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滕文骥:我为歌狂


□ 李 彦

滕文骥:我为歌狂图片1
在他一生中,如果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没能学成音乐,没能做音乐的事。2005年,在他花甲之年,又拍出了一部音乐片《日出日落》。当他即将携带该片赴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参赛的前夕,谈起该片时滔滔不绝,哼唱起西北民间小调时声情并茂,愈发显露出长存于心中的我为歌狂的澎湃激情

影片里有我对人生的态度

记:您是怎么想起拍这部反映陕北民间艺人生存状态的影片的?
滕:最早拍这个片子的动机是七八年前就有的。七八年前,有一次我和我的摄影师从三边走过来,经过一片沙漠后,忽然看到一个山坡上长着一片向日葵,中间有一座黑房子,摄影师就说我们以后拿这样一个地方做环境,讲在这里发生的故事。
记:您的好几部影片都是表现西北的,《日出日落》又是一部。为什么?
滕:我有一种强烈的西北情结。自从拍了《黄河谣》以后,我们每年都去西北,有的时候是去拍戏,没戏的时候我们就去采风、拍照片。我一直关注西北,每年都看到那边的人的生活在不断变化。16年前我拍《黄河谣》的时候,那还是一条街两个楼,一个警察把两头,一个非常穷的地方,晚上六七点钟鬼都找不到,只有一个地方还亮着灯,就是打长途电话的地方。那时候长途电话还是摇的,广播线和电话线是一条线,有重要广播时就不能打电话。现在那个地方有四五星级宾馆和排场的歌厅,加油站修得跟皇宫一样,桑拿浴、歌厅、名牌店……反正城市里有的那全都有了,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民情也全变了。原来我们去那里,不管认识不认识,虽然只是路过,但遇到人家里有结婚的喜事,他一定把你拉去,让你吃饭,跟你一块喝酒,因为那里地广人稀。现在不是这样了,现在从村里过都要跟你收钱。这,就是十几年的变化。
记:影片的名字为什么叫“日出日落”?
滕:本来片名叫“向日葵”,影片里的那些向日葵都是我们种的,像地里的、道路两旁的、栅栏旁的,还有门口边上的。本来我们打算开机的时候正是向日葵长得旺的时候。后来傅彪一病,开机时间一晚,向日葵都耷拉下来了。后来张杨的《向日葵》先开机了,人家先叫出去了,我就改成《日出日落》,“日出日落”无非就是反映现实生活的一个常态。
记:影片里巍子演的那个戏班班主原来定的是傅彪,傅彪的风格跟巍子截然不同,最初选择傅彪是要这个角色带点喜剧性吗?
滕:不是喜剧。假如是傅彪,那这个角色是按丑角走的,原来的行当搭配是傅彪、刘烨和孙逸飞。傅彪是去年6月签的合同,服装都做好了,也下生活了,跟着盲人艺术家学了说唱,这个过程全经过了,等到我们8月份要走的时候,他不行了。我确实知道他病的时候是在去年的华表奖,在那之前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因为我一直跟着他在医院里泡,大夫瞒着他也瞒着我。一直到华表奖那一天,冯小刚把我拉住说你们俩还谈戏呢,你赶快找人吧。
滕文骥:我为歌狂图片2
到这个时候再找人,第一人选就是巍子。巍子对西北太熟了,他原来就是宁夏话剧团的演员,又跟我拍过三部西北的戏《黄河谣》《香香闹油坊》和《征服者》,所以他不用深入生活,他的底子就够了。再有,宁夏话剧团本身就有点大篷车话剧团的感觉,所以他拿起弦子就能弹,拿起二胡就能拉,他根本不用去学,这是最现成的人了。
记孙逸飞跟您拍过几部戏,您.对她做个评价吧。
滕:现在年轻演员很多,她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别的女孩泡吧,去迪厅,闹啊,这孩子很文静,特别用功。她悟性特别好,表演一部比一部好。现在年轻演员用功的比较少,他们就想出名,想一夜成名,还没成名的就拍裸照什么的。咱们媒体也跟着哄,也特别爱炒这东西。我觉得香港、台湾可能是这样,美国都不是这样。中国是一个大国,作为一个大国的人来讲,不应该是这样,这让人很惭愧,搞得太像原来的香港了。
记:影片里邵兵抢了巍子所爱的女人,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互相仇恨,但影片反映出来的是他们对对方都很包容。为什么这么处理?
滕这就是说在一个班子里,说书这玩意儿和班子的生存胜过一切。另外,我自己到今天这个年纪有我对人生的看法,我觉得一切到最后可能都会过去,但是你最后留下的东西还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这里面有我自己对人生对事业对生活的一个态度。

夕阳落下带走的不单单是落后愚昧的东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