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词”格与“像”格


□ 李显杰


与一般“语言”辞格比较。电影修辞格建立在机器一电子机械基础上的“空间化”分布(多样元素并置)——直观动态“画面”,与“时空”上的“任意组合”——蒙太奇时空的建构特征,使电影修辞格具有非同寻常的修辞取向,与一般语言修辞格形成了较大差异。
因此,在修辞特点的概括上,电影修辞格的划分,将不止于一般(文字或文学语言)修辞学的词语层面上的辞格划分,而具有多层次的时空层面和范围。
如果说严格意义上的语言学(口头语、文字书面语言)是建立在“语词”系统上的话,那么也影影像并不具有这种“词汇”性 (或者说只有很弱的词汇性),因为影像并不是联想式的指称,而是呈现性的感知。就此而言,克拉考尔的“电影本性”在于其对“物质现实的复原”,巴赞的“摄影影像本体论”,对电影修辞来讲都仍然具有积极意义,尽管影像已经不是物象本身。
但如果从广义的“语言”(人类全部文化符号角度),即从符号学的角度而言,则不但人类口头和文字语言具有词汇性,影像,图像,标记甚至服饰,身体姿态都可以是具有某种表意性的“词汇”,只不过它们的“词汇”具有更特殊的形式和方法而已。为了区别两者我们把前者称之为“语言”辞格,把电影的辞格称之为“影像”辞格,将整体意义上的修辞格称之为“话语”辞格,即上文中从整体修辞学角度所谈的“作为一种特定的表意模式”的修辞手段或手法的整体概括。
笔者在这里所提出的电影修辞格概念及使用的名称,有一些虽然在形式上与一般语言学术语似无区别,如电影的隐喻、重复等,但其具体内涵及运作方式却与一般语言辞格有所不同,是只“适用于电影”的。而有一些辞格的命名,我们有意识地突出或者说借用了电影技术手段的特征,如特写、叠印、变格、碎切等,为的是把电影修辞格的特色与一般语言辞格的规范更明显地区别开来。但其意义却并非单纯技术意义上的含义。
就意义的表述与生成、扩展与限制来看,影像的视觉修辞与文字修辞的取向是相反的。
作为影像表意讲,一方面,影像修辞不是去“添加修饰”(在原有“词汇”组合的基础上去加工美化)而是要做“减少”和“框定”(包括选择,定位和必要的省略等)工作。因为影像的构成对象是现实外部事物本身(“物象”),现实物象本身并不是具有“固定”含义的“词汇”,而是多义的或者说是无意义的。只有通过影像的摄取和呈现,也就是说在影像画面的框定中,才使得现实的物象纳入了电影表意的“文本”环境中,成为具有某种“言说”性(含义)的“影像”。但影像这种最初的修辞性框定,虽然赋予了影像具有某种表意性,但这时的传达和呈现的影像还只能说是最基础层面的修辞建构,它的主要功能是提供出一种与现实物象相比较基础上的可以识别的“影像现实”乃至建立在现实事件的因果关系背景上的“故事世界”。因此,我认为似应把电影表意的基本层面分为两个既相互联系又相互有别的层面:“叙事性表意”与“意向性修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