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闭嘴才是最大的悲剧


□ 张新安

  悲剧。
  我脑子里蹦出这两个字。
  这是我读完朱晓军的报告文学《叫板足坛腐败的体育局长》后的本能的反应。
  龚建平的悲剧吗?陈培德的悲剧吗?中国足球的悲剧吗?抑或是各种腐败造成的悲剧?说得更严重点应该是国人国民性的悲剧。
  龚建平的悲剧是因为他的胆小怕事、他的天真以及他的良心未泯。他就是那位主动退回赃款的裁判。2002年全世界的国际裁判才400人,而龚建平是其中之一,可见他是中国乃至世界裁判中的骄子。然而就在这一年的4月,这位骄子获刑入狱了。得知龚建平获刑,母亲昏厥在地,被送医院急救;父亲患中风,随之去世,家破人亡;龚建平自己也于2004年7月在服刑期间病逝,年仅44岁。对于龚建平个人及其家庭来说应该算是莫大的悲剧。
  陈培德就不算悲剧?有报称他是官场游戏下的悲剧人物,因为在一般人眼里,对于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骄子,走上官场后几乎可以升到副省级的他,却放弃了一个个机会,却要拼在一个刮着旋风的体坛较真,别人的官是越做越大,而他的官是越做越小。不仅如此,还要让家人都跟着他提心吊胆。然而他没有在乎官职的大小,他多么愿意用自己的悲剧换取中国足球事业的干净啊!然而天不遂人愿,打黑的结果不遂人愿。陈培德说:龚建平决不该是第一个,更不该是唯一受到法律制裁的问题裁判!判了龚建平还不如不判。直到九年后(2010年1月17日)在又一阵打黑浪潮席卷过来的时候,才等来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等人落网的消息,比八年抗战还久,即使这样,也只是掩人耳目,舍卒保帅的结果。陈培德说,还有更大的“大鲨鱼”漏网了。那么陈培德的打黑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算不算悲剧?当然这不是陈培德个人的悲剧,而是中国足球界的悲剧,是中国执法者的悲剧。
  朱晓军文中说:“9年前,中国错过了一次拯救足球的机会,在中国,腐败何止于足坛?何止于体育,哪个行业没有南勇这号人物?”耽误9年,中国足球受到何等的影响,可想而知!也难怪国人说:“想劳累,去旅游;要生气,看足球。”看来足球着实让国人失望了。让国人失望,应该是足球界最大的悲剧。
  那么国家是拿什么代价买来了国人的失望的呢?办一个全运会2000亿,每年10000亿元的非法赌球资金流向国外。好,姑且不论国家花了多少钱,就论足球的腐败和落后的状态给我们大国形象造成怎样的国际影响。《德国之声》说:“中国职业足球在世界上没有什么名气,但它的黑哨却一举成名。”足球业的发展委实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太不同步了!按理说,一个目前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足球也应该走在前列才合乎常理,更何况国家花了那么大的投资!
  还有几个触目惊心的数字:买一个球要花100万,10个球可就是1000万啊!给裁判的黑钱少则三五万,多则几十万,裁判只会嫌少不会嫌多,还有贪得无厌的裁判吃完主队吃客队,毫无忌讳,这比成克杰受贿的胆量大多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