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槐花飘香(散文)


□ 杨子锦

我的家乡在徂徕山前,是一个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庄。这里没有伟岸的松柏,也没有依依的杨柳,多的只是粗糙、苍劲的洋槐树。萦绕在我的记忆中的,也只有那默默飘香的洋槐花。

几场春风春雨过后,整个山村悄悄地绿了起来。站在高处一看,家家户户都被笼罩在一片深浅不同的绿中。这时,槐树也长出了翡翠般椭圆形的叶子。不久,就可以看到躲在叶子中间的一串串、一嘟嘟的槐花了。像晶莹的珍珠,像明净的碧玉,像粉素的蝴蝶。很快地,珍珠放出了光彩,碧玉吐出了银辉,蝴蝶张开了翅膀。那绿绿的叶子,仿佛成了一种美丽的点缀,悄悄地藏了起来,整个山村都被融化在一片乳白色的海洋中,到处飘荡着洋槐花浓郁的香味。抓一把泥土也能闻到甜丝丝、醇浓浓的槐花香。每当这时,我就和邻居的槐花姐到村东头那片槐树林里去捋槐花。槐花姐最会爬树,“吱溜”几下就到了树顶,从白白的槐花丛中,探出笑嘻嘻的脸儿。

“接着。”槐花姐扔下一大枝带着露、飘着香、含苞待放的洋槐花。捋下一把塞进嘴里,一股清凉、一丝甘甜,几分馨香,沁满心扉。那滋味儿,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也比不了的。

槐花姐比我大几岁,可是上学晚,和我在一个班。每天上学还要带着三、四岁的弟弟,像个大尾巴。她学习好,又聪明,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她,我俩更是形影不离。槐花开了一茬又一茬,我们也长了一岁又一岁,开满槐花的山路像一首绵延的歌,我们的小学生活也在这歌声中唱完了。背着大书包,背着洋槐花和煎的饼子我们要走出大山,到山外去上学了,可是,槐花姐却不能和我们一起,踏出那条会唱歌的山路了。

那天,我送槐花姐走出校门。我们走啊、走啊,一直走到那片槐花树林里。槐花落了,像下了一层厚厚的雪,踏在上面软乎乎的,发出一阵“索索”声。槐花姐把那支一直舍不得用的、银色的钢笔放在我手里,带着哭音说“你回去吧,好好读书。”说完,便向槐林外面走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下来,回过头,深情地望着我们那掩映在槐林中的学校,几颗泪珠“扑簌簌”地滚落到干枯的花瓣上,此时的槐花香里,增添了几分苦涩的味道。

流年似水,几年的时光荏苒而过,我记着槐花姐“好好读书”的话语,珍藏着那支银色的钢笔。几年之中,家乡也像外面的世界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的校舍,变成了一幢幢楼房。每当我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听课的时候,我的眼前总会闪现出那片密密的槐林,和槐花姐挂满泪花的脸蛋。早在三年前,她就走到山外,像许许多多的打工姑娘一样,在外面的精彩世界中挣扎、拼搏。

又是槐花飘香的时候了。清晨,我一个人来到槐林。阳光嫩嫩的金黄色,舔着槐树墨绿的叶子,划过树隙洒落下来,被风摇曳成许多斑驳的图案。几只金黄色的蜜蜂,飞来飞去,透明的,薄薄的双翼,震动着一个无声的境界。默数着地上参差的倩影,我沉浸在往事的追忆中,油然生起几分感伤之情。

“姐姐,你想吃槐花?”清脆的童声打断我的追思,一个光脑壳的男孩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大大的花书包斜背在肩上。我点头,又揺头。男孩子却已经甩掉漂亮的棕色皮鞋,搂着深褐色枝干,爬到了树顶,白花花的槐花丛中,探出一张红扑扑的脸儿。

“姐姐,接着。”男孩儿在树上喊。

一大把洁白的槐花,落在我怀中,全是刚刚绽开的,带着明净的露水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望着他笑咪咪的脸蛋,我摘下几朵放进嘴里。还是那种清凉、那种甘甜、那种馨香。

“姐姐,甜不?”男孩从树上跳下来问。

“甜,真甜。”我说着,拉着男孩儿的手向学校走去。望着那闪现在乳白色槐花丛中红彤彤的校舍,我禁不住笑了。

家乡的洋槐花哟,那飘香的花……

(作者系山东省泰安第一中学 2010级学生)

责任编辑/苏敏

苏敏点评:本篇散文用优美的笔触叙说槐花飘香的记忆,澄澈纯净中营造出淡雅、疏朗的意境。作者构思精巧,语言典雅、精致,文本末端姐弟轻快、明朗的对话,将往事追忆中关于“槐花姐”的淡淡苦涩槐香冲散,充盈了文章节奏的起伏变化,不管是回忆中的那抹感伤追忆还是清脆童声的现实引领,都能很好地围绕“槐花飘香”这一主线,保持意境的自然完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槐花飘香(散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