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的“成本”等


□ 阿 D等


《悲歌一曲》
导演:林权泽(韩国)
荣获:一九九三年大锺奖最佳电影,一九九三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电影、最佳女主角
科学是人用理性对世界进行探索。那么艺术呢?艺术是人用生命来感悟世界。所以,艺术的最高境界便是生命的境界。
艺术的“成本”等图片1
如果你想玩玩艺术,或者附庸风雅,学点艺术方面的技艺,那倒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如果你想成为真正的艺术家,那就十分的不易,因为你必须把生命融人艺术,甚至付出整个人生,才能达到至高的艺术境界。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当艺术家的“成本”是很高的,它是用金钱根本买不来的生命做“成本”的,不要说一个贪图钱财的人达不到高超的艺术境界,就是爱惜生命、舍不得拿人生“下注”的人,都会离艺术的本质渐行渐远。
说多了就扯远了,在此仅举两例加以说明。一是众所周知的中国古代词人李煜。他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舂水向东流”著名词句,稍微有点国学修养的人都会吟诵。如果这位仁兄没有当上亡国之君,没有深切地体验到亡国之愁,那“一江春水”肯定就不会向东流了。所以说,李煜词所达到的这个境界,是他用江山、用亡国之君的人生做“成本”换来的。李煜在艺术上下的这个“本”,一般人哪里下得起?
另一例便是《悲歌一曲》故事中的那个唱“和歌”的盲女了。
“和歌”是韩国的民族艺术形式,我的理解与我国的京韵大鼓、昆曲、二人转等有点相似。就像我国近代和现代受西方文化的冲击,西方交响乐、爵士乐、摇滚乐和流行音乐开始在中国大行其道,而民族的艺术形式日渐式微一样,韩国古老的民族艺术“和歌”也在西方文化的大举入侵下,日益失去了生存空间,濒临灭绝。
文化从来就不是单一的存在,它在某种程度上是经济的附庸,当一个民族和国家国力衰落、满目疮痍的时候,这个民族和国家的文化想要振兴,门儿都没有!所以,在韩国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初期,它的民族文化只有付出牺牲的代价。
“和歌”手汤凡就十分不幸地生活在这个时代。如果他早生一百年,他的精湛的“和歌”演唱技艺一定会为他赢得声名、地位和金钱,可惜他生不逢时,遭受了不可抵御的命运悲剧。一个人在遭遇命运悲剧时不顺从命运的安排,那他就只有成为性格悲剧的主角了。
在这一点上,汤凡的儿子同和就比他父亲“识时务”,他看出唱“和歌”只能让他贫穷,他不甘愿受穷,于是,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父亲和妹妹松发。
松发是不“识时务”的,她在看清唱“和歌”没有出路的情况下还跟着父亲,当然只能将自己的美好人生唱到“悲歌一曲”的绝境。
谁叫松发唱得那么好?唱得好自然爱唱,爱到不能割舍,爱到生命与艺术融为一体,她就离不开她的艺术了,因为离开了艺术便等于抛弃了生命。
尽管松发已经唱得很出神入画了,汤凡还是对女儿的演唱不甚满意。他认为“和歌”是恨的艺术,只有当人恨到极致,才能唱出“和歌”的最高境界。怎样才能让女儿去恨呢?他想出了绝招,那便是弄瞎女儿的眼睛。
松发的眼睛瞎了,汤凡也因贫困离开了人世。同和与姐姐阔别多年后,心中放不下让他魂萦梦绕的“和歌”,又回来找寻姐姐。当他与姐姐再次坐在一起,他打着太鼓,姐姐唱着“和歌”,他听到的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绝唱。
一曲悲歌,付出了松发青春、双眼甚至整个生命的“成本”,如此高贵的艺术,谁敢把它看轻呢?

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
阿 D

《安重根》
导演:Se-won Seo(韩国)
主演:刘五性
上个世纪初,韩国青年安重根在中国哈尔滨火车站刺杀了极力倡导侵略韩国及东亚的日本内阁大臣伊藤博文。
安重根是天主教徒,受洗的时候,他就把母亲、圣母和祖国当作了自己的母亲。为了提高韩国民众的爱国意识,他兴办“三兴学校”,希望通过教育改造国民素质,振兴大韩民族。
艺术的“成本”等图片2
然而,国难当头,日本的铁蹄正在肆意践踏韩国的大好山河,安重根不得不对学生们说,老师要离开你们一段时间了。
他在得知伊藤博文将要来中国哈尔滨的确切消息后,登上了开往中国的列车。他要代表两千万韩国民众完成一样神圣的使命。
与他一起接受这个使命的还有两个韩国志士,可惜他们不久就被杀害了。安重根认为这是神的旨意,非他刺杀伊藤博文不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