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懂鸟语的孩子


自打长一对翅膀失败后,我开始幻想能够听懂鸟语。每次见鸟儿们在屋檐或在树梢叽叽喳喳谈论得热切,我想他们一定在讨论什么重要的事儿,那会是什么事呢?
  然而,我幻想中的这份“荣耀”却落在国庆身上。那天,我跟国庆在村前的桐树林里玩耍。这时,我母亲风风火火地来了,问我见到家里刚买的小青羊没有?我说没有。于是,母亲又风风火火地走了。不到一个小时母亲又来了,她这次是带着哭腔问我的。我还是回答没有。母亲对我发火了,她说知道没有还不快找,要是找不着,过年甭想穿新衣裳了。
  我感到事态严重,就想让国庆陪我一起找。这时的国庆完全没听我说话,他正扬着个脑壳听鸟叫呢。我很生气,要不是怕挨揍,我真想对他破口大骂。最后我说:“国庆,你昨天还吃我家半块红薯呢,你总不至于这点忙都不肯帮吧?”
  “跟我来。”国庆忽然扯住我的手,疯一样冲向村后,当我们气喘吁吁地来到村后的土井前,我家的小青羊正在里面“咩咩”叫呢。我有点傻了,我问国庆怎么知道小青羊在这里?国庆说是麻雀告诉他的。我不敢相信。我说国庆你在糊弄我。国庆说这是真的,开始我也不相信自己能听懂鸟语,可是我发现麻雀对着我说:“羊在村北土井里、羊在村北土井里。”
  找到了小青羊,母亲开心地将我搂入怀中又亲又啃,身旁站着国庆,我挺不好意思,便挣扎着说是国庆找到的,又说,是麻雀告诉他的。母亲一怔,说我胡咧咧啥,走,娘给你们做好吃的去。
  以后的日子,我逢人便说国庆懂鸟语,我这么说有两个用意:一个是作为他的朋友我很自豪;二是想通过宣传来看国庆的反应,证实一下他到底有没有唬我。这时,村人总是认真地问国庆真懂鸟语?国庆郑重地点点头。村人都乐了,说,两个神经病。
  真正让村人坚信国庆懂鸟语,是三个星期后的一天。这一天,村长的宝贝孙子不见了,村长边呵斥老婆,边用大喇叭动员全村人帮他找,结果全村找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找见。村长老婆狼嚎般的哭声弥漫全村,她说:“天杀的呀,我就上了趟厕所呀。”全村人手足无措。
  “快去镇上,乌鸦说小宝被人贩子拐走了!”国庆的话让村人吃惊,先撇开国庆说的真假,最近邻村确实有小孩被拐走过。村长赶紧命令几个年轻人坐拖拉机赶往镇上。一个小时后,拖拉机轰鸣着载着村长家的小宝回来了。去的人说:“好险呀,眼看人贩子就要上汽车了。”
  此时,再没人怀疑国庆能听懂鸟语了。国庆成了村长家的恩人,全村的英雄。国庆能够听懂鸟语的消息不胫而走。之后,国庆家热闹起来了,整天车水马龙,有来采访的,也有来看热闹的。
  就这样,国庆成为名人了,他上了最权威的报纸,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播他的专访,慕名前来的人一拨接着一拨。现在国庆每天出入都是车送车接,好处费让他的父母数得手腕发酸。后来我根本见不着国庆了,他不再去学校上课,而是整天在父母的带领下或出差,或参加各种应酬。
  此时,村人张口谈的是国庆,闭口想的也是国庆。在国庆面前,村里所有的孩子都黯然失色。现在,上学的孩子少了,仰着头听鸟儿叫的孩子多了,他们都在做着同一个梦想,梦想能够听懂鸟语,梦想成为第二个国庆。大人们对此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实,最失落的还是我。因为我是国庆最好的朋友,村里人习惯拿我跟国庆比。他们说你看国庆现在那个威风,再看看你。接下来他们没说下去,可是画外音什么都说了。还有我的父母。他们现在看我很不顺眼,一开口不是说我懒,就是说我笨,即使我拿来全班第一的成绩单,他们还会说:“唉,这有什么用呢?你看看人家国庆,学也不用上了,现在已是百万富翁了。”
  我觉得不仅是我,现在全村人开始恨国庆了,因为有他,全村人开始过得不快乐了。
  那是个风急天高的夜晚,有人敲我的窗户,还轻声喊我的名字。“国庆!”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开了灯,眼前的国庆让我难以置信,他人瘦了,眼窝深陷,面如死灰,两只活泼好动的大眼睛,现在如一个空洞的枯井。我说国庆你怎么了,病了么?国庆给我一个小声的手势,他压低声音沙哑着喉咙说:“我要逃了。”我大吃一惊,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回答我的话,接着说:“再不逃走,我要死掉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来就是为了看你一眼。记住,我逃走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说完,国庆就消失在茫茫暗夜里。
  国庆失踪的消息举国轰动,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出走。直到有一天,交警队打来电话,说国庆住在医院。这时的国庆已成了植物人。同样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出车祸。倒是司机委屈地说:“我按了喇叭了,可是他根本不躲。”没人相信他说的话,都认为他谋杀了一个天才,该获重罪。
  今天我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生活困顿的我依旧生活在过去的阴影里。我觉得国庆当初真傻,要换上我是绝不会出走的。现在,国庆的父母已是一贫如洗,因为司机没有赔偿能力,他们为了救儿子,用光了所有积蓄。
  前几天,我带儿子去了趟医院。国庆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脸蛋红红的,还是幼时可爱的模样。他的身体没有发育,身高同我儿子。看着国庆,瞧瞧身边淌着鼻涕的儿子,我突然想哭。
  我想,我家的这个兔崽子,怎么就没有国庆的特异功能呢?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懂鸟语的孩子”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