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来真的


□ 何华安

  一个下了岗、丢了老婆的人还会遇到什么奇迹?会遭人陷害。一个叫"别来真的"的家伙陷害了下了岗的网虫"七星嫖虫","七星嫖虫"糊里糊涂地成了盗窃"武媚娘"的主犯,离生命的终结只有0.5秒了……
  一粒子弹以疯狗的速度逼近。
  我低垂着蓬头垢面的头。
  那一瞬间,也就0.5秒左右,我嘣出了一句:别来真的。撕心裂肺,石崖上的枯枝败叶纷纷而落。
  时间必须凝结在那里,不然,一颗聪明的脑袋就不会开口了,就没人告诉你这个故事了。
  别烦,这样开头确有抄袭嫌疑。阿Q用尽平生力气在地上画一个圈,无师自通说出半句从来不说的话:过了20年又是一个……那苦命女子窦娥负屈衔冤赴法场,含泪许下三桩无头愿:血飞白练、六月飘雪、楚州亢旱,刽子手刀起刀落,正旦唱:屈死的冤魂。小学课本上的刘胡兰临刑时空着肚子也喊了一句怕死的不当共产党员。我没阿Q那么糊涂、窦娥那么冤情、刘胡兰那么伟大,他们是艺术典型,是高于生活的创造。我不行,我是灰不溜秋的小人物,我滚在垃圾里狗都不闻,我拒绝升华,只需要原原本本说出真相。谁相信呢?
  那天下午,天上落着幸福的毛毛细雨。我喜欢那种哈巴狗舔在脸上的感觉,湿润、酥痒、颤栗。雨中我能嗅出躲在云朵里的仙女的体味,比法国魔鬼香水味道好闻。街上行人灰暗、疲惫,无根似的飘来飘去。我不想说成是鬼魂,我没有那么恶毒,我也不想诅咒自己,还想多活几天。出门前,我认真喝了一杯乡土的蜂蜜加浪漫的咖啡,这可是民间壮阳秘笈。功效可与伟哥相提并论。一定要保密。
  我的模拟手机叫了--我不像有些人拿着淘汰品大砖头就自卑,我是骄傲。我的女朋友,啥名儿?出污泥而不染呗,太怪?不怪,现在流行。我按照网上的规矩给她取的网名,虽然她只知道鱼网、布网、蜘蛛网。这当然扎到了她的肋骨上了,痛,但辩证唯物主义教导我们,要反映事物的本质。我这样说你就明白了七分,她出身有点阴暗,但能怨她吗?对不起,咕,咕咕,机儿又发骚。她有天在床上一手拿我的模拟机,一手摸我裤裆里的玩意儿,十分兴奋说,你的两个鸡儿可以比美啦,都是大老粗,哈哈……
  出来了,别催命了。我大声叫到,摁断通话。街角几个人同仇敌忾将目光泼过来,我惊觫,顿时难受,那目光仿佛是经过胃囊充分发酵的劣酒混合着乱七八糟的黏液,强奸似的贴在脸上,撕都撕不掉。这劣质的比喻无法正确表达我当时的感受,微雨带来的清爽消失殆尽。
  我昏昏噩噩,一路狂奔。我掉进了污龊的下水道里,一阵一阵腐尸的恶臭蚂蝗一样往脑髓里钻。我看见一只老鼠人一样站着,它居然抱拳施礼,一副绅士模样,它咧嘴笑着,骄傲而诡秘,就像逃脱了法网的贪官躲在阴暗角落里嘲笑着法律的漏洞。我捡起一块石头掷过去,转身爬出肮脏的臭水沟。
  你是宝贝猪吗,这么脏。出污泥而不染一边开门,一边抱怨。我哑口无言,沉默是金。我想告诉她,她笑起来多像老鼠。
  我把热水放得很大很响,用硫磺香皂擦洗全身,我不能留下被污染过的蛛丝马迹。我这女朋友虽然出身阴暗,但自从她成功实现个人产业结构调整以来,洁癖越来越厉害,每次做事都要我先洗澡,每次都要换上新床单,我曾说这样做事成本太大,她依然我行我素。从卫生间出来,我就闻到浓郁的魔鬼香水味道。我一下子从地狱跑到了天堂,天堂有人等我。天堂里的床单换成了浅紫色,紫色簇拥着一朵洁白的荷花,这朵荷花丰乳肥臀细腰,十分撩人,我总是爱不释口、馋涎欲滴。下面的细节我就不描述了,我一边擦幸福的毛毛汗一边喘着气,她在我耳边娇声道,今天你真厉害。我眯着一只眼睛笑了一下,没有将壮阳秘笈告诉她。她说,二进宫怎么样。我说,梅花三弄也无妨。我们下床共同吃了一碗方便面,以弥补消耗了的战斗力。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最后的晚餐。她往脸上涂抹毒害容颜的化妆品,说,什么时候来花轿。我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她用鼠眼瞟了一下我,不信任的样子。我没有耐心继续这个话题,我心怀鬼胎,我为自己陷入俗套的三角恋而惭愧,我心中还有一个她,我与她的私情正如星星之火,在夜幕降临时开始冒烟,我们的灵魂随着袅袅青烟在旷袤的天空里飘啊飘,像两条蛇纠缠在一起,直到蜕去丑陋的皮,直到焕然一新,我们才重返人间。想入非非了吗,鼠眼似笑非笑。趁她上厕所,我溜之大吉。我约定的见面时间已经到了。
  云已薄,街面反刍着细雨遗弃的残渣。眼前三五个人围着一滩血,见我拢去就散开了,我还是听见一个说,天上掉下了一条狗。我追过去问,摔死了吗。谁摔死了,神经病,其中一个凶神恶煞,露出獠牙,好像要吃我。
  我向一个废旧的岗亭改成的厕所走去,我身上的包袱必需卸掉。尚未走拢,里面嚯的窜出一只小花猫,一个秃顶男人叫着宝贝宝贝,鸭似的拐来拐去,拼命撵小花猫。我迅速闪进去,解开裤带,哗哗哗,一江春水向东流。出门还未见秃顶男人回来,我朝写着自觉交费0.5元的木牌吐了一口痰,然后昂首挺胸扬长而去。我窃喜,自己终于腐败了一回,每次看见单位的头儿用公款大吃大喝,酒醉花丛,拥香盗玉,我就按捺不住嫉妒,我真想变成一条动物,(我当然不能说狗字),尾随他们拣些残羹冷炙,享受一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给予的幸福生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