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因地震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


□ 唐 勇

  摘要:根据“所有的物权变动原则上都应纳入物权法”之原则,地震产生不动产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因地震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有四类:地震导致物权的丧失;地震导致不动产的变更;地震导致不动产的取得;地震间接影响不动产变动。在我国现行立法中,因地震等自然灾害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存在着现行法无法适用或无法类推适用的情形,需要有专门的规则加以规范,或补充立法。法律需要注意因地震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与不动产登记实务操作的衔接,并有必要重新审视地震等自然灾害对登记程序的影响。关于地震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如需补充立法的,既可以通过将来民法典“总则”编加以规定,也可由物权法自行明确。
  关键词:地震;不动产物权变动;类推适用;补充立法
  中图分类号:D92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7-0086-07
  作者简介:唐勇,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100871)
  
  物权变动,或基于法律行为,或非基于法律行为。如有学者将物权变动的原因总结为三类,日“依罗马法以来近现代各国物权法的规定,物权变动的原因主要有如下三种:其一,法律行为,如合同与单独行为;其二,法律行为以外的其他原因,如时效、先占、遗失物拾得、附合、混合和加工;其三,某些公法上的原因,如因公用征收或没收而使物权发生变动”;此种分类基本涵盖了我国《物权法》对物权变动原因的规定。在前述各类原因中,以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最为常见和重要,历来为各国物权法理论讨论的重点,我国在物权立法过程中也对基于究竟采取何种(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模式争论不止,包括是否采取物权行为无因性等;即便是我国《物权法》已经颁布实施的情况下,对于其采取了何种物权变动模式仍有不同的解释。
  而本文拟探讨的“因地震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问题,遵从的乃是传统民法理论关于法律事实的分类,即将物权变动的原因分为法律行为、事实行为和事件三种,专门讨论作为物权变动原因的事件(地震)在我国《物权法》上有无一席之地。我国《物权法》,一如《德国民法典》,对基于法律行为或事实行为之物权变动的规定较为详备,学界理论阐述也极为充分,而对自然事件引起的物权变动几乎未加关注。究其原因,一方面,传统德国私法之法律行为理论显赫,为贯穿其民法典始末之主轴,自是重要;另一方面,事实行为,如时效取得、先占、遗失物拾得、埋藏物发现等,涉及的物权归属问题易滋生争议,需要立法明确,并体现各国特殊的法政策,在民法典的物权编中加以规定实属必要。而立法对于自然灾害等事件引起的物权变动不加关注,其原因何在?是否自然灾害等事件对于物权变动的影响属于“自明”之理?比如以权利客体灭失为主,物权绝对消灭,为自明之理,无需法律另行规定。如众所周知,地震等自然事件,在我国《民法通则》和《合同法》是作为不可抗力被立法规定的,系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免责事由的一种;然检索《物权法》的条文,仅《物权法》第一百五十四条提及“宅基地因自然灾害等原因灭失的,宅基地使用权消灭……”
  由此,本文想探讨究竟需不需要给(自然)事件一个物权法立法上的地位?亦即作为财产归属和利用之基本法的《物权法》有无必要叙明或提示地震等自然事件引起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本文拟从物权变动这一基本问题人手,梳理笔者对“因地震引起的不动产物权变动”在现行法适用上的疑问,并尝试运用现有理论对其进行解释。
  总体上,本文意在提问,非为努力证成,即通过对本文论题的探讨提出近期笔者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就教于大方。另,本文局限于讨论不动产的物权变动,乃在于遵从大陆法系物权法对于动产与不动产区分的一贯传统。
  
  一、问题类型化
  
  地震,系自然灾害。依据传统民法理论,自然灾害属于民事法律事实之一种。
  “民事法律事实,是指引起民法法律关系的发生、变更或消灭的事实或客观现象”,或曰“民事法律关系发生、变更与消灭的原因”。对于民事法律事实有不同的分类,各种分类之间亦有交叉,但都包括法律行为、事实行为和事件这三类。如有学者将(民事)法律事实分为“自然状态与事件、法律上行动、违法行为、以及无过失而负赔偿责任之行为等四大类”,其中“第一类法律事实乃所谓自然状态与事件,比如自然界之各种状态与事件:水灾、火灾、狂风、暴雨、山崩、地裂等。至于人的方面,则如人之生死、年龄、精神状态、知与不知、善意与否等皆是……”不论其分类如何,界定其标准不外乎其能引起民事法律关系的变化,“乃法律上有意义有影响之事端”。
  同时,民事法律事实本身,学者多在“民法总则”著作中加以专门阐述,系民事基本理论之一部,但却非通行的法典化语言,在《德国民法典》、《日本民法典》乃至《台湾民法典》“总则”编中并未出现“民事法律事实”的用语,而仅专章的“法律行为”篇;至于事实行为,多分散在“物权”、“亲属”、“继承”等编中加以规定;对于“人之生死、年龄、精神状态”等多是在“总则”编中规定在民事行为能力等相关条文中;对于自然事件,则未见于“总则”、“物权”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