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江其务先生(散文)


□ 王广谦

  2005年的最后一天,星期六,上午十点。我正在修改一个课题的研究提纲,听到几声电话铃响,随即传来李健接听电话时惊讶、颤抖的声音……啊?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呢?……我知道出事了。几秒钟的强制冷静,投笔走向电话机旁,李健眼里浸满了泪水,哽咽着:“江老师走了……”。

  太突然了。我们陷入了悲痛之中,俩人呆呆地倚站在电话桌的两侧,很长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我第一次知道江其务先生的名字,是在大学三年级学习“银行信贷”课程时。讲授这门课程的是著名金融专家俞天一先生,俞先生的课讲得很生动,深受学生们欢迎。有老师告诉我们,在这个领域,有理论研究很深的学者,也有对实务非常熟悉的专家,而理论与实践结合最好的专家中,俞先生和陕西财经学院的江其务先生是最有影响的代表性人物。他们二人有许多共同点,都从事过多年的信贷工作,对中国的银行运作极为熟悉,虽未上过大学,但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和聪明才智已成为这方面的权威专家。不久,我在书店见到中国财经出版社刚刚出版的江先生的《工商信贷管理学》,忙购来细读。先生对复杂问题的准确把握和透彻说明以及简洁的文字表述,与心中已有的“权威专家”吻合在一起,于是,江其务便成为我所敬仰的一个名字。

  80年代中后期,是中国学界思想活跃、心情舒畅、百家争鸣、成果频出的繁荣时期。在金融学界,那时经常举办学术研讨会,参加会议的则是一个相对固定同时又不断扩大的专家群体。我正是在那一时期认识了一批对我产生重要影响的专家、老师和学友。与江老师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一时期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江先生发言时严密的逻辑性、毫不掩饰的鲜明观点和激情、气质、风度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与先生的第一次深谈是1988年9月在北京一起参加一个教材审稿会。我清楚地记得,在会间的一个晚上,我们一直谈到深夜。那次的谈话涉及的内容很多,有几点对我触动很大。先生从多方面谈到中国改革需要快速推进的迫切性以及具体的见解和主张,并表现出对未来的期盼和为之奋斗、一往无前的执着,使我感受到在江先生身上不但有学者的风范,还有“斗士”和“将军”的气质。先生还谈到了当时活跃的经济学家,特别是金融专家们的思想观点和学术特点,他对学界同行的了解和尊重令我感佩。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对正在成长起来的一批后来者的情况非常熟悉,不但了解其学术观点,还了解其经历背景、人品性格、资质潜力,并对后来者寄予了无限的希望,真是令我感叹和感动。

  之后的时间里,我和江老师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不但在学问方面经常向他请教,而且许多事情都能成为谈论的话题。江先生对经济社会问题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特有的研究方法,他把“求实、探索、攀登”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把社会需要作为自己的选择,他说他是“干什么、学什么、爱什么,兴趣服从需要”。

  江先生的人品、学问皆是至真至诚。他率直、幽默、坦荡、豁达,同时,对学术界、教育界的不良风气也极为痛恨,疾恶如仇。

  江先生非常勤奋,他自己说过,除了授课和参加学术活动外,思考、写作几乎是他生活的全部。他为我国经济金融学术研究和改革发展,为金融人才培养贡献了全部智慧和精力。江先生的思想和著作也奠定了他作为当代中国重要金融学家和教育家的历史地位。

  在我的学术成长道路上,江老师给予了极大的关心、鼓励和指导。我所主持的几个研究项目,特别是金融学教改项目,江先生给予了全过程的指导和支持。当我在学术上取得一些成绩后,他都主动打电话给我以勉励,他由衷的高兴和期盼每每让我感动至极。他的关心、信任和厚爱让我感到无比温暖。

  如今,江老师走了,留下的是无尽的思念。往事历历在目,音容笑貌萦绕心间。

  1月2日,李健参加完葬礼回来,简单说了几句葬礼凄婉的场面和无数的花圈,也说到葬礼上念了曾康霖先生和我发过去的唁电。之后的几天,我们除了回忆认识江老师20多年来的往事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话题。我们默默地为江老师的灵魂祈祷,连续几个夜晚,我们伏在阳台上不时探出窗外,仰望天空静静地寻觅那颗最新的星星……

  责任编辑 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怀念江其务先生(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