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帕霍姆情结


□ 邵顺文

  

  “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托尔斯泰的这句话,像针一样,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中。

  忆起俄罗斯那篇著名的作品《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农民帕霍姆为买到尽可能多的土地而不停地走,因为买卖双方事先约定,从清晨到黄昏他走过的土地都将属于他,帕霍姆为此拼尽全力,最后力竭而死。生活中,很多人都是“帕霍姆”,为追求数量而牺牲了人生的质量,过着舍本求末的日子。

  收藏家马未都是少数能够避免“帕霍姆”情结的人。青年马未都曾在航天工业部下属一个厂当工人。那年他所在的工厂第一次发奖金,为了打破大锅饭,厂里规定把奖金分成一二三等,每两个等级之间相差两元。可不要小看这一两块钱,那时候技术最好的工人的工资也就三十多元。马未都意识到一场扯皮的会议要开始了,就主动要最低的第三等奖金,只要让他退席不参加评比会就可。在众人的惊愕中,他高高兴兴去图书馆看了两天书。多少年后回忆这件事,马未都觉得用两块钱买两天幸福,值!

  联合国搞了个全球幸福指数调查,结果大出所料:指数最高的,不是最发达的美国,也不是自然环境最好的欧洲,而是一个经济很落后、生活很原始的太平洋岛国。因为那里的人们与世隔绝,自给自足,没有那么多欲望,没有帕霍姆隋结。

  手感平滑的鱼,往往暗藏着口感粗糙的刺——功名利禄,戕人,也戕己。看透看穿,需要把脚伸向更远的空间,也需要把眼睛伸向更远的时间。

  澳大利亚作家怀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各路记者纷纷前往采访。一位记者捷足先登,欣喜不已,因为一向拒绝媒体采访的怀特同意接受他的采访。怀特带他来到一条河边,径自快乐地在钓鱼,任记者怎么问,他都一言不发。一下午的时间,记者站在他的身旁像个木偶。黄昏时分,怀特边收拾渔具,边说:“采访到此结束!”记者急了:“怀特先生,您还一句话都没说呢,您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有什么感想?”怀特抬起头微笑着回答:“我已经告诉您答案了,对于我来说钓鱼就是幸福,诺贝尔奖是多余。”

  以如此境界面对人生,还有什么拿不起,放不下?还有什么能够让人感到不幸?

  清华物理系教授叶企孙是钱学森、杨振宁的老师。在“文革”时期,他被诬成是特务,监视居住。他的小屋里只有一张床,床上放着整摞的物理书,而他睡觉的地方,只是一把椅子。事后有人问他,觉得不幸吗?他答:我很幸福,因为我有物理,有书,有天空,有深邃的精神。

  人生最重要的是,抛却帕霍姆情结,获得一颗感知幸福的心。

  (孤山夜雨摘自《新华日报》2014年5月8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思维与智慧(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