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畏罪潜逃


□ 田 中

畏罪潜逃
田 中

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日,翰林村的村尾死了个乞丐。刚开始人们只是说说而已,有一个乞丐死了,死在村尾的石拱桥下面。老郭站在邮电所的后门窗台上,对桂花说了这件事情。桂花听过心里就没底了。那乞丐不知道是谁,会是程六儿吗?桂花站在那里看见冬日的刚光已被拖得好远,太阳花软软地垂在水泥地板上。几只狗躺在刚光的影子里,承受着外出打工的人们从远处带回来的快乐。桂花的两个孩子也刚从大学校回来,他们听到老郭对桂花说村尾的事情,就跟在母亲的后面。
看见那尸体时,桂花的双脚软软的:脸部已经分不清楚了,都结了血块;头发乱糟糟的,衣服更是破乱不堪。桂花原想就走了,却发现那人的皮鞋很清爽,底都磨破了,鞋面却很干净,这不像是乞丐穿的鞋。桂花折回来,再认真地看了看。发现那人内衣的领口也还算干净。桂花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熟悉,那是程六儿的衬衫。桂花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她接着就看到了那个特制的上衣口袋。那个上衣口袋里外各有一层,尺寸刚好,如果没认真查看是很难发现的。这是桂花为程六儿特制的口袋,原本是放钱用的,却成了桂花同程六儿相认的标记。桂花摸索着,那口袋里的东西就掉了出来。桂花已经没力气从地里站起来。她只是有气无力地对身边的孩子们说,他就是你们的父亲,那个跑了的程六儿。
这时的阳光被拖得更远了,淡红的一片直往村尾上扫去。桂花抱着那个死去的乞丐,看着她那两个孩子,她不知道要对他们说些什么。冬日的阳光说走就走了,只是很短的时间,村尾的石拱桥也沉入了另一种颜色,那颜色让桂花懂得了悲哀。她放声大哭了起来。

1

程六儿的地摊在县政府的大道上,那里灯光好,要摆到几点就摆到几点。城里的洒水车洒过后,程六儿就把他的家什搬出来。在红砖上铺块塑料布,生意就算开始了。程六儿的生意对象大多是闲人,他们大多是摇着扇子散步的人。只要能在他摊子蹲下来的人,他都能给他们推销些东西。比如一些过时的书报,他总是把一些书页折出来,那些书页是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用。又比如,一些女人用品,总是弄些比较花俏的。那些有了些年龄的女人总能在他的摊前满意地走开。有时也弄一些三点式的图片,那些图片压在箱子底下,不经常拿出来。工商和公安的经常在他的摊前驻足,无非也就是不能贩卖淫秽物品呀,不能倒卖国家文物呀。程六儿如果有文物倒卖还要摆地摊?工商的人每天都来一次,他就有些害怕,他害怕那些三点式的图片被拿走。程六儿就是程六儿,他有自己的办法。他在自己的箱子里加了个暗层。有人要了,他才从暗层里取出来。这样他的箱子边上就多了个小锤。
程六儿的嘴皮子好,一天下来钱袋子总能装得满满的。虽说是零票,程六儿也是满足的。程六儿的家在这县城的乡下,就十来公里。但是他不常回家,有了钱就从邮局捎回去,他的家就在乡邮电所的边上,很方便。他的老婆一听见邮电所老郭的叫声,就知道是程老六寄钱回来了。程六儿在外边不时地寄钱,家里的两个孩子总算有了出处,书读得不错,学费也不要担心。程六儿有时一高兴也会像城里人一样哼起了流行歌曲。但是那些曲调是老了不再老的东西。他的哼歌的地点也是有讲究的,大多是在他的杂窝里。要是摆摊子,是万万不能哼歌调的。程六儿清楚,城里人能买他的东西,一是图方便,更重要的还是有同情心。他的脸总要跟自己的身份有般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