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逼上梁山(中篇)


□ 寇洵

  我叫林冲,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大宋的禁军有八十万之多,据我所知,这跟太祖不无关系。太祖“杯酒释兵权”这一招实在是高,让我不得不佩服,但佩服归佩服,我要说的是自太祖玩了这一让我佩服的高招后,东京城的禁军就越来越多。这么多的禁军来保卫京师,皇上心里可能就会觉得踏实一些,觉睡得更安稳一些。我是这么想的。我能成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这多亏我有个好爹,多亏我爹有一身好武艺,多亏我爹将他的一身好武艺传给了我。我爹的好武艺据说是我们家祖传的。我的祖上没有给我们留下别的,只留下这一身武艺。不过,这已经够我使了。我使的林家枪法,经过我的祖上和我爹的手,已经闻名遐迩,到了我手上,我更是把它使得炉火纯青。我就是因为这身武艺而成为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教头不算什么,但在我那个时代,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我还有一个诨号叫豹子头。后来有一个叫施耐庵的人写了一部很伟大的书,叫《水浒传》,那本书写的就是我和我的107个兄弟的故事。我有107个兄弟,当然这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我和我的107个兄弟之间确实发生了很多故事。我们的故事很精彩。我们很精彩的故事被那个叫施耐庵的人写到了书中。他的书写得也很精彩,虽然我没有看过。我们的故事之所以能流传这么久,以至于变得家喻户晓,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在这里,我要对他说声谢谢。就是我要谢谢的这个人,给我起的这个诨号。原因呢,我不说,你们想必也知道。他在书中说我豹头环眼,燕颌虎须。这个形象,无端地让我想起三国的一员猛将张飞。张飞就是这个形象。张飞我是很熟的,世我觉得我跟他不太一样。我曾仔细地拿他和自己比较。除了我们使的兵器都是丈八蛇矛,我们都有一手好枪法。顺便说一句,虽然后来也有人唤我小张飞,但我一直不喜欢别人这样叫我。我为什么就不能是大张飞呢?难道我的武艺没有他高吗?我有时候真想和他比一比,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除了我上面说的两点,我觉得我们的共同之处实在是不多。我的头一点也不像豹子,我也没有一双环眼,我没有燕颌更没有虎须。我怎么可能长出老虎的胡子呢?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们喜欢叫我豹子头,就让他们叫去。我开始不喜欢这个诨号,慢慢地,我就习惯了。其实,我最大的习惯就是安分守己。我觉得一个人还是安分守己点好,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去惹是生非。我也用不着去惹是生非,我自以为自己的生活过得很美满。我有一个漂亮的娘子。我娘子是很漂亮的,不是我自夸,也不用我多说,我相信,我娘子只要往大街上一站,准会把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我想说的是,我们一直都很恩爱。我们真的很恩爱,是真的。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我想我们的恩爱会一直持续下去。有一天,我很不想提到这一天。但我知道,从这一天开始,我的命运就在这里拐弯了。我的命运一在这里拐弯,我和娘子的恩爱也就结束了。我很不想这样,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我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的春天的上午,花含情,水含笑,燕子在柳树上呢喃,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个上午有很好的阳光。我和娘子就走在很好的阳光下。我和娘子是要到相国寺去进香的。娘子每月这个时候都要到相国寺里去进香。娘子希望菩萨能保佑我们全家。我和娘子结婚都三年了,娘子还没有怀上。娘子急,我心里也急。从结婚那天起,我就盼望着娘子能给我添个儿子。我一心盼望着有个儿子,那样我的林家枪就后继有人了。娘子也知道我的心思。她把希望都寄托在佛祖身上。娘子信这个,其实我也信。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我和娘子走在人群里,锦儿紧紧地跟在我们身边。锦儿是娘子的女使,她是跟娘子一起来到我们家的,她和娘子的关系就像亲姐妹一般,只要一上街,锦儿就会挽着娘子的胳膊。我有时候挺羡慕锦儿,她可以挽着娘子的胳膊在街上走,而我却不能。我们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走,快到相国寺门口的时候,我听到相国寺隔壁一个废弃的大院里传来了欢呼声。好像有一群人在欢呼。我不知道他们在欢呼什么。我不是一个特别好奇的人,但那天不知道怎么了,我硬是被那欢呼声吸引了过去。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就被那欢呼声吸引了过去。娘子许是觉察到了什么,就跟锦儿两个人进了寺庙。娘子总是那么善解人意。我看到娘子和锦儿已经上了寺庙的台阶,我就朝那发出欢呼声的地方走去。

  那时候,我站在一堵倾颓的墙后看见一个胖大和尚将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一脚踢进了旁边的粪池。那个家伙我认得,他是东京城里有名的“过街老鼠”,人喊张三。张三纠集了一批同伙,大概有二三十号人,在街市上横行,专干一些欺行霸市的勾当,偶尔也干一些偷鸡摸狗的营生。这行有个规矩,也不知道谁定的。张三他们虽说干的都是坏事,但他们平日里只敢在街市小巷里横行,却从不入官宦人家的宅第。所以,这些年,虽然街邻背地里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但他们却很少犯在谁的手里。我没有想到,张三会犯在一个胖大和尚的手里。我不知道他怎么得罪这个胖大和尚了。这个胖大和尚一看就身手不凡,以他刚才踢张三那一脚,我看得出来他绝对算是一等一的高手。张三本来在他身后跪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跪在胖大和尚身后。像张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给人下跪呢?我一下子有点疑惑。说时迟,那时快,张三本来是要抱胖大和尚的腿的,他眼看已经抱上了,可胖大和尚好像早就知道他有这一手,他忽然飞起一脚,斜着向后一踢。张三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和尚这看似不经意的一脚会将他踢个结结实实。旁边有个大粪坑,本来是用来存粪浇菜的,现在却好像是为张三准备的。张三就跌了进去。张三跌进去前还大叫了一声。又有人大叫了一声。但这一声不是张三的,而是同样跪在胖大和尚身后的李四。李四我也认的,他的外号叫“青草蛇”。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么个外号,我猜想,这大概跟他溜得快有关吧。李四和张三是一伙。看来,他们今天都是冲着胖大和尚来的。他们今天都想抱胖大和尚的腿。他们为什么要抱胖大和尚的腿,我不知道。我想,他们可能想把胖大和尚弄翻吧。但他们的主意显然是打错了。李四很快也跟张三站到了一起,他们好像到哪里都喜欢站在一起,就连粪池里也不例外。李四这一下去得太快了,比刚才张三去得更快,我甚至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去的。我好像看见胖大和尚踢出了一脚,他好像又踢出了一脚。他的第二脚踢得实在是太快,角度更是怪异刁钻,连我都没能够看出来,这和尚的武艺可想而知有多厉害。我当时就叫了一声好。我不能不叫好。在偌大一个东京城里,我很少见过有这种身手的人。须知,张三和李四常年在街市上横行,多少也都会两下子,一般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他们在这个胖大和尚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踢进了粪坑里。没有很高的身手行吗?没有,你试试。所以,我就叫好了。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我这一声叫得有点大,立刻吸引了院里的人。院里有一帮围观的人,这些人一看就是来看热闹的。这些人中,不乏张三和李四带来的人。他们本来就是一伙,到哪里都要结伴而行。当然这些人里,还有一些普通百姓,我估计他们都是被张三和李四喊来看热闹的,他们可能想让这些普通百姓看看他们是怎么惩治这个胖大和尚的。他们已经在等着看热闹了,可结果却太出乎他们意料。张三和李四被踢下去那一刻,我听到看热闹的人群哄地一声,有欢呼的,有笑的;普通老百姓,我想他们是看到张三和李四受到了胖大和尚的惩处而笑的,而情不自禁地欢呼,他们早就盼着这一天,他们早就想让张三和李四吃点苦头了。他们再不吃点苦头,实在是说不过去。这些善良的百姓,他们相信,恶人总有一天会得到报应的。现在,他们看到张三和李四跌进了粪坑,这虽说不能算是报应,但至少也是个小小的惩处,是他们遭报应的开始。所以,这些普通百姓就发自内心地乐。他们一乐就想欢呼,就想笑。当然,张三和李四带来的那些喽哕中,不少人也在笑和欢呼,他们刚才可能忘了,他们几乎是跟着人群在欢呼,在笑。他们本不该笑的,也不该欢呼,可他们太始料未及了,他们太缺乏准备了。张三和李四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他们跌进粪坑以后那些粪水就把他们包裹了。它们争先恐后地跳到张三李四身上,跳到他们的头上脸上,它们甚至钻到他们的鼻孔里,嘴里。它们果真就钻到张三李四的鼻孔里,嘴里。张三李四就被呛住了。

分享:
 
更多关于“逼上梁山(中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