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蓄势年华


□ 刘毓珠

  以时兴话说,夏华属于80后。我注意到,凡是80或90后的出书者,通常都会轻装上阵,自编自序,这样做至少能有话说在前面。夏华似乎有些内敛,不大热衷于标新立异。尽管新闻、写作集于一身,且各得成果,但他还是有点循规蹈矩,执意让我写几句。
  我之所以乐意为之,因为两人不仅同住在这一北方小城,且居所仅一河之隔。他东我西。这在榆林这座小城因地下能源而引发淘金潮,导致人口愈来稠密使得蜗居日益拥挤的今天,仍能穿河相望,近于咫尺,难得。其次,尽管年龄有悬殊,我长他少,又都分别来自两个不同县区,我南他北,因缘是书,都好接触,得闲就翻翻,容易引出话题。有话题就有交流。他是府谷人,以往称草地,于内蒙河套接壤,陕北民歌的故乡。
  与夏华相识似在七八年前吧?其时他是刚从院校毕业的学生,待聘。我寄居榆林供孩子念书,携家带口,不便走动,挺多就近与熟人聚聚而已。夏华孑身一人,行踪自由,每次与熟人相聚,总会出现他的身影。这表明,夏华和我的熟人也都熟悉。交谈得知,他学的是影视专业,这就有点麻烦。若在榆林持续守待,恐怕不会有何结果。依我短浅的目光看,榆林自古为边陲之地,除以兵戎相见之外,农耕与游牧亘古未变。前者留有旧迹,大都残破落魄,后者也开始萎缩。自探明地下有煤、有气、有油、有盐以来,由冷变热几乎一夜之间。地方看似拥有,明显力不从心。这样埠外人就倾群涌入,各类能开掘深挖的机器滚滚而来,其情形倒有点像短兵相接。非乌烟而充满瘴气,飞扬的尘土覆盖了城乡。夏华是要靠精密镜头吃饭,这里暂且顾不得这么优雅。那么手中握着的镜头,不得不乖乖往回缩。
  不久,听说他到榆林以西一家县份报纸做采编去了。随后,陆续有报纸寄来,竟是四开八版,图文有致,首尾套红,据说辐射三边诸区域,颇显生机。夏华是编辑兼采访,附带文化副刊,常来约稿,希望寄些文字过去。我以“书生人情纸半张”的情分,把一些适合于报纸登载的短文翻捡出来,改改,誊清寄去。这样一来,报纸上就有了我的一些短文,三边读者见到拙作,居然有不嫌弃的,以致由文识人,终成朋友,其中就有我的亲戚——一位长者,因同好而常在报纸上相遇。见了面话题总是这份报纸,自然也就说到夏华。
  年轻,刻苦,任何事做得有板有眼。采编之余,自己也写。新闻以外,散文也时常见到。
  再后来,发现他的名字补入报端职务者行列。这表明,他不仅采、编、写,还得组织协调群体作为。如此变化,也就在短短一两年之内。
  有了职务,似乎就能多些走动自由。夏华不时返回榆林,常有小聚。饮谈,也摇骰子。老练成熟之外,酒量也明显长了。到了兴头,甚至半斤八两不在话下。聚毕有时就随我回到居室,躺在一只床上,仿佛聚兴未消,依旧滔滔不绝。稍不留神,天也就亮了。
  两人倾谈最多的还是阅读。他像是对舍间书架陈列之物近乎迷恋。翻来翻去,爱不释手。我对他的嗜书情结,打心眼儿支持。也就滔滔不绝,尤其向他推荐些值得读却不易找到的读物。也向他介绍一些不古不今却满含厚重的人物。所谓不古,是与古有联系。所谓不今,则与今又留有距离。对历史有承传,于未来有延伸。这样的人物,即便少,绝非没有。譬如,“生于大清帝国,活到社会主义”的张中行(1909-2006),“所经历,大至改朝换代,小至由绣鞋三寸变为38号尖头高跟”(《流年碎影》),却在古稀之前于中国文坛仍无大名。或因过余布衣行头,过于淡泊,不被常人所知。我在80年代中期有幸识得他,还是通过《随笔》和《读书》两种刊物。时常看到他的文字,觉得与所有在世学者或作家的不一样,给人留有咀嚼的东西多。由此开始寻找他的文集,终归见不到。后来是在友人朱兆奇先生的藏书架上看到几册,一并借来。其中有一册《旧燕》,是由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于2000年出版。著者自选集。白色书封,纸质微涩,拙朴而淡雅,我是看了又看。前提是借人的,尽管兆奇先生落落大方,可我还是完璧归赵。这样我只能空空回恋。于夏华相叙时,就不得不谈到这本书。嘱他不妨留点心,见到就别错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