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三娘和她的儿子们


□ 姜利宾

  住在隔壁的三娘有三个儿子:更儿,狗儿,槌儿。三娘常昵称他们为:长毛,短毛,三毛。据说三毛生下来的时候身上裹了满满一层薄薄的胎衣。按照老一辈人的说法:带白生的小倌会克父。很不幸的,他们的话竟然应验了。三毛7岁那年秋天,他30多岁体壮如牛的爹突然查到肝癌晚期,并在不久后的农历腊八夜咽了气。
  寂寞的夜色里,长得精瘦精瘦的三娘哭得呼天抢地,却再也唤不回那个执意远去的人了。盛年丧夫的三娘不得不独自拉扯着三个儿子。炊烟袅袅的黄昏,村头常传来三娘拔粗了喉咙悠长而有些嘶哑的呼喊:“短毛——短毛——快点回转来。”
  那是三娘催顽皮又鬼精灵的短毛回家做功课了。
  “哎,还是读高中的长毛最让人省心,放学回来后不声不响自己挑羊草了。”站在暮色中的三娘一边叹气,一边揪紧了身旁体弱有些睡意的三毛,“三毛,三毛,别忙睡,灶堂里还有个刚煨熟的番芋呢。赶紧点,赶在哥哥回家前把它吃了,免得他们眼馋。”
  而在很多我还是睡梦初醒的早晨,耳边总是很早传来三娘那逐渐急躁的声音:
  “该死的小百爷种,起床,起床,快起床。日头晒到屁股上了还困,看我不把你们一个个揍得软塌塌。”
  然后是孩子们一个个嬉笑着起床的声音,洗脸的声音,漱口的声音,稀饭扒到嘴里“嗽嗽”的声音,再后就是踢踢踏踏脚丫子依次离开的声音。这日复一日如经典口技表演的短剧,偶尔夹杂了女主人公放开了的嗓音:“短毛——,等等,红领巾拿了去。”短促而终于安静片刻的晌午,三娘趁机麻利地做做家务事。
  大概是因为三娘家的日子过得很热闹,也很正常,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孤儿寡母式的凄凉和冷清,所以村里的大人们对三娘的不幸很不以为然,也不像对别的寡妇一样对她寄以同情和关心。
  的确,没了三伯的赵三娘的生活过得简直可以说是有姿有色,很难让人激发同情心。比如长毛短毛三毛中的一个得了伤风咳嗽,有点头昏脑胀时,她并不为孩子求医问药,而是让那个孩子乖乖地躺在床上。随手拿了碗水在没人处神秘地捣弄一番,再轻轻地洒在孩子床前,接着又在据她说是不可替代的方位烧些纸钱。最后关键的一招是这样上演的:一面举了竹竿挑了孩子的衣服站在房门口,一面幽幽地喊着:X毛,归来——,X毛,归来——。这样的闹剧如果碰巧发生在逐渐浓重的暮色里,是很让人毛骨悚然的(至今想来仍觉得背脊骨凉飕飕的)。可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孩子们的病往往不用吃药也能慢慢好起来。而对乡下常见的小儿科病如田鸡鼓,三娘弄来几张蛤蟆皮给孩子贴上就能把它搞定。如某家的孩子不小心出痧子,只需准备一张浸过油的草纸,再加上她“祖传”的咒语,也总是手到病除。
  儿时的我曾不止一次地向三娘询问那神秘的咒语,她总是一脸严肃地摇摇头:“小孩子不要轧闹猛。咒语一旦说破就再也不灵验了。”
  童年的伙伴们被她唬得一愣一愣,三娘也常为自己有这样的能耐而自豪。她似乎无所不晓,无所不通。随你什么丁点大的物事到了她嘴里总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龙去脉来。上至天上的牛郎织女灯草星,下到十八层地狱的阎罗殿,远到女娲补天、嫦娥奔月,近到隔壁经常被批斗的地主老头如何在每天黎明偷偷出来喝孙儿辈的童子尿因而避免了缺胳膊断腿的厄运,谁家的新媳妇因为听了她的劝在月圆之夜哪个时辰圆房所以生了胖小子等等,如此种种均能侃侃道来。三毛们因此在同龄人中得意万分,看着母亲是一脸的崇拜,一脸的信赖。大人们已习惯了三娘的一惊一乍,只是对她的故弄玄虚,对她很多时候不合时宜没完没了的热心搭讪有点反感。因为她总是一边抱怨太忙,一边坐在人家的门槛上一说就是几小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