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证,就要证得准,证得实


□ 钱里月

《荻岛静夫日记》手稿的收藏者把手稿的发现视为“一个十分重要且十分重大的事件”,因为这是一批“千金难求,旷世难得”的“真品”,“是当年日军侵华血腥罪行的铁证”(《寻找荻岛静夫》,1—2页);译者亦强调日记作为史料的珍贵:“他(指日记主人荻岛静夫——钱里月注)无心记载历史,却以一名下级军人的视野记录了许多历史的细节。将其日记与‘正史’通观,其中所记多有‘正史’所未言及者,至少可补‘正史’之不足,故弥足珍贵。”(231页)“读了这些文字,……你就向真实的历史迈进一大步了”(《译后记》,232页);而“编后的话”则更是强调“这些‘原生态’的图与文”所具有的“日军侵华血腥的铁证”(236页)价值。这些都是很好的话。所谓“真品”、“真实的历史”、“原生态”,强调的无非是历史原汁原味的“真”而已,故可以为“证”,且为不易的“铁证”。
我相信,任何一位购买《荻岛静夫日记》的人都不会怀疑这种作为“铁证”的价值,笔者也因这种价值而为自己能在早些时候购得该书而感到高兴。那以日记原文纸面为装帧的发黄的封面,每一页的周边留下的铅色复印边框的装饰,以及一百四十幅照片——据说原影集里有二百零八幅照片(236页)——都无不在提醒读者,你是在读一本始作于六十八年前而止于六十六年前的旧日本军士兵的日记,可从中感知到出版者所下的一番功夫。所以,至少从视觉效果上来看,《荻岛静夫日记》会让你有那么种历史的感觉。
然而,包装所带来的“历史感”和作为事实的文字内容,是不尽相同的。
首先,必须要确认读者所阅读的不是荻岛静夫日记的日文手稿原文,而是由日文手稿翻译而成的中译本。如果说“原生态”的话,当是指手稿原件,而由手稿翻译过来的中译本,只能算作“亚生态”。倘出示历史的铁证,那么也只能是作为文物的原件。据收藏者所言,日记原件由七册日记本和一册影集构成。现中文版所提供的信息是自昭和十二(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三日至昭和十四(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七日的日记,是否手稿的全部,不详,但这是目前通过中译本所能看到的此间荻岛静夫“阵中日志”(手稿原件语,参看封面)的全部内容。
其次,这并不意味着中译本不重要,而是恰恰相反。在看不到手稿原件或即使看到原件而因不懂日文无法阅读的情况下,《荻岛静夫日记》的中译本,事实上就是绝大多数中国读者接近荻岛静夫日记“真品”以及其中所记录史实的唯一途径。如果说,荻岛静夫以手记留下了一段历史的“原生态”,且可为今日的“铁证”,那么,对于中国读者来说,中译本也就在客观上自然承担着“证”的一翼,是否能证得准,证得实,就全靠译文的忠实与准确了。
然而第三,也就是本文所要着重指出的问题,恰恰是译文的质量令人非常担心。
对译文的忠实与准确产生怀疑,最初是来自一些细小然而却又是显而易见的错误。如昭和十二(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日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