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念奴娇


□ 孙勇进

旅居韩国的时候,过着与国内不一样,又一样的生活。不一样,是所见山川风物不同,世情民风不同,饮食不同,居处不同,比如,差不多天天吃泡菜,而卧室与客厅和阳台都是用推拉门隔开的,地上榻榻米一样铺着木纹地板革,吃饭的时候席地盘腿而坐,菜便放在面前低矮的黑木小方桌上。但无论怎样的不同,说到底也无非是爬山,临水,教书,吃饭,睡觉。睡觉自然也要做梦,也会梦见女子,爱恋过的,或者曾经朦胧地心动过的,这算是有点特别,不过也在情理之中。让自己感到意外的,是有两次居然梦见了猫,梦见了远在国内京城住处的猫。
猫是白猫,长毛的波斯猫,雌性,我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念奴。
念奴是唐代歌女的名字,据元稹《连昌宫词》自注:“念奴,天宝中名倡,善歌。每岁楼下酺宴,累日之后,万众喧隘,严安之、韦黄裳辈辟易不能禁,众乐为之罢奏。玄宗遣高力士大呼于楼上曰:‘欲遣念奴唱歌,邠二十五郎吹小管逐,看人能听否?’未尝不悄然奉诏。”王灼《碧鸡漫志》卷五又引《开元天宝遗事》:“念奴每执板当席,声出朝霞之上。”
念奴歌声之曼妙可以想见。东坡学士有一首著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只要受过初中教育的中国人,大概都知道这一首,那个词牌念奴娇,就是从上面的故事而来。
我的猫就被命名为念奴,为这个名字,我得意过很久。
可是没有想到,远在异国他乡,它也会入梦。我一向认为,对动物,自己其实没有足够的爱心。
几年前的一个夏日,我去探视病中的女友,在集市上将它买下。当这巴掌大的一团白绒被放到房间地上,自行打开,站起,开始犹疑瞻顾时,女友看着它,两眼亮了一下。
可是夜里,猫吵得厉害,低烧中的女友几乎无法入睡。第二天,它被装进纸箱,女友坐车,送到我的住处。
到了我的住处,依旧是吵。黄昏时分,我一人躺在客厅的床上,听着阳台里一声声地叫,心中焦躁。后来索性默数起它的叫声来,直数到六十多声,叫声方停止。
几个月后,女友远去。
念奴早已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日子依旧。
第二年的春天,念奴又开始叫了。我给一位朋友的夫人打电话,电话那端说,现在猫粮里都含激素,所以这么早就出现这种情况,不奇怪。
我束手无策。念奴很少吃东西了,只是叫。那时我正读佛,听到那叫声,有时心中默念,有情皆苦。
可是我是缺少足够的爱心和耐心的,被扰得狠了,便起身去怒声喝叱,或关到阳台的鞋柜里,狠狠地踢几脚柜门。后来还备下了大的塑料可乐瓶,可以用来空空空地敲击恫吓。
也不是没有人建议,去把它做了吧。做了的意思就是切除子宫,可是,作为一个生命,来这世上走一遭,怎好剥夺它那个权利?还希望有一天,它有了下一代,两代生命其乐融融呢。知道一位同事也养了两只猫,特地去问,却道都已经做了。后来也了解到可以联系某些渠道来为它配种,但麻烦,说不定还要花钱,就懒得费心思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