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这块馍(外一篇)


□ 丁宗皓


刚刚过完了感恩节,现在又开始准备圣诞节了。两个节日这么接近,很忙叨人。昨天,乘车掠过一个街角,看见两个人正在二楼的窗口悬挂出可爱的四个大字:圣诞快乐。而且故意把字弄得歪歪扭扭的,天真的样子,字的边缘还镶嵌上了大雪花。今天我看见的景象更有意思,一个女人拎着一个大塑料口袋,里面挤满了圣诞老人,小个头的——她肯定是个开商店的。于是我接着想,城市肯定在某个地方正在批发圣诞老人。批发圣诞老人?想想很是古怪。
日子真是不同了,在今天的大街上,随便就可以看到汤姆、彼得、弗兰西斯卡抑或喀秋莎,他们逛街,也肉串在嘴角弄得都是油,甚至上面也有粘粒芝麻。——这个景象很像是在美国的哪个小镇,或者是亨利·米勒所描写的布鲁克林第十四区第五或者第六大道的某个拐角。反正是美国的事情。然而不是,我目击的这个情形就在沈阳,中街的一个拐角。——近几年来,我们所过的节日都是双份的——国内和国外的都过,情人节、万圣节等等,发扬了节日国际主义。想起大约五年前的一个雪夜,我从外地回到沈阳,入城到家里居然走了整个三四个小时,所经过的路上,都是人,车以散步的速度前行。那个晚上,人人都去教堂或者商场。恍然间知道了这就是圣诞夜。今年的圣诞夜人们会不会倾城而出呢,我想不用等答案了。
显然我们对商业在全球化进程中传播作用的估计过于简单,萝卜被拔起来了,但是没完,泥也来了。涌动在教堂和商场之中的人群,只有少部分是上帝的羔羊和子民,更多的是时尚追随者。教堂和商场,一边是精神圣地,另一处是物质天堂,在这个奇妙的统一里,人们的激情不断地被点燃,变成了一次次的物质和精神的狂欢。我似乎看见了全球化的景象,——正在化的过程中的一个景象。
我有一个十分老土的想法,认为节日是民族文化的结点,换句话说,节日是特定人群开启集体记忆的时刻,是宣泄情感、精神承受传统洗礼的时刻。一六二〇年,“五月花”号将一百多名英国清教徒带上了美国大陆,饥寒之中,百人死去了大半,印第安人接济他们,送来南瓜和玉米,同时教会了他们种植和渔猎的方式,才使幸存者得以开枝散叶,成就了今天的美国。他们感谢上帝,这是美国独有的传统。十二月二十五日,孕中的玛利亚和丈夫约瑟赶到伯利恒时,没有找到旅馆,只好栖身在马棚里,就在这个夜里,耶稣出生在马槽上。如果从传统的意义上说,除了上帝的子民以外,狂欢的绝大部分人与这两个记忆毫无瓜葛。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狂欢?是否任何一个节日都可以抽空特定的内容而成为一个纯粹的形式?
在中街看见那一幕的同时,还可以看到另外一幕——也是拐过那个街角,就有几家上个世纪初成立的老字号,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在门口悄悄挂上一个金底儿黑字的牌子,像一张历史身份证。——我相信这是一个符号,它所揭橥的是,在更加广阔的社会层面上,历史意识正在成为一种缓缓凝聚,不断上升的运动,从某种含糊的觉醒到同样不明确的冲动,从带有盲目的惊喜到一点沉思,一点梳理。历史意识的觉醒不单单是一个沉睡的事物醒来,比如狮子,比如荷尔蒙。可能还需要拼接和过滤,有了这个过程,历史意识几乎就是一次重生。这使我们想到的是,在逝去的封闭的年月里,历史意识何尝不像旷野中的石碑,在经历着时间的剥蚀,有时甚至不是剥蚀,是抛弃,是自轻自贱。而在开放的时刻里,我们忽然意识到,曾经所漫不经心丢弃的事物,每一件都是黄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