一半是阴影的奇妙晨景。

  再稍早一点太阳还在爬山的时候,狗叫声、鸡鸣声、赶牛声此起彼伏也很悦耳,但是太阳一露脸,这些嘈杂的声音很快就会消失。透过白杨树枝的缝隙会看见阳光下的尘埃,好像是这些尘埃填满了所有的空间,让那些声音沉默了。

  原以为,那些狗叫声、鸡鸣声、赶牛声就此退出了江湖,但这是一种误导,狗会在你的面前叫唤,你听不见;鸡就在不远的鸡舍上昂着头,但是你什么也没有听见;赶牛人从你身边走过,抡着他的鞭子,你只看见了鞭子划过空气的奇景,就是听不见一点声音。

  声音被无数尘埃吞噬了,屋子里、院子里、地里、整个乌尔禾盆地里满满当当的尘埃。想说话时尘埃卡住了脖子,别说是说话,就连呼吸都很困难。

  乌尔禾西头有一绿色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手里拿着刷牙缸子走到菜地边,跨步站在一个小渠沟上。他喝了一口水扬起了头,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了,此时牛圈那头,母亲正在挤奶,他就喊噢吧嗒——填吧嗒,然后把缸子放在前面的墙上,跑去拾柴了。母亲烧完奶茶去拉他吃早饭。他喝了一口奶茶顿时出了一头汗,母亲指了指烤馍馍,意思是让他多吃一点。噢吧嗒——噢吧嗒,他一边吃着馍馍,一边笑盈盈地看着母亲。

  他叫乌兰巴塔,在乌尔禾镇的一个小区做绿化工作,这是他的早晨。吃完早饭,乌兰巴塔来到自行车跟前仔细地观察了几遍,然后很熟练地跳上车。噢吧嗒——噢吧嗒,摆一摆手。咔嚓——咔嚓——咔嚓——自行车喊着有节奏的声音出发了。

  乌尔禾是一口大锅,锅里早就已经填满了尘埃,声音敲不出,声音也传不出去,所有的声音都会像尘埃一样落到锅底。

  乌兰巴塔出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名字译意是“永固的红色”,父母本来是想让他长大后变成无坚不摧的革命斗士。

  一个生命活着要面对多少种危险,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呀。还没有来得及记住世界上千奇百怪的声音,乌兰巴塔就被一次危险夺走了声音。医院说这是一次意外,就这样,几针红霉素把一个健康聪明的孩子变成了听不见声音的聋子。

  乌兰巴塔刚学会叫妈妈,刚开始对声音有了一点感觉时,声音被尘埃带着落地了。

  乌兰巴塔听不见母亲的呼喊了,他叫妈妈的声音也渐渐走样了,只有哭声还是那样地惨烈清晰,分辨出绝望和伤感,可是最后乌兰巴塔的哭声也跟着尘埃落地了。会说的几句话后来都渐渐被遗忘了,剩下的也只是几声吧嗒——吧嗒,这是乌兰巴塔唯一的声音了。

  乌兰巴塔在无声的乌尔禾盆地里成长着,乌兰巴塔变成了哑巴巴塔。

  乌兰巴塔上山砍柴,去地里浇水,到艾里克割草,乌兰巴塔成长着。他自学了几个字,有蒙古文,还有汉文,每当别人看不懂他比划的手语时,他就会拿出小铅笔,找一个能写字的东西,在上面一笔一画地写出几个字。如果别人还是看不懂,他就开始不说话,彻底进入自己的无声世界,让周围也变成寂静。他要么低头看着脚尖,要么抬头望着太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