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葬狗


  文/谢以科 题字/何月

  杨勇和杨平提前从坟地里撤退回家了。路上他们头也不回一下。按理说,这样的规矩多少有些残忍,不讲人情味。但规矩就是规矩,自然有遵守的道理。风水先生要他们这么做,一是让逝者入土为安,二是避免阴阳两界纠缠不清。待到送葬的人散尽,黄三还孤零零地摇着尾巴站在土冢前,用鼻子使劲嗅着一堆散发腥味的泥土,许久才轻轻喘气往山下恍惚爬去。

  山的对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山路陡峭难行,平时没事的话很少有人愿意走进去。哑叔一个人偷偷来到了林子里,像一只受惊吓的老乌鸦躲在里面,透过密密麻麻的叶子看到了这一切。

  黄三是杨平家里的一条狗,听话得很,灵性也来得及时,它全身长着金黄色的毛,泛光的双眼看起来并不可怕,尖尖的鼻子只要轻轻一闻,它就能把主人的味道记在心中了。村里人都说山外的人现在都喜欢养狗,也喜欢吃狗肉,黄三要是拉到山外去,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杨平的父亲却说,黄三不能卖,是他看着黄三一天天长大的,跟杨勇杨平一样,黄三也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了。除了大哥杨勇和老二杨平,这条狗就排行老三,家里人都叫它黄三。同是一家人,黄三却更亲近杨平,不管上山砍柴还是下田插秧,黄三总是老实巴交地跟在杨平屁股后面,还时不时咬着他的裤脚,看着像是形影不离的两兄弟。杨勇却高兴不起来,不管他是上山打猎还是出山赶圩,黄三总是很不乐意地跟他一道前往,气得杨勇又是木棒又是石头往黄三身上乱砸。即使被杨勇套上铁链子强拉着一路随行,它也只是晃头晃脑的,看起来像是病得不轻。这对喜欢吹牛的杨勇来说简直丢尽了脸,直惹得他脾气爆发起来。杨勇一发火,黄三就没有好日子过了,杨平也会跟着一起遭罪。

  那场山体滑坡后,黄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尽管天天守在家里,但精神恍惚的样子像是要被拉去屠场似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故事得从兄弟俩的分家事件谈起。

  杨勇和杨平的父母在一九九八年的那场特大自然灾害中双双离去。村里没有大河,他们不是被洪水溺亡,是被屋后的滑坡埋掉的。泥石流冲倒了三间连体木房子的一端,老人的卧室正好就在那端的二楼,屋后的半边土坡泥巴把他们连床带人一起冲到了一楼,又埋到了地下,是黄三第一个发现了他们。两个老人同时走了,雨过天却没有晴起来,好好一个家就这样被一堆泥巴冲垮了,杨平跪在烂泥堆里抱着黄三痛哭起来。

  老人尸骨未寒,过守头七仅差一天,杨勇就按耐不住跟老二闹分家了。家里原本就穷,现在剩下两个汉子一条瘦狗,一亩三分地算起来就能塞牙。丧事办完后,家里的积蓄也花了个精光,粮仓里就剩下两箩筐别人送来打礼的白大米了。按理说,当大哥的礼应让杨平一步,可大哥杨勇不同意,一切还得由他说了算。杨平从小性情软弱,不想闹得人鬼不安,更不想在这个时候气得阴阳不合,他只有一个心愿,只要大哥答应他了,他一切都听大哥的。

  杨勇拿着一本作业纸,板着脸一行一行地把家里那些不起眼的行当列了出来,又一件一件地分清归属权,再一遍一遍地在纸张上画上圆圈,直到分完家里的最后一把锄头,杨勇才松开了绷紧的眉头。他没把老二的话当回事,也没把没精打采的黄三当狗看,杨平毕竟辈分小,不敢拿大哥的话当耳边风。

  跟黄三相比,农田才算得上是家里的头号家产。没经过村委会盖章,也没经生产队商量,杨勇就私下把水田和鱼塘都安排给了自己,又把剩下的两亩旱田分给了老二杨平。邻居们知道后想说些什么,但杨勇生性暴躁,长得细皮嫩肉像个姑娘,发起火来像头老虎,谁跟他对上了谁遭殃,大家最后只好当作什么也没看见,各忙各家的活儿去了。隔壁家那个靠凿青石块为生的石匠哑叔是个例外,有人说他天生是个短舌头,也有人说他年轻时得了一场大病后就变成哑巴了。他站在杨勇面前咿咿呀呀,手舞足蹈,到头还是蹦不出半句话来。杨勇知道哑叔想说什么,但自家兄弟分家产,天王老子也管不着。他侧着脸对满头大汗的哑叔笑了笑,接着瞪大了两个眼珠子,用力抬起右巴掌狠狠地往眼前的空气扇了几下,又随意弯起左胳膊,前后挥了挥,哑叔看到后急得跺着脚转身离开。

  杨平想,黄三不挑食,也吃不了多少,偶尔还能去别人家里捞点肥水,用不着为它担心。自己一个人,一没老婆二没孩子的,填饱肚子也没有问题,再怎样也没有必要跟自己的亲生大哥为半寸土地闹个不和。两个人都在作业纸里的第一行清单上压下手印后,杨勇拍了拍杨平的肩膀,自然地松了一口气。

  村里外出打工的人不少,平日里除了穿开裆裤的小孩和皱纹满面的老人,几乎数不出几个壮年人来,空荡荡的村子没有了生气,荒地荒田自然也多了起来。但种田的人都知道,牛有多卖力,地有多大产。在老农们的眼里,耕牛就是大伙儿的命根,没有它就好比会断子绝孙,农田种不上,在村里算是要了命的事情。杨勇不傻,他把家里的老黄牛分给了自己,还跟外人说当大哥的要分担家里的重任,只有他才能收拾好家里的田地。他把黄三推给了杨平。这让杨平感到有些意外,甚至喜出望外,这是杨勇头一次帮自己实现了心愿。杨平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当家长跟当皇帝一样,先考虑大太子。毕竟自己辈分小,也担当不起这个家的重任,大哥把黄三分给自己自然有他的打算,而且有了黄三在身边陪着,杨平心底至少不再感到那么冷清了,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带着黄三到处游走。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葬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