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文化英雄”的思索:石鲁的启示


□ 范建华

当代具有旗帜性的艺术家中,很少有像石鲁那样,人们对他的赞赏与质疑如此对立并且始终相随。一方面认为石鲁是一个有着鲜明艺术气质且勇于探索的优秀艺术家,有理论,有实践,他把黄土高原与人物相结合,开一代画风,确立了长安画派的地位,成就为世人公认;一方面又认为他是理论膨胀者,将“艺术激情”放大,一任“人骂我野我更野”,“人笑我黑不太黑”。
我认为,对于石鲁,既要看到他的理论所蕴涵的开拓性,正视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也要看到他对“激情”的理解流于浅显而误导大众的一面。
现代人物入山水如何相融如何协调几无范本。石鲁的画,每一幅的手法都不相同,纯粹是他对时代生活的激情、个人的审美感受、超乎寻常的领悟力及应景适时写生的结果。《转战陕北》所表现的“气”是一般的“遵命文艺”所难达到的。他曾说要把山水当作人来画:有的是高大的,有的是坚强的,有的是优美的……“要把古代的方法视为我们今天的借鉴,而重新塑造我们各个地方的山水,创造各个地方的流派,如果照这样做去,什么皴法呀,点法呀,染法呀各种方法就会层出不穷”(石果编《石鲁画论》)。他的线条、苔点、构图迥异于古人,意义并不单纯局限在因描绘黄土高原而在题材上对古人有一个拓宽。《世说新语》述及的因自然山水面貌不同而蕴育出不同的民族性格,是很有现代人类学的创见的。古代画论涉及到如何用自然山水来表现人物性格、气势的不多。石鲁开拓了一个新的审美领域,所迸发的原创力是我们这个喜欢因袭的民族应该正视的。石鲁也是重视传统的,他在不同场合的多次讲话都提到要重视传统,但传统在他的画里表现得并不多,或者说,他对传统理解得并不充分(客观上,他也没有时间理解传统,我后面还要提到),与其说他迥异于古人,毋宁说他还不善于用传统来表现。他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仅是一种语义的象征。他说,“内容决定形式,但内容并不能给我们提供出完整的艺术形式……在艺术形式上还必须有一个艰苦的探索过程”(《长安中国画坛论集》);“什么事都得从反面看,一味狂怪,就粗野而寡趣,相反,只求技法文雅,也有伤气质”(《新情新意——西安美协中国画研究室习作展座谈会记录》)。但他并没有身体力行,或者说,力行得还不够。经过时间的积淀,把石鲁放在20世纪大师的行列来衡量其分量就显得轻了。长安派的另一位领袖人物赵望云就说过“延安出来的人,搞搞木刻、连环画还可以,但要真正画国画还得看我们”。他对革命美术是有自己的看法的。这里还要提及1962、1963年的一段公案。1962年《美术》第五期发表孟兰亭给编辑部的信,他在信中抱怨《美术》杂志对石鲁再三推举而忽略了对传统老画家的着力介绍,说石鲁“新则新矣……而无继承传统的实际工夫,不讲骨法用笔”。第六期又发表了施立华的文章《喝“倒彩”》,批评“把他(石鲁)的作品看做中国画山水方面创作方向的典型来提那问题就大了……我敢大胆地下此结论,无论石的作品所表现的生活如何之深,思想内容如何之高,以中国画的眼光来看还差了一段距离,甚至有部分作品看来还不属于中国画的范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