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是什么样子的


□ 杨 邪

  杨邪
  一九七二年生于浙江温岭。诗歌、小说、散文随笔作品散见于《当代》《大家》《山花》《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名作欣赏》以及美国《Indiana Review》等国内外百余家刊物和各种选本。现居家写作。
  
  几年前搬入新居的时候,我认识了隔壁单元的一个女邻居。
  那是个漂亮得非同寻常的女子,乌黑的大眼睛,皮肤白皙,高挑个儿,不胖不瘦,腰身伶俐挺拔……总之,脸蛋儿好看,身材也绝妙,而浑身上下的气质尤其优雅动人。她的打扮并不怎么时尚,发型一直都是那种前额蓄着刘海的披肩长发,从不染色,衣着的色调款式,也不华丽张扬,只是不动声色地讲究搭配和熨帖,极少随俗罢了。她的年纪应该不是很轻了,因为她女儿差不多已是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样子。可是奇怪的,在我这样一个青年男子的眼里,她却要比许多年青貌美的成熟少女更令人惊心动魄!
  也许是我与她看起来都比较容易亲近,同时又是同住一栋楼的邻居的缘故吧,我们很快就认识了。经常,在走廊、楼梯或楼下,每每遇见,我们都会和善地打个招呼,或者是微笑点头相互示意。
  然而凑巧,住在我对门的男邻居,他和她居然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后来读电大,他们又是同班,坐的是前后桌——因此从我的男邻居那里,稍后我知道了有关她的一些事情。
  从中学开始,她就是出了名的漂亮,爱慕她的男同学可以站满半个操场,及至上电大,对她的美貌着迷的男同学更是狂追不舍。但她在电大一毕业就嫁了人,对方是一个什么局长的公子哥儿。结了婚,有了一个女儿,当女儿三四岁的时候,公子哥儿撇下她们母女到北方去闯荡,等到折腾多年回了家,却再也不安心与她们母女过日子,在外面到处拈花惹草,最后竟搭上了个夜总会的小姐,俩人另外租房公然同居在一起了。
  男邻居说,她之所以住到这栋大楼与我们成了邻居,是因为她的公婆在这里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暂时借给她们母女居住,而她也就带着女儿住下来,一个上小学,一个在机关里上班,也未与那公子哥儿办理离婚手续。
  聊起她的事儿,我的男邻居很是感慨系之,而后有一次也凑巧,他在街上鄙夷地指给我看一对男女,说那就是她当年头脑发热错嫁的人,在一旁拽着男人手臂的,就是那个夜总会的小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