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常菜


□ 孔太极

家常菜
孔太极

  男人是一家五星级饭店的厨子,男人的手艺极好,据说一位中央领导来吃过后,曾不住地点头称赞。男人在这家饭店,甚至在这座省会城市的厨艺界就成了名人,但男人依然只是一个厨子而已。
  女人是男人的女人,女人长得很美,美得就像是从古画上走下来的西施。女人在成为男人的女人之前是一个幼儿园的老师,女人认识男人是因为幼儿园的另一位老师的男人也在男人工作的饭店里做厨子。当时女人是羡慕男人的,就像世代生活在山沟里的农民羡慕北京的天安门。于是女人和男人认识不久就结了婚,婚宴就设在了男人工作的饭店。女人从此成了男人的女人。
  男人有了女人,男人的手艺更加精湛了,比如一个普通的白萝卜,在男人的手下竟成了一座宝塔的模样。男人把宝塔端至女人面前,女人的双眼便亮了,吃一口,酥酥的脆脆的,却全然没有了萝卜的味道。女人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就问男人。男人说,就是几毛钱一斤的白萝卜。女人陶醉了,幸福地靠在了男人的肩上。男人的额头就常常汗湿着,但男人很幸福。
  女人的口味越来越高,高到男人只要一端上菜来,女人立刻就知道了它的原身,男人的脸就红了。女人说,你还是个特级厨师呢,怎么就这么个水平,还不如我妈做的家常菜好吃呢。
  男人问,你妈做的家常菜是什么?
  女人答,还能是什么,红烧茄子呗。
  男人点点头记下了。
  女人就撇撇嘴出去了。女人不再做什么幼儿园的老师,辞了职和一位朋友开了一家时装店。女人成了老板,人就忙了,忙完了店里的生意,又忙朋友间的约会。女人晚上回家自然就很晚。男人问,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女人说,我去参加了一位朋友的生日Party。男人说,不就是过个生日嘛。女人说,Party就是Party,你不懂就不要乱讲。男人张张嘴,把话咽了下去。
  女人从此喜欢上了化妆。每天早上起床洗漱了,女人便坐在梳妆台前,画弯弯的眉,勾波浪样的唇。画得满意了,女人就会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甚至歪了头眨眨眼睛,左眼轻轻一眨,朝镜中的自己丢一个媚眼过去。若是手一抖,唇线画出了界,女人就把唇笔用力掼在桌上,又滚到地上。男人弯下腰捡起来,又放回到女人面前的梳妆台上。女人就对男人瞪起了眼,都几点了,你还不去上班?都是你在家里搅和的我。男人朝女人温和地笑笑,说画不好就慢慢画嘛,又没人催你的。女人负气似的扭了脸,把唇边的败笔用面巾纸涂掉。男人还站在背后暖暖如冬阳般地看,女人的心就慌了,手抖抖地竟不知从何下笔。偏巧女人坤包里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女人忽地站了起来,把男人推出了门外,说你赶紧去上班吧,要不就迟到了。男人张张嘴,正想说我今天休息,女人却砰地一声关了门。
  男人望着墙壁一样的门,门内有轻风细雨似的声音,男人听不清,听得似有似无,男人就摇摇头笑笑,坐回到沙发上去吸烟。电视机啪地一声打开了。男人抓抓头,想起是昨晚设了定时开机,上午有一场NBA篮球赛的,男人就把眼睛睁大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