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来真的


□ 何华安

  一个下了岗、丢了老婆的人还会遇到什么奇迹?会遭人陷害。一个叫"别来真的"的家伙陷害了下了岗的网虫"七星嫖虫","七星嫖虫"糊里糊涂地成了盗窃"武媚娘"的主犯,离生命的终结只有0.5秒了……
  一粒子弹以疯狗的速度逼近。
  我低垂着蓬头垢面的头。
  那一瞬间,也就0.5秒左右,我嘣出了一句:别来真的。撕心裂肺,石崖上的枯枝败叶纷纷而落。
  时间必须凝结在那里,不然,一颗聪明的脑袋就不会开口了,就没人告诉你这个故事了。
  别烦,这样开头确有抄袭嫌疑。阿Q用尽平生力气在地上画一个圈,无师自通说出半句从来不说的话:过了20年又是一个……那苦命女子窦娥负屈衔冤赴法场,含泪许下三桩无头愿:血飞白练、六月飘雪、楚州亢旱,刽子手刀起刀落,正旦唱:屈死的冤魂。小学课本上的刘胡兰临刑时空着肚子也喊了一句怕死的不当共产党员。我没阿Q那么糊涂、窦娥那么冤情、刘胡兰那么伟大,他们是艺术典型,是高于生活的创造。我不行,我是灰不溜秋的小人物,我滚在垃圾里狗都不闻,我拒绝升华,只需要原原本本说出真相。谁相信呢?
  那天下午,天上落着幸福的毛毛细雨。我喜欢那种哈巴狗舔在脸上的感觉,湿润、酥痒、颤栗。雨中我能嗅出躲在云朵里的仙女的体味,比法国魔鬼香水味道好闻。街上行人灰暗、疲惫,无根似的飘来飘去。我不想说成是鬼魂,我没有那么恶毒,我也不想诅咒自己,还想多活几天。出门前,我认真喝了一杯乡土的蜂蜜加浪漫的咖啡,这可是民间壮阳秘笈。功效可与伟哥相提并论。一定要保密。
  我的模拟手机叫了--我不像有些人拿着淘汰品大砖头就自卑,我是骄傲。我的女朋友,啥名儿?出污泥而不染呗,太怪?不怪,现在流行。我按照网上的规矩给她取的网名,虽然她只知道鱼网、布网、蜘蛛网。这当然扎到了她的肋骨上了,痛,但辩证唯物主义教导我们,要反映事物的本质。我这样说你就明白了七分,她出身有点阴暗,但能怨她吗?对不起,咕,咕咕,机儿又发骚。她有天在床上一手拿我的模拟机,一手摸我裤裆里的玩意儿,十分兴奋说,你的两个鸡儿可以比美啦,都是大老粗,哈哈……
  出来了,别催命了。我大声叫到,摁断通话。街角几个人同仇敌忾将目光泼过来,我惊觫,顿时难受,那目光仿佛是经过胃囊充分发酵的劣酒混合着乱七八糟的黏液,强奸似的贴在脸上,撕都撕不掉。这劣质的比喻无法正确表达我当时的感受,微雨带来的清爽消失殆尽。
  我昏昏噩噩,一路狂奔。我掉进了污龊的下水道里,一阵一阵腐尸的恶臭蚂蝗一样往脑髓里钻。我看见一只老鼠人一样站着,它居然抱拳施礼,一副绅士模样,它咧嘴笑着,骄傲而诡秘,就像逃脱了法网的贪官躲在阴暗角落里嘲笑着法律的漏洞。我捡起一块石头掷过去,转身爬出肮脏的臭水沟。
  你是宝贝猪吗,这么脏。出污泥而不染一边开门,一边抱怨。我哑口无言,沉默是金。我想告诉她,她笑起来多像老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