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屈服——陈企霞事件始末


□ 李洁非

  拘禁
  
  1955年8月19日,一个星期五。虽然是工作日,那天陈企霞全家却都在家。孩子们正放着暑假。夫人郑重在家是因为小女儿陈幼京尚未满月,她正在休产假。至于陈企霞本人,连日来一直不停地开会,这天刚好是个空隙,可以喘口气,他给自己的安排,是洗一个澡。
  下午,他关上卫生间的门,在里面洗澡。就在这时,家中闯进来一个人。所谓“闯”,并非指来人破门而入。事实上,他是敲门后,由家人开门,然后进来的。不过,他来势不善,让陈家普遍感到不安和紧张。从这种突如其来的意义上说,他像是“闯”进来的。
  来人是康濯。他的小说《我的两家房东》曾得到茅盾好评,目为解放区小说成就的代表之一。他原来是丁玲领导的文讲所的副秘书长,不久前刚刚进入中国作协“肃反”领导小组。这个小组一共五名成员,分别是刘白羽(作协党组副书记)、严文井(作协秘书长)、张僖(作协副秘书长)、阮章竞(作协机关党总支书记),以及康濯,组长刘白羽。在接连发生高饶、潘汉年、胡风三大案件之后,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展开斗争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由此开始了“肃反”运动。
  康濯登门,本来谈不上什么异常之处。他和陈企霞是老同事,过去经常来谈工作或聊天。但是,今天他却带来无形的寒意。陈家孩子们当时正在听收音机,学唱一首歌唱中蒙友谊的《北京——乌兰巴托》。康濯进来后,孩子们被他的严肃所震慑,关了收音机,纷纷躲避到隔壁房间里。郑重上前搭讪,对方态度冷淡。她提高声音,告诉正在洗澡的陈企霞:康濯来了!不明就里的陈企霞,如往常一样随口答道:“你请他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过一会儿,陈企霞从卫生间出来。他脚踩拖鞋,身上穿着睡衣睡裤。“我去换下衣服。”他对康濯说。尽管很熟,这样相见也并不合适。可康濯却拦住他,说不用了,请他到门外说几句话,意思是事情很简单,不用多耽搁。我们不知道陈企霞有无多想。那个时候,工作上许多事情虽然未必有什么值得保密的,但也讲究内外有别。所以,我们的主人公也就穿着拖鞋和睡衣,随康濯出去,并且把门关上。他的妻子和孩子们无论如何料不到,他这一出去,就不能再回来了。
  一会儿,门外响起主人公激动的喊声:“你们这样做是完全错误的,我要向中央控告你们……”奇怪的是,声音由大变小、由强变弱,显然正在远去。当它消逝不见之后,又过了一会儿,再次响起敲门声。郑重打开门,康濯一个人站在那里。他走进来,把郑重拉到一边,嘀咕了几句,孩子们看见母亲的脸刷地一下变白了。
  然后,郑重去给丈夫取衣服(他还穿着睡衣),康濯则开始搜查陈企霞的抽屉。他手上有一把钥匙,那原来是属于桌子主人的。康濯走后,郑重对孩子们说,他们的父亲被“隔离审查”了。“是组织上的决定,我是共产党员,只能服从。”
  陈企霞本人见到的,却是一张逮捕证,由公安部长罗瑞卿亲自签发。后来他对家人回忆说,那天他被带下楼,刚下到楼梯拐角处,又见到两个人,早等在那里。一个他认识,是作协副秘书长、“肃反”小组成员张僖,另一个是陌生人。这个陌生人出示了逮捕证,并且要他签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