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白《中篇小说)


□ 王鸿达

  一

  王世森的姐姐是在王世森读初二时被人强奸的。强奸她的男人叫徐文革,是山上一个林场的革委会主任。一年多以后,枪毙徐文革那天我们高一·二班的男生差不多都去了。只有王世森没有去。山城头一次毙人,差不多倾城出动了。大冷的天,哈口气眉毛就会结上白霜。可人们还挤挤挨挨站在街道两旁,等着押解徐文革的刑车开出来。警戒森严的押解车过来时,人们又咝咝哈哈腿像站不稳地往后退,可眼睛却忍不住闪闪烁烁往解放汽车车厢里瞄。胸前挂着打着大红叉纸牌的徐文革大义凛然地站在车厢上,迎着猎猎寒风一动不动。他的两眼一直望着青色的天空,不一会儿脸也冻得青白青白的了。他的胳膊被白尼龙绳紧紧地反缚着,光着头。当架在驾驶棚顶上的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播出徐文革强奸女知青“王××……”时,我们就差不多都知道王世森的姐姐王世荣了。除了王世荣外,他还奸污了另外二十六名女知青。“臭不要脸的,他怎么不知道害臊……”挤在人群背后里的女知青有人小声地骂道。“操,这穴儿养的。”看游街的男知青说不清什么滋味又气又恨地说。等车开过去,就有雪块、冰块纷纷朝车厢里抛去。

  押解犯人的汽车绕着小镇游行一周,就突然加快了速度甩开掉人群跑没影了。小镇四周都是山,开始人们都不知道刑场设在哪里,等人们知道刑场就在白桦沟里,急急忙忙赶到那里时,行刑已执行完了。刑场设在一处很大的沙坑里,是养路取土挖出来的沙坑,周围都是密密的小白桦林,外围的警戒撤了,沙坑外沿渐渐围了一圈人,胆大的人黑压压挤到沙坑下面去看,徐文革已经仰面平躺在沙坑中央的没脚脖的雪地里,面朝上,眉心正中间炸开一个枪眼,白花花的脑浆子都流出来了,鲜红的血凝固在四周,像盛开的一朵小红花。后来听我的同学王新来的哥哥说来执行死刑的是地区公安局的人,枪法极其准,那人没有下车,戴着大口罩在敞着车窗的吉普车里开的枪。王新来的哥哥是林业局公安分局的一个民警,那天他在外围担任警戒。正晌午的阳光直晃晃地照在沙坑中央的雪地上,围观的人群一阵战战惊惊的唏嘘……

  这个毙人的场面后来让我们当时去的很多同学都有一丝丝恐惧,只有几个胆大的同学在班上向人讲起。每每这时王世森也不走开了,也夹在同学后面听,听得很仔细。王世森个子矮小,在班上跟谁都不太爱说话,出了这件事后,王世森就更是离群索居了。

  从别人嘴里听说,枪毙徐文革那天,王世森的姐姐王世荣在家里呜呜哭。她是在为自己哭,枪毙徐文革以后,镇上的人也就都从布告中知道“王××”是她的名字了。许多认识王世森的姐姐的人都说一朵鲜花叫人给祸害了。

  这王世森的姐姐我们都在学校里见过,比我们高三届,人长得极其漂亮,瓜子脸,柳叶眉,两腮旋着浅浅的酒窝,皮肤比雪还白。我们上初一时她就是学校里的台柱子。演过《红灯记》里的李铁梅,也演过《白毛女》里的喜儿。当我们知道这个身段柔软双腿一连能在台上做三个大劈叉的高年级女生就是王世森的姐姐时,我们都为王世森有这样一个姐姐羡慕不已。我们和王世森一样喜欢她演李铁梅,不喜欢她演喜儿。因为演喜儿她就要把她那头乌黑的长发用白粉笔染成白色,还有她还要在台上被两个男生平抬下去。我们不喜欢她被别的男生抬下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