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的“成本”等


□ 阿 D等


《悲歌一曲》
导演:林权泽(韩国)
荣获:一九九三年大锺奖最佳电影,一九九三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最佳女主角
科学是人用理性对世界进行探索。那么艺术呢?艺术是人用生命来感悟世界。所以,艺术的最高境界便是生命的境界。

如果你想玩玩艺术,或者附庸风雅,学点艺术方面的技艺,那倒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如果你想成为真正的艺术家,那就十分的不易,因为你必须把生命融人艺术,甚至付出整个人生,才能达到至高的艺术境界。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艺术家的“成本”是很高的,它是用金钱根本买不来的生命做“成本”的,不要说一个贪图钱财的人达不到高超的艺术境界,就是爱惜生命、舍不得拿人生“下注”的人,都会离艺术的本质渐行渐远。
说多了就扯远了,在此仅举两例加以说明。一是众所周知的中国古代词人李煜。他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舂水向东流”著名词句,稍微有点国学修养的人都会吟诵。如果这位仁兄没有当上亡国之君,没有深切地体验到亡国之愁,那“一江春水”肯定就不会向东流了。所以说,李煜词所达到的这个境界,是他用江山、用亡国之君的人生做“成本”换来的。李煜在艺术上下的这个“本”,一般人哪里下得起?
另一例便是《悲歌一曲》故事中的那个唱“和歌”的盲女了。
“和歌”是韩国的民族艺术形式,我的理解与我国的京韵大鼓、昆曲、二人转等有点相似。就像我国近代和现代受西方文化的冲击,西方交响乐、爵士乐、摇滚乐和流行音乐开始在中国大行其道,而民族的艺术形式日渐式微一样,韩国古老的民族艺术“和歌”也在西方文化的大举入侵下,日益失去了生存空间,濒临灭绝。
文化从来就不是单一的存在,它在某种程度上是经济的附庸,当一个民族和国家国力衰落、满目疮痍的时候,这个民族和国家的文化想要振兴,门儿都没有!所以,在韩国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初期,它的民族文化只有付出牺牲的代价。
“和歌”手汤凡就十分不幸地生活在这个时代。如果他早生一百年,他的精湛的“和歌”演唱技艺一定会为他赢得声名、地位和金钱,可惜他生不逢时,遭受了不可抵御的命运悲剧。一个人在遭遇命运悲剧时不顺从命运的安排,那他就只有成为性格悲剧的主角了。
在这一点上,汤凡的儿子同和就比他父亲“识时务”,他看出唱“和歌”只能让他贫穷,他不甘愿受穷,于是,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父亲和妹妹松发。
松发是不“识时务”的,她在看清唱“和歌”没有出路的情况下还跟着父亲,当然只能将自己的美好人生唱到“悲歌一曲”的绝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