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踩一丝夕阳赶回村庄(组诗)


一截土墙的叙述
  十年了横陈在一个荒远的
  村庄
  十年了伫立在一个人的心底
  
  多少陈旧的往事 风雨停歇
  在一截土墙的根部腐烂破
  落不堪
  早年居住的人曲终人散
  人影离去房子的主人
  姓氏生于某年卒死某年
  他的后代流落何方? 无人知晓
  
  而此时在我面前的这一截土墙
  正从久远的宁静里散发着
  冰凉的体温
  步步逼近一个乡村脆弱的
  肋骨
  多少人匆忙地赶来又转瞬
  离开
  
  踩一丝夕阳赶回村庄
  村庄多年后的今天
  你面目全非那些埋藏在老
  家墙根的记忆
  最终经不起屋檐上一滴雨水
  的滴答和浸泡
  祖母去世后的前两年整晚
  的咳嗽
  那一片月光让她每一声的击打
  直抵乡村的深夜宁静却不安
  
  一条记忆的河床卵石堆积
  像谁的皱纹见证岁月的沧桑
  像死亡是生后注定的命题
  我应该怎样轻轻地抚摩
  那些土堆下掩埋的亲人
  告诉他们一生的村庄
  我们排队一样地相继走来
  踩着一丝夕阳怀揣人事变
  迁的感叹
  
  一个写作者面对乡村的羞愧
  多年了 我无法写一首赞美之诗
  让乡村的庄稼疯狂地成长
  最终高过父亲的想象
  
  大梁山的坡地大片的庄稼
  青了又泛黄像追赶季节的
  轮回
  发出经久的叹息
  父亲依然保持着草的卑微
  倔强
  质地纯粹声音清亮
  他一个人完成最后的收割
  他一生厮守的土地 高过粮仓
  这一切 我都无法赞美
  乡村史的失败章节
  月光家园中的纯黑底色
  
  大梁山当我再一次写到你
  写到残垣断壁的祖屋
  向风敞开的柴门 无人靠近
  的冰凉
  写到一株草的根须一度荒
  凉下去
  这些分行的苍白乡村初潮
  的阵痛
  我还是无法说出爱与被爱
  痛彻心扉的死无比幸福的生
  
  二妹
  二妹十年了你流落他乡
  音信全无至今没有返回村庄
  
  去年修高速 你家的地被占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