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挚友记忆中的人民艺术家王大化


□ 刘晓玲

  王大化(1919-1946),中国演员、木刻家。山东潍县(今潍坊市)人。早年曾在南京国立戏剧学校学习。1936年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抗日战争爆发后曾在成都从事木刻创作,并任中共成都区委书记。1939年赴延安从事戏剧工作。1941年任鲁艺戏剧系教员。1942年后致力于新歌剧运动,是《白毛女》首次演出的导演之一;在秧歌剧《兄妹开荒》的创作和演出中成功地塑造了翻身农民的形象。1945年赴东北解放区从事文艺工作。翌年因车祸去世。
  ——《辞海》1989年版3128页
  
  每当谈到王大化,人们会很自然地谈起风靡一时的《兄妹开荒》,谈起久演不衰的《白毛女》,谈起有关王大化的诸多往事。可是对于潍坊市农科院高级农艺师于增俊来说,每当谈到王大化,他感受最深的是一种惆怅,一种刻骨铭心的眷恋。
  于增俊,一九一九年农历七月二十生于济南,并在济南市竞进小学、山东省立第一实验小学和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小学读完了小学。王大化是于增俊小学时代最要好的同学,他们是在省立第一实验小学读书时结识的。
  在于增俊的记忆中,王大化生于一九一九年农历五月初三,比自己年长两个多月。于增俊第一次见到王大化是在三年级下学期,也就是一九二九年春天。一天早上上课前,老师带着一个黑黑的、高高的小男孩出现在教室里。那个小男孩就是王大化。王大化纯朴、耿直、率真、热情,很快赢得了于增俊的好感。那时候的王大化住在新东门外的七家村,于增俊住在城里县后街,不管上学还是放学,他们都是同路。每天早上经过于增俊家,王大化都会约着于增俊一起去上学;每天下午放学后,王大化都会在于增俊家门前跟于增俊分手,然后再步行三公里回家。
  于增俊在四年级毕业前夕转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他跟王大化朝夕相处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发生的几件事,于增俊一直印象深刻。
  于增俊和王大化就读的山东省立第一实验小学坐落于贡院墙根街,距离王大化居住的七家村至少五公里。王大化每天上学,都要往返十多公里。对于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一次于增俊的母亲问王大化:“大化,你天天跑这么远的路上学,累不累?”王大化回答说:“伯母,我不累,早起点就行啦。” 于增俊的母亲听后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于增俊的母亲毕业于济南女子师范学校,深知身边的榜样对于增俊来说意味着什么。以后每逢于增俊不好好学习或者不听话,她都会以王大化为榜样教育于增俊。
  大约是在于增俊跟王大化相识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早晨,王大化到于增俊家时遇见他们还在吃早饭。于增俊的母亲见到了王大化,急忙舀了一碗甜沫逼着王大化喝了下去。所谓的甜沫其实是一种带有豇豆、豆腐皮、菜叶和粉条的咸粘粥。让于增俊意想不到的是,王大化喝完甜沫后迅速到水池边把自己用过的碗洗刷得干干净净。因为王大化的行为跟于增俊饭后从不拾掇碗筷的习惯大不相同,立刻受到了于增俊一家人的啧啧称赞。以后于增俊每次跟着王大化外出玩耍,于增俊的母亲都不反对。于增俊的母亲经常对于增俊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和大化在一起,家里放心。”
  贡院墙根街紧靠着大明湖,有时放学早,于增俊和王大化常常绕道大明湖南岸,捞捞小鱼虾,享受湖中荷花的清香。有一次,王大化无意中发现了几枝大莲蓬,因为那几枝大莲蓬离岸较远无法采摘,他只好望莲蓬兴叹。于增俊在绝望之后产生了强烈的破坏欲,他捡起一块砖石扔向了其中的一枝莲蓬。那枝莲蓬被打掉了,莲蓬四周的荷叶也被打破了。王大化立刻攥住于增俊又一次捡起的砖石,郑重地说道: “荷叶是人家的饭碗,你给人家打破了不好。”
  那时济南的酱园、肉铺、包子铺等都用半干的荷叶当包装纸,还有一种清香鲜美的小吃荷叶粉蒸肉,是用鲜嫩的荷叶包着江米和肉蒸制的,荷叶销量很大。对当时的种藕人来说,销售荷叶是赖以生存的重要的经济来源。
  大明湖和百花洲之间有一座东西走向的单孔石拱桥,名叫鹊华桥,站在鹊华桥上可以望见济南市北郊的鹊山和华山。有一天下午放学后,于增俊和王大化推着于增俊的铁环在东西钟楼寺街上玩耍,经过鹊华桥时不小心将铁环推入了桥下的湖水中。当时的湖水很深而且淤泥很厚,不可能将铁环捞上来,于增俊和王大化都很失望。虽然铁环是于增俊和王大化共同推入桥下的,但王大化主动承担了全部责任。尽管于增俊不同意王大化赔偿铁环,王大化还是购买了一个铁环供他们共同玩耍。
  从县后街到贡院墙根街有好几条较近些的路可行,因为狭窄不平,于增俊和王大化更愿意绕道较远一些的东西钟楼寺街。有一天早上,他们沿着东西钟楼寺街行至正谊中学门前,被一群行人挡住了去路。这群行人大都跷着脚,目光投向了学校对面的一家小烧饼铺。于增俊和王大化挤到烧饼铺门前,忐忑不安地停下了脚步。店主人默默地坐在门槛上,脸上满是血迹。烧饼铺内一片狼藉,案板也不见了踪影。王大化询问围观的行人,才知道房东因为店主交不上房租,不仅打了店主,砸了店主的东西,还抢走了店主的案板。王大化无限同情地走到店主面前,蹲下身子轻声说道:“擦擦你脸上的血吧。”店主感激地看了王大化一眼,叹了口气,低下头什么话也没说。不知是店主人伤心的一瞥刺痛了王大化的心,还是一片狼藉的烧饼铺激起了王大化的愤怒,他站起身面向人群,突然间大声喊道:“为什么穷人就老叫人欺负?”听到王大化这一声愤怒的叫喊,围观的行人顿时鸦雀无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