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葬狗


  文/谢以科 题字/何月

  杨勇和杨平提前从坟地里撤退回家了。路上他们头也不回一下。按理说,这样的规矩多少有些残忍,不讲人情味。但规矩就是规矩,自然有遵守的道理。风水先生要他们这么做,一是让逝者入土为安,二是避免阴阳两界纠缠不清。待到送葬的人散尽,黄三还孤零零地摇着尾巴站在土冢前,用鼻子使劲嗅着一堆散发腥味的泥土,许久才轻轻喘气往山下恍惚爬去。

  山的对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山路陡峭难行,平时没事的话很少有人愿意走进去。哑叔一个人偷偷来到了林子里,像一只受惊吓的老乌鸦躲在里面,透过密密麻麻的叶子看到了这一切。

  黄三是杨平家里的一条狗,听话得很,灵性也来得及时,它全身长着金黄色的毛,泛光的双眼看起来并不可怕,尖尖的鼻子只要轻轻一闻,它就能把主人的味道记在心中了。村里人都说山外的人现在都喜欢养狗,也喜欢吃狗肉,黄三要是拉到山外去,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杨平的父亲却说,黄三不能卖,是他看着黄三一天天长大的,跟杨勇杨平一样,黄三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了。除了大哥杨勇和老二杨平,这条狗就排行老三,家里人都叫它黄三。同是一家人,黄三却更亲近杨平,不管上山砍柴还是下田插秧,黄三总是老实巴交地跟在杨平屁股后面,还时不时咬着他的裤脚,看着像是形影不离的两兄弟。杨勇却高兴不起来,不管他是上山打猎还是出山赶圩,黄三总是很不乐意地跟他一道前往,气得杨勇又是木棒又是石头往黄三身上乱砸。即使被杨勇套上铁链子强拉着一路随行,它也只是晃头晃脑的,看起来像是病得不轻。这对喜欢吹牛的杨勇来说简直丢尽了脸,直惹得他脾气爆发起来。杨勇一发火,黄三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杨平也会跟着一起遭罪。

  那场山体滑坡后,黄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尽管天天守在家里,但精神恍惚的样子像是要被拉去屠场似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故事得从兄弟俩的分家事件谈起。

  杨勇和杨平的父母在一九九八年的那场特大自然灾害中双双离去。村里没有大河,他们不是被洪水溺亡,是被屋后的滑坡埋掉的。泥石流冲倒了三间连体木房子的一端,老人的卧室正好就在那端的二楼,屋后的半边土坡泥巴把他们连床带人一起冲到了一楼,又埋到了地下,是黄三第一个发现了他们。两个老人同时走了,雨过天却没有晴起来,好好一个家就这样被一堆泥巴冲垮了,杨平跪在烂泥堆里抱着黄三痛哭起来。

  老人尸骨未寒,过守头七仅差一天,杨勇就按耐不住跟老二闹分家了。家里原本就穷,现在剩下两个汉子一条瘦狗,一亩三分地算起来就能塞牙。丧事办完后,家里的积蓄也花了个精光,粮仓里就剩下两箩筐别人送来打礼的白大米了。按理说,当大哥的礼应让杨平一步,可大哥杨勇不同意,一切还得由他说了算。杨平从小性情软弱,不想闹得人鬼不安,更不想在这个时候气得阴阳不合,他只有一个心愿,只要大哥答应他了,他一切都听大哥的。

  杨勇拿着一本作业纸,板着脸一行一行地把家里那些不起眼的行当列了出来,又一件一件地分清归属权,再一遍一遍地在纸张上画上圆圈,直到分完家里的最后一把锄头,杨勇才松开了绷紧的眉头。他没把老二的话当回事,也没把没精打采的黄三当狗看,杨平毕竟辈分小,不敢拿大哥的话当耳边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